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专题 | 评论 | 直播 | 周刊 | 体育 | 时尚 | 娱乐 | 电影
演出 | 汽车 | 理财 | 城市 | 美容 | 旅游 | 视频 | 论坛 | 服饰 | 教育 | 电台
首  页 | 核心报道 | 军情·武器 | 热点地图 | 实力人物 | 时事开讲 | 微观国际 | 宝岛透视 | 跨国调查 |
               |   档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时尚 | 鉴赏中国 | 品牌中国 | 世说新语 | 文化视野 | 联系我们 |
品特,荒诞剧之外的传奇
2009-01-07 16:43:03

  本报记者/傅蔷

  我从不写快乐的东西,但我能够享受幸福的生活

  2008年的平安夜,哈罗德·品特去了。这位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英国最具争议的剧作家,结束了与食道癌7年的抗争,第二天他的讣闻传遍了世界。这不是品特第一次被宣布死亡。2005年他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曾对自己的传记作家迈克尔·毕灵顿打趣说,“有人告诉我,天空电视台今天早晨报道,‘哈罗德·品特死了’,后来他们改变了主意,他们说‘不,他赢得了诺贝尔奖’。于是我又复活了。”

  这是品特传奇人生的一个插曲。顶着戏剧家、诗人、演员和政论家等多个头衔的品特,其人生远比其笔下的荒诞剧有趣得多。品特分得很清楚,他写令人不快的戏剧,但不妨碍他过多彩的生活。

英国戏剧家哈罗德·品特

  暴力一直存在戏剧中

  哈罗德·品特1930年生于伦敦东区一个葡萄牙犹太移民家庭,父亲是个裁缝,母亲是个善于持家的女人。在品特的记忆中,他家住的地方“是工人阶级的聚集地——有很多维多利亚式的旧房子,还有一个散发着难闻气味的肥皂厂和许多铁路车场。那儿也有很多可怕的工厂,巨大的肮脏的烟囱,污水全都排放到了运河里面……”

  二战爆发后,9岁的品特随家人逃到乡下,12岁才重返伦敦,幼年的他经历的是子弹从头顶呼啸而过的日子、反犹浪潮……品特最信赖的传记作家迈克尔·毕灵顿说过,品特的早期经验主体上是孤独、迷乱、分离和失落,这极大地影响了他日后的戏剧创作。“从我创作初始,暴力就一直存在于我的戏剧中。”

  品特一直是个孤僻的独生子,直到他到海克尼语文学校读书,才有了4年的快乐时光。在同学的眼中,他是个迷人而敏感的孩子,学校田径运动会上打破纪录的运动健将,戏剧演出的活跃分子。他不仅演过麦克白和罗密欧,还交到了一批热爱文学和戏剧的朋友,并终生与之保持了友谊。他还成了一个少年诗人,这段经历也促使他日后选择了演艺生涯。

  18岁时,品特考上了英国皇家戏剧学院,但只读了两个学期。他经常逃课,后来干脆装疯,终于成功退了学。随后又因为拒绝服兵役被起诉了两次,最后罚款60镑。

  顶着倒掌谢幕34次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品特在一些剧团跑龙套,随巡演剧团四处演出,后以大卫·巴伦的艺名在伦敦的剧场驻场演出。为了维持生计,他做过侍者、邮递员、保安,同时以大卫·巴伦的笔名发表诗歌和小说。他在英国的剧场里演出12年,演了25个角色。据他自己回忆,最喜欢演的是阴暗的角色,“他们让你全身心投入。”他创作的剧本也一向令人不快,终其一生都是如此。“戏剧本来就是冲突、压抑和不宁。我从不写快乐的东西,但我能够享受幸福的生活。”

  由于这些令人不快的冲突,品特早期的戏剧被人贴上了“威胁喜剧”的标签。它们常发生在一个个闭塞的房间内。屋外是不可知的威胁,屋内的人内心深处都有着深刻的不安全感,他们抢占地盘,互相斗嘴或者说废话。在这样一个逼仄的境地中,品特迫使人们看到生活、人生和人际关系中的荒诞感。

