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专题 | 评论 | 直播 | 周刊 | 体育 | 时尚 | 娱乐 | 电影
演出 | 汽车 | 理财 | 城市 | 美容 | 旅游 | 视频 | 论坛 | 服饰 | 教育 | 电台
首  页 | 核心报道 | 军情·武器 | 热点地图 | 实力人物 | 时事开讲 | 微观国际 | 宝岛透视 | 跨国调查 |
               |   档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时尚 | 鉴赏中国 | 品牌中国 | 世说新语 | 文化视野 | 联系我们 |
日两大政治家族打了30 年
2007-10-26 13:47:45
  本报特约记者 严雄

  10月12日,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接受议员田中真纪子的质询,话题是关于日本的对朝政策。敏感的日本媒体马上注意到,这不是“角福战争”的翻版吗?所谓“角福战争”,是指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一直到80年代,前首相田中角荣与福田赳夫之间所进行的权力斗争,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用“瑜亮情结”来比喻。斗转星移,昔日的“战争”主角们已经先后作古,但“战争”继续在其后人的政治舞台上上演着。

  福田始终没能出头

  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是上世纪70年代日本政坛的两位巨星,他们的争斗贯穿了那个时代。二人的结怨要从1972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说起。

  当时,即将卸任的佐藤荣作,本来想将自己的总裁及首相大位“禅让”给亲哥哥岸信介派阀的“太子”福田赳夫。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佐藤与岸之间的关系非常铁,另一方面,佐藤反华亲台的政治路线与岸信介以及福田赳夫“有共同语言”,而与主张改善日中关系的田中角荣明显不同。

  1970年,佐藤荣作首相任期即将结束时准备让位,但那时田中角荣羽翼未丰,难以争取党内的多数支持。因此,田中连施两招,一招是“缓兵之计”,鼓动党内副总裁川岛正次郎说服佐藤再干一年,从而让田中角荣有足够的时间扩充实力;第二招是“釜底抽薪”,在佐藤的眼皮底下,将佐藤派的2/3议员都收归自己的门下。同时在自民党内大把撒钱。

  1972年举行新总裁的选举,田中、福田、大平正芳以及三木武夫出马竞选,五大派阀中的中曾根则选择支持田中,据称田中为此给了中曾根7亿日元。佐藤为弥合田中与福田之间的冲突,要求他们在第一轮选举中排名第二的人在决胜选举中投票给排名第一的人。但第一轮投票结果接近。第二轮投票中,田中与大平以282对190的压倒性多数获得胜利。由此,也构筑了田中—大平联盟共同对付福田派的自民党政治内斗的格局。其后在1974年12月的总裁选举中,福田赳夫再次败给了三木武夫。

  福田再次大败仍在反扑

  1976年,田中因为洛克希德丑闻,只能暂时蛰伏。大平为了能一尝当首相的滋味,这时选择与福田结盟,先推举福田担任首相,私下里则与福田约定,两年后,一届期满之后,福田要将首相的位子让给他。

  1976年12月,三木引咎辞职,福田赳夫任自民党总裁,12月24日,福田内阁宣布成立。不过,1978年总裁选举之前,福田不愿意交棒,大平—福田联盟破裂。田中看到了自己重新发威的机会,尽管大平曾经“背叛”他,但他明白自己的首要敌人是福田。因此,在这次总裁选中,田中不遗余力地帮助大平。时任自民党全国组织委员长的田中派大将竹下登,将所有自民党党员党友的花名册交给田中派的议员,动员议员秘书们进行密集的电话攻势,替大平拉票。当时声望如日中天的福田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但预备选举结果是福田大败。

  当时,尽管森喜朗和小泉纯一郎等福田的爱将怂恿福田继续战斗,但福田一句“败军之将不言勇”,放弃了最后的挣扎,退出最后的总裁正式选举。这次选举,使福田派大伤元气,只能屈居于非主流派的地位。但福田还是在伺机反扑。

  福田没能顶住最后一击

  1979年的众议院选举,大平领导的自民党失败,议席数跌落。福田马上跳出来追究大平的领导责任,而大平则在田中的支持下拒绝退让。双方陷入了长达40天的旷日持久的“抗争期”。1980年,在野的社会党趁自民党内乱,在众议院提出了对政府的不信任案,而福田领导的非主流派拒绝参加最后的投票,导致该不信任案通过。这令社会党万万没有想到。

  被逼到绝路的大平面临两个选择,要么灰溜溜下台,要么解散众议院重新举行大选。大平选择了后者。选举前的民调显示大平的自民党会大败,然而在竞选过程中,大平骤然逝世,为自民党争取了同情票。结果居然是自民党大胜。本来福田在大平逝世后应该有机会再次问鼎首相大位,但田中继续压制福田,推出大平派的继承人铃木善幸继承大平的职位,以继续维持田中派的影响力,福田再一次吞下失败的苦果。

  1982年的总裁选是福田赳夫的最后一次反击。当时竞选的是中曾根康弘、河本敏夫、安倍晋太郎和中川一郎,其中安倍晋太郎是福田的爱将,也是福田派的“太子”。田中角荣还是不愿意给福田及其派阀任何机会,因此与铃木善幸的铃木派以及中曾根派联合,支持中曾根。结果当然不用说,仅仅只有福田派支持的安倍晋太郎当然不是中曾根的对手,大败而归。

  链接/LINK 福田后人开始反击

  从2000年的森喜朗内阁开始,福田赳夫的徒子徒孙们开始占据自民党的主导地位。这些人继承了福田赳夫的“宿怨”,那就是要对田中派及其后人进行打压。

  2001年的总裁选举中,小泉击败了继承田中派衣钵的桥本龙太郎,登上首相宝座。其后采取各种手段,打压桥本派,这是“角福战争”的第一种延续。

  自民党与民主党的竞争,实际上是角福战争的第二种延续。民主党的中坚力量小泽一郎等人都曾是田中门下的大将,在1993年自民党分裂时脱党,合流于民主党。上世纪80年代,田中角荣因洛克希德丑闻最终被判有罪,其他的政客都躲避田中。唯有小泽天天来看望故主,这让田中惟一的女儿田中真纪子对小泽非常信任。

  田中真纪子与现任首相福田康夫的对局,是“角福战争”的第三种形式,也是最具戏剧化的形式。不过,福田领导的自民党,与小泽领导的民主党之间为政权归属展开的这场赌博,才最有可能决定“角福战争”最后的胜利归属。(严雄)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姚培硕  稿源:世界新闻报
相关文章
留言对话框
图聚慧眼
环球趣闻

• 隐私报道伤害体育明星
    近年来,体育明星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媒体的娱乐板块中。体育明星的隐私成了狗仔队热衷的对象。但体育明星毕竟不同于娱乐明星。他们没有那么专业的“娱乐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个人隐私甚至会断送他们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