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专题 | 评论 | 直播 | 周刊 | 体育 | 时尚 | 娱乐 | 电影
演出 | 汽车 | 理财 | 城市 | 美容 | 旅游 | 视频 | 论坛 | 服饰 | 教育 | 电台
首  页 | 核心报道 | 军情·武器 | 热点地图 | 实力人物 | 时事开讲 | 微观国际 | 宝岛透视 | 跨国调查 |
               |   档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时尚 | 鉴赏中国 | 品牌中国 | 世说新语 | 文化视野 | 联系我们 |
蒋介石家书讲述父子情
2008-01-15 14:30:01
  本报驻台北特约撰稿人 王丰

    1月9日,在纪念蒋经国逝世20周年文物展上,国民党2008年“大选”参选人马英九客串解说员,介绍展览中的历史照片。

  1月13日是蒋经国逝世20周年。在被各种选举笼罩的台湾,蒋氏父子又成了蓝绿阵营炒作的热门议题。国民党1月9日起在台北主办蒋经国文物展,民进党则先后挑起拆“中正纪念堂”牌匾、封“两蒋”陵寝等事端。

  但避开这些政治操作,蒋氏父子间的感情,蒋介石对原配毛夫人的情分,以及蒋经国对生母的眷恋,到底是怎样的呢?岛内著名蒋介石家族传记作家王丰先生,通过整理台湾“国史馆”以及蒋家亲友提供的资料,向《世界新闻报》独家披露了蒋氏父子在离开大陆前的家书。

  原配遇难万分悲痛

  去电交代安葬事宜

  时间追溯到1939年12月12日,一个阴郁严寒的午后,奉化溪口响起了空袭紧急警报,几架编队飞行的日本轰炸机凌空而至,朝奉化溪口蒋介石故居方向俯冲,接连投下好几枚重磅炸弹。悲剧发生瞬间,蒋家故里一片火海,鬼哭狼号,蒋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的尸首直到隔天才被寻获。发生不幸时,蒋经国正在江西任上,蒋介石以特急电报通知他生母失踪的不幸消息:“赣县蒋专员经国:顷接张恺电称,家中被炸,尔生母无踪,恐有不测,将生亦受伤,希即请假回家,照料理一切为要。父母。”

  毛氏是蒋介石早年结发元配,因她出身农村,知识水平不高,与蒋介石性格不合,感情形同冰炭。和宋美龄结婚之前,蒋介石不惜与毛氏离婚。蒋介石之母王太夫人顾念毛福梅贤慧坚贞,特地纳毛氏为义女,让毛福梅继续留在蒋家。

  尽管夫妻缘尽,蒋介石乍闻毛福梅死讯,仍难掩错愕悲戚,但为避免日军乘机渲染战果,大作文章,蒋介石于1939年12月14日,又给蒋经国发了一封紧急密电,叮嘱蒋经国处理毛福梅丧事原则:“奉化溪口蒋经国君:刻与赣县接电话,据报昨日已起程回奉,想今夜可到家,家事至此,悲戚无已,惟事由天命,只可达观处之,当以报国者报家也。家中丧事,在此乱时一律从俭、从简,不宜张皇登报发讣,免敌多一宣传材料。我意世事前途不能预测,如能从速安葬更妥,其葬地可在摩诃殿后面大树附近,此地幽静,必能安定也。如何?父。”

  蒋介石这封急电,最让人刺眼的,莫过于那句“家中丧事,在此乱时一律从俭、从简,不宜张皇登报发讣,免敌多一宣传材料”。根据溪口故里家族之目击,返乡奔丧的蒋经国,见到母亲惨死于日寇轰炸,悲愤交加。试想蒋经国少小离家,1937年返国,在老家闭门读书不过八个月时光,即奉父命到邻省的赣南任官,承欢毛福梅膝下的时间极其短暂,母子难得团聚,万万没有料到才两年余,毛氏即死于非命,其内心之悲痛,实已刻骨铭心。

  远在四川的蒋介石,心系毛氏丧事,惟恐日本飞机再到奉化侵扰滥炸,直觉毛福梅葬在摩诃殿后,仍非稳妥之地,在12月18日给蒋经国的电报上说:“溪口蒋经国君……葬地如在摩诃殿后,离村庄太近,恐遭轰炸,则应另觅较远之处,如在上山桥头,现在兵房附近,择一墓地安葬,似较妥也……父。”12月19日,蒋介石又电蒋经国,交代他再找别的地点葬毛福梅,并嘱咐“惟不可听乡人讲风水堪舆之说,而只择高朗之地,如其无水蚁之患足矣”。由此可见,蒋介石并非外界所传的那样迷信风水。

  同日,蒋介石又接连发出一封电报给蒋经国,内心忧惶,跃然纸上:“回念家事,无任惶惶,惟望尔兄弟能立业光前也。葬事待明春再举亦可,你待家事料理完妥,可仍回任服务……父母。”这份电报中所谓“回念家事,无任惶惶”,印证纵使蒋毛之间离异已历时十二载,然而一旦生离死别,天人永隔,蒋介石仍在字里行间表露出对毛氏的悼念之情。

