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专题 | 评论 | 直播 | 周刊 | 体育 | 时尚 | 娱乐 | 电影
演出 | 汽车 | 理财 | 城市 | 美容 | 旅游 | 视频 | 论坛 | 服饰 | 教育 | 电台
首  页 | 核心报道 | 军情·武器 | 热点地图 | 实力人物 | 时事开讲 | 微观国际 | 宝岛透视 | 跨国调查 |
               |   档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时尚 | 鉴赏中国 | 品牌中国 | 世说新语 | 文化视野 | 联系我们 |
毛主席:帮助非洲不求报答
2006-11-03 18:06:02
  本报特约撰稿人 陆苗耕

  笔者有幸在非洲20余国工作。所到之处,非洲人民总是笑盈盈地竖起大拇指对我说:“china”、“毛泽东”!非洲人民对毛主席怀有深厚的情谊。

  我们不怕戴高乐生气

  上世纪50年代后期,中国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民开展武装斗争、争取民族独立的正义之举,在非洲广为流传。阿尔及利亚人民解放军于1958年9月19日宣布成立临时政府,中国于9月22日予以承认,成为继一些阿拉伯国家之后的第一个国家。

  毛主席高度关注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斗争。1958年12月11日,他对阿尔及利亚军备和供应部长说,贵国对整个世界贡献很大,能牵制80万法国军队,你们不会失败。

  当阿尔及利亚朋友感谢中国对临时政府的承认时,毛主席连声说,应该如此,因为你们在反对帝国主义,跟我们的斗争一样。

  1960年5月17日,毛主席向阿临时政府代表团朋友表示,法国有4500万人,但不是统一的,大部分是劳动人民,是被压迫的,你们要在法国人中做工作。你们在法国有40万阿尔及利亚人,利用他们做反对法国殖民者的工作,来帮助你们。毛主席还坦率地表态,我们是站在你们一边,不站在戴高乐一边的,我们不怕戴高乐生气。

  在阿人民进行武装斗争期间,中国曾向阿方提供价值7000多万元人民币的各类援助。阿临时政府负责人多次感谢中国没有任何政治条件的援助,他们表示,“在革命斗争的岁月里,阿尔及利亚战士用的枪炮、盖的毛毯、穿的衣服是中国送的。”

  阿总统布特弗利卡曾明确地说,阿尔及利亚的解放要归功于中国人民和中国领导人,特别是毛泽东主席的影响。周恩来总理称那个时期的中阿关系是“患难之交”。

帮助训练战士,毛著成了教材

  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上半期,莫桑比克、安哥拉等葡属殖民地人民和南部非洲津巴布韦、纳米比亚人民分别开展反对葡萄牙殖民统治和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统治的武装斗争。

  毛主席等老一辈领导人向非洲朋友表示,我们是兄弟、朋友,受苦受难的人,应该互相帮助。

  中国政府通过非统组织解放委员会以及各解放组织驻非洲国家的机构予以各类援助。例如,中国曾向莫桑比克解放阵线给予武器和军用物资援助,中国军事专家还在坦桑尼亚营地为莫桑比克培训了近万名自由战士。

  莫桑比克等国后来获得独立,长期以来一直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他们民族解放的大力支持。非洲的自由战士对毛泽东主席十分敬仰,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曾赞颂毛主席是“游击战争的伟大领袖”。

  毛主席还十分关心南非人民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统治的斗争。

  早在1954年5月,毛主席就致电南非印度人大会,表示完全支持南非非白色人民(包括印度人及其他亚非人民)争取民主权利、反对种族歧视和压迫的正义主张。

  中国政府曾积极支持南非两大民族主义组织非国大和泛非大,包括培训军事人员。曼德拉曾表示,他为了开展武装斗争,阅读了毛泽东等人的一些军事著作。他创建的武装斗争组织“民族之矛”,曾向中国派遣了一批指战员,受到了中方友好接待。

援建坦赞铁路,两国总统深受感动

  当年,中国对非洲经济援助的最大项目就是举世闻名的坦赞铁路。毛主席从外交全局、奠定中非友谊基础出发,做出援建决策,成为“南南合作”的范例。坦赞铁路也因而被誉为“友谊之路”、“自由之路”。