  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品特时说:“他的戏剧发现了在日常废话掩盖下的惊心动魄之处,并强行打开了压抑者关闭的心灵房间。”但观众们一开始是很难喜欢听这些废话的。品特在杜塞尔多夫曾冒着观众的倒彩,顽固地谢幕34次,甚至直言要和观众陈旧的审美趣味斗争到底。

  评论界对品特剧的接受也经历了一个过程。1957年,品特的第一部独幕剧《房间》和首部多幕剧《生日晚会》都遭到恶评。随后的《哑巴侍者》却大获成功,成为他上演次数最多的作品之一。1960年的《看门人》连演444场,确立了他在英国戏剧史上的地位。

  刚过30岁的品特进入了创作和名望的爆发期。他被认为是惟一一个可与荒诞派戏剧大师贝克特比肩的戏剧家,评论者甚至发明了一个英语词汇“品特式”,用以形容一天到晚的言语或行为的荒谬。这一时期的品特深受贝克特与尤奈斯库等荒诞派大师的影响,与贝克特保持了长久的书信往来。六七十年代,他创作的剧作还有《情人》、《归乡》、《风景》、《独语》等。

  除了舞台剧,品特还写过广播剧和电影剧本,最为中国人熟知的就是《法国中尉的女人》。偶尔,他还会在电影中客串一些小角色。2006年10月,病魔缠身的品特还参演了一部贝克特的独幕剧《克拉普的最后一盘录音带》,那是他最后一次登台。品特的最后一部作品,应该算是2007年的电影《足迹》。迈克尔·凯恩士和裘德·洛两大男星,为一个始终未露面的少妇展开一场生死游戏。在封闭的空间内,与敌人对抗,也失落自我,一个典型的品特剧。当裘德·洛怀着忐忑找到品特,希望他能撰写剧本时,品特欣然接受,“40年来我一直写这样的故事。”

  板球胜过女人

  品特一生拿奖无数。大小的荣誉学位得了19个,光托尼奖就拿了4次,此外还包括莎士比亚奖、欧洲文学大奖、皮兰德娄奖、威尔弗雷德·欧文奖、劳伦斯·奥利佛奖等十数个文学和戏剧大奖。

  然而,有一样东西可能要比所有的奖项,甚至比女人更令他念念不忘,那就是板球。品特是英国Gaieties板球俱乐部的主席,在他的官方网站上专门有一块领地是为板球做宣传的。在品特书房中有一面墙,上面挂着品特打板球的油画。传记作家毕灵顿曾风趣地谈起品特的这一爱好,甚至认为板球中体现的男性之间的友谊、竞争和对背叛的恐惧,对品特的早期戏剧施加了“纯洁的影响”。

  与对男性友谊的珍视相比,品特对女人的忠诚度时常为人所诟病。他和第一任妻子薇薇安·莫商特1956年相恋并结婚,两年后就有了一个儿子。品特剧《房间》的女主角罗斯就是由莫商特演绎的。然而,这段婚姻从60年代起就出现了裂痕。有7年的时间,品特与女演员琼·贝克威尔暗通款曲。从1975年开始,他又与女作家、编剧安东尼娅·弗雷泽恋爱。1980年,品特结束了与莫商特24年的婚姻,与安东尼娅结婚。但莫商特一直未能从痛苦中走出来,两年后死于酒精中毒。

1 2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马兴  稿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相关文章
留言对话框
图聚慧眼
环球趣闻

• 隐私报道伤害体育明星
    近年来,体育明星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媒体的娱乐板块中。体育明星的隐私成了狗仔队热衷的对象。但体育明星毕竟不同于娱乐明星。他们没有那么专业的“娱乐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个人隐私甚至会断送他们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