首页 > 滚动 > 正文
苏翊鸣:少年壮气,奋烈有时
2022-02-21 14:08:22来源:新华网编辑:张馨叶

  新华社北京2月15日电 题:苏翊鸣:少年壮气,奋烈有时

  新华社记者高萌、赵建通、董意行、马锴

  15日下午,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全场观众都在期待着一位17岁少年的冠军之跃。

苏翊鸣:少年壮气,奋烈有时_fororder_1

  2月15日,冠军中国选手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奖牌颁发仪式上。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几分钟前,挪威选手蒙斯·勒伊斯韦兰刚刚完成最后一跳,尽管表现不错,但中国小将苏翊鸣仍然凭借10.75分的优势锁定了奥运金牌。

  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只剩最后一跃,在毫无压力的情况下,他会不会放出1980的大招?

  与此同时,出发区的苏翊鸣也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夺冠。他整理好情绪,双手抹了一下脸,怒吼一声,冲了出去。

  腾空,旋转,落地。用场外解说张嘉豪的话来说,“做了一个非常大的外转360!”

  这是本场难度系数最低的动作。然而这一切早已被欢乐、激动、兴奋淹没了。

  “当时在出发台上非常激动,和我的教练抱在一起,状态沉浸于金牌的喜悦。当我知道自己得到冠军的时候,我也控制不了自己,在那个状态下我只想享受那个瞬间。”他说。

苏翊鸣:少年壮气,奋烈有时_fororder_2

  2月15日,中国选手苏翊鸣(右)与教练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最后一跳前拥抱。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比赛日过后的第三天,就是苏翊鸣的18岁生日。

  “我从小就喜欢雪,四岁那年第一次接触单板,我就知道,这项运动带给我的快乐和其他的都不一样。”

  “今天太特殊了,感谢大家。我完成了自己的梦想,我一直在幻想着自己能在18岁之前获得这块金牌,把它当成自己的18岁礼物。”

  鲜衣怒马少年时,那是属于苏翊鸣的一刻,也是属于佐藤的一刻。

  撞拳、拥抱,这几乎是每次出发前,苏翊鸣和教练佐藤康弘都会做的一套固定动作。

  “他会拥抱我,给我加油打气,也是对我表达一种信任。我也是,每次跟他拥抱都会感受到一种特殊的力量,那是他带给我的力量,会帮助我在赛道上有更多信心。”

  苏翊鸣在14岁那年决定成为一名职业单板滑手,也是在那一年,他遇到了一位改变自己人生的教练——佐藤康弘。

  “我很小的时候就仰慕佐藤老师,但当时我还没有决定要成为一名职业滑手。后来,我们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去磨合。”

  可能是某种命运般的相遇,也或许是滑手之间的惺惺相惜,苏翊鸣与佐藤教练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天然的信任:“我们甚至不用说太多话,就能完全理解对方的意思。”

  为了更好地提高成绩,也为了争取到奥运会的入场券,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佐藤陪着苏翊鸣满世界跑。无论训练还是比赛,每一次他们都会用自己的方式为对方打气。从新西兰到日本,从落基山脉到阿尔卑斯,一深一浅两道雪板留下的印迹,就这样带着他们走上了最高领奖台。

  “今天的成绩不仅仅是对我,对他(佐藤)来说应该也是非常特殊的瞬间,这块金牌见证了我们俩一起度过的时间。”

  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的最后一轮,苏翊鸣飞身冲向胜利之后,现场大屏的镜头再次切回了出发区。

苏翊鸣:少年壮气,奋烈有时_fororder_3

  2月15日,中国选手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中。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佐藤康弘一个人站在48米高的出发台上,远远望着尽情享受欢呼与掌声的苏翊鸣,热泪盈眶,双手合十指向了天空。

  4岁走上雪场,7岁意外受伤,14岁决定成为职业运动员……无数身影叠加成了今天的苏翊鸣——“感激自己小时候能有梦想。只要有梦想,我就会为之努力,我会为它付出全部。”

  恐怕没有人能料到,当初那个爱玩雪的东北小男孩,如今真的能站在冬奥会的最高领奖台上;也同样没有人能猜到,眼前这个少年会去向何方。

  “我小时候有很多梦想,今天完成了最大的梦想,未来也会有更多目标。”

标签:
           
最新推荐
新闻
文娱
体育
环创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