  上世纪60年代初,坦、赞为建设国家、发展经济以及支持南部非洲国家的民族解放事业,非常需要修建连接东、中、南非的铁路。西方国家出于政治目的,认为“没有必要修建这条铁路”。

  1965年2月,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首次访华时,向我国正式提出援建坦赞铁路的要求。他坦诚地说:“如果你们可以考虑的话,我们将感到高兴;如果你们有困难的话,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毛主席诚挚地说:“你们有困难,我们也有,但你们的困难和我们的不同,我们仍要帮你们修这条铁路。”

  1967年6月,赞比亚总统卡翁达访华时也向我国提出修建坦赞铁路的要求。毛主席风趣地对他说:“你们修建这条铁路只有1800多公里,投资只有1亿英镑,没什么了不起嘛。”卡翁达总统感动地说:“赞比亚只有帮助非洲其他地区的自由战士,使他们获得独立,才能报答中国的帮助。”

病榻上写信,摸索着写了9页

  毛主席当即表示:“这不是什么报答。先独立的国家有义务帮助后独立的国家。你们独立才两年半,还有很多困难,我们应该帮助你们。”

  为援建坦赞铁路,中国付出了巨大的财力和物力,还有64名工程人员献出了生命。坦赞铁路谱写了三国人民的伟大友谊。许多非洲国家得悉中国要援建坦赞铁路,都惊叹中国对非洲无私真诚的援助。

  毛主席在晚年、重病期间仍然非常尊重非洲国家,珍惜中非友谊。1975年4月中旬后,毛主席因健康原因已很久没有会见外国朋友。6月下旬,加蓬总统邦戈继1974年10月访华后又一次访问中国。毛主席因病无法出面会见,便在病榻上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加蓬共和国邦戈总统先生阁下:尊敬的总统先生,听到阁下又到北京,感到十分高兴。理应迎谈,不幸这两日不适,卧床不起,不能相见,深为抱歉,请赐原谅。祝阁下旅途顺利。毛泽东倚枕 1975年6月27日”。

  据说,毛主席写此信时正患严重的白内障眼病,信是他自己摸索着写的。短短几行字,歪歪斜斜地写了9张纸,每一页每一字都饱含着他对非洲朋友无限真挚的情意。

非洲人排长队向主席告别

  毛主席与非洲交往长达1/4世纪,非洲人民对他怀有深厚的情谊。毛主席逝世时,许多国家降半旗志哀一周,非洲国家领导人纷纷到中国大使馆吊唁,人民群众排着几里路长的队伍向中国大使馆走去,在毛主席遗像前深深地一次一次地鞠躬,致以无限的崇敬和沉痛的哀悼。

  非洲国家领导人高度评价毛主席。阿尔及利亚领导人布迈丁主席称颂“毛泽东是第三世界的榜样”,“永远是各国人民的抵抗和斗争的象征”。

  几内亚总统杜尔悲伤地说:“全世界无产阶级失去了现代史上世界革命的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马里总统特拉奥雷高度赞扬说:“毛泽东的业绩和制定的原则以及他的政治家品质永远激励着子孙后代。”

  尼雷尔总统赞扬毛泽东是世界性的领导人,是鼓舞世界各地热爱自由和人类尊严的革命者,并亲自率领部长们来中国大使馆吊唁,还指令政府降半旗志哀9天。

  卡翁达总统在长长的唁电中哀思:“毛泽东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进行无私合作,是一位伟大的革命领袖,是被压迫者事业的不妥协的旗手”。

  无论是同我国建交早的老朋友,还是刚建交的新朋友,毛主席在他们的心中享有无比崇高的地位。博茨瓦纳总统卡马,长期受西方影响,同中国建交才一年时间,但也袒露了敬仰之情。他说:“毛主席是一位伟大的领袖和政治家,他的精神将继续鼓舞我们大家。”(作者系中国前驻开普敦总领事)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王文光  稿源:世界新闻报
相关文章
留言对话框
图聚慧眼
环球趣闻

• 隐私报道伤害体育明星
    近年来,体育明星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媒体的娱乐板块中。体育明星的隐私成了狗仔队热衷的对象。但体育明星毕竟不同于娱乐明星。他们没有那么专业的“娱乐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个人隐私甚至会断送他们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