  蒋家祖坟横遭蹂躏

  蒋介石大骂“寇兽”

  正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日军于1941年春季多次侵扰蒋经国老家奉化,这让蒋经国焦虑愤懑的情绪达到顶点。在1941年5月19日的家书中,蒋经国禀告蒋介石:“此次敌军扰侵浙东故乡卢舍,祖先坟墓备受蹂躏,国难家仇于斯已极,每念及此,终夜不能成眠,今后只有埋头苦干,尽忠党国,以期报此不共戴天之仇。”

  未几,蒋经国复又闻讯日军拆毁毛福梅坟墓,甚至连毛氏的棺椁都同时遭盗墓者掘开,任毛氏尸首暴露于野外,听闻此事,更让蒋经国悲愤莫名。此消息辗转来自故里,未经证实,蒋经国本人又不便亲往已经沦陷的溪口一探究竟,内心之忧惶苦闷可想而知。

  为彻查溪口母坟是否确遭日寇破坏,蒋氏父子之间更是函电交驰,可见这段时日两人心情之复杂焦躁。为了安抚儿子的情绪,1941年9月20日,蒋介石自重庆发一文稿:“蒋县长:皓电悉,此消不必可信,寇或藉此以试探吾家人对此之心理如何,如我着急,则寇更进一步对我祖父母之坟墓亦将加以破坏为恫吓,故此事无论其虚实,即使果有其事,亦已成过去,着急亦无能挽救。昔汉高祖之父,被敌军所俘,敌藉此要挟汉高祖,乃以‘愿分乃父一杯羹’,以示决不以家人为念之意。吾人立志革命,早以为国忘家,只求对民族子孙能永久获得自由独立,则一家之生死尚且不顾,何惜死后之尸身,故不必过于悲痛,应以革命大业之成败为怀也。此时可由学校间接派人设法探视,如其实在,则再托人殓葬,总不使寇兽藉此要挟,以示吾人心理上之弱点也,至于暴尸在外之说,余决不能信,希儿亦宽怀勿过忧伤。总之,此事以岩头舅家为名,派人照料最为相宜,以寇兽决不能将收尸之外亲牵累也。父。”

  尽管劝导儿子要不畏日本敌寇的勒索,但蒋介石仍旧担心经国难以释怀毛夫人坟墓遭日寇破坏的消息,隔天(1941年9月21日)他又发了一封特急电报劝慰,电文全文如下:“赣县蒋县长:昨电谅达。未知儿意如何决定,惟对武岭学校应先复一电,其大意如下:电悉,此事恐系谣言,未必真实。但既有此息,请派人前往墓地省视,如墓柩果毁,望代为在原地埋葬,不必移墓等语。一面速派可靠乡人或亲友,前往溪口附近,与当地县府军警极秘密探察究竟。以余判断,决不致暴尸天外,可勿过虑。岩头如有人能代办更好,否则亦不必强勉,以免乡人起谣,更使寇兽有此要挟也。父。”

  蒋介石这封信发挥了作用,蒋经国心领神会。1941年9月24日,他给蒋介石发了一通覆电:“委员长蒋(鹗密)父亲大人膝下:哿马二电拜悉,谕以大义,以汉高祖为法,公尔忘家,儿不胜感奋涕零。暴尸在外,儿亦不信,即使是事实,为表示吾人革命决心,亦决不受敌威胁,兹已遵谕电复武岭学校,并电在永康之毛母舅,设法派人探视。儿对此事已不过于悲痛,乞释念,儿远离膝下,已将一年,眷念无似,拟于十月底来渝,以补定省有阙之罪,不知大人之意如何?敬祝大人福体康健。儿经国谨禀赣保机梗印。”

  一个半月后(1941年11月7日),在给父亲的信上,蒋经国以坚忍的口气写道:“父母亲大人膝下敬禀者:……武岭学校来信,儿生母之墓被敌人拆毁后,灵柩亦遭盗贼开拆。后来,以我方无动静,敌人见计不售,乃听由乡人将灵柩盖好。儿早存移孝作忠之心,故对此事已坦然于怀。”

  在毛墓遭破坏的事件中,蒋经国的理性举措与自我调适,使得蒋介石认定了“经国可教,纬国可爱”。 (作者王丰系岛内蒋介石家族传记作家,著有《我在蒋介石父子身边四十三年》、《宋美龄美丽与哀愁》、《蒋经国情爱档案》等书)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姚培硕  稿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相关文章
留言对话框
图聚慧眼
环球趣闻

• 隐私报道伤害体育明星
    近年来,体育明星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媒体的娱乐板块中。体育明星的隐私成了狗仔队热衷的对象。但体育明星毕竟不同于娱乐明星。他们没有那么专业的“娱乐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个人隐私甚至会断送他们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