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专题 | 评论 | 直播 | 周刊 | 体育 | 时尚 | 娱乐 | 电影
演出 | 汽车 | 理财 | 城市 | 美容 | 旅游 | 视频 | 论坛 | 服饰 | 教育 | 电台
首  页 | 核心报道 | 军情·武器 | 热点地图 | 实力人物 | 时事开讲 | 微观国际 | 宝岛透视 | 跨国调查 |
               |   档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时尚 | 鉴赏中国 | 品牌中国 | 世说新语 | 文化视野 | 联系我们 |
“纳粹婴儿”公开讲历史(组图)
2009-01-16 16:35:10

  本报记者/谭丽

  他们大多受教育程度低,情感不健全,一直隐姓埋名

  弗尔克·海尼克是位71岁的老人,他用了自己的大半生搞清楚了一件事:自己的生身父母到底是谁。

  近日,海尼克决定,将自己寻找生母墓地的经历拍成纪录片,并将自己不同寻常的人生写成书,用以控诉万恶的希特勒“生命之源”人种计划,并以此来鼓励那些与他有相同命运的“纳粹婴儿”走出生活阴影。

“纳粹婴儿”大多是纳粹官兵和金发碧眼的雅利安妇女的子女

  纳粹头子建“育婴农场”

  日前,面对英国《每日邮报》的记者,海尼克重新整理思绪,回到了60多年前的那段恐怖岁月。

  1942年,4岁的海尼克被送到德国医学研究所。医生给他做了全身检查后发现,他是个没有任何“犹太特征”的孩子,例如黑头发、尖鼻、割过包皮等等。于是,海尼克便成了德国纳粹头目希特勒“生命之源”计划中第一个前来体检的孩子。

  所谓“生命之源”计划,其实就是希特勒及其党羽迷信人种的产物。他们认为,雅利安人是神族的后代,是最优越的人种,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惟一目的,就是去统治比他们更劣等的种族。希特勒鼓吹,要建立一个由优等种族组成的德意志帝国,并最终称霸世界。为了制造所谓的纯种“雅利安婴儿”,纳粹鼓励精心挑选的德国军官跟金发碧眼的“纯种”雅利安美女发生性关系,炮制出“完美的”雅利安后代。

  “生命之源”计划最早可追溯到1936年。当时,希特勒在德国巴伐利亚建立起第一所生产“雅利安婴儿”的“育婴农场”,它的名字颇有些学术意味,叫“勒本斯波恩中心”。后来,纳粹先后建立了10所秘密产房,这就是后来的“生命之源”计划中心。从此,“雅利安婴儿”一批批地在此孕育诞生。当时希特勒的野心很大,他要把计划推行到1980年,制造出1.2万个“雅利安后代”。

  问题婴儿将被杀掉

  在很多人眼里,“生命之源”计划中心是个纳粹与血统纯正的日耳曼女人鬼混的地方。要前来当未婚妈妈的条件非常苛刻,她们除了必须具备雅利安人种金发碧眼的外貌特征之外,还必须出具一份书面证明,即父母双方均没有遗传性疾病,甚至普通疾病,并证明自己家族三代以内都具备雅利安血统。为了保密,母亲的身份都被记录在由党卫军严密保存的文件中。这些文件是与当地普通儿童的出生记录分开保存的。

  “生命之源”计划中心原本是纳粹高级军官妻子生孩子的地方,因此条件非常优越。被当成“生命之源”实施计划的怀孕妇女在这里也能得到公主般的伺候,直到分娩。孩子出生后,首先要进行健康排查,没有任何问题后,婴儿才能在此继续得到护理。

  一旦被发现有身体瑕疵,这样的婴儿通常被带到安乐死诊室进行处理,要么饿死,要么被注射毒药。在“生命之源”计划中,许多金发碧眼的新生儿出生之后,眼睛和头发的颜色都出现了变暗、变淡的趋向。为寻求对策,纳粹德国迅速开展医学实验。

  希特勒甚至提出长时间暴露于光线之下,可能会使孩子的头发变成金色的谬论。希特勒的疯狂最终酿成了纳粹德国历史上最为残忍的悲剧:那些外貌特征不符合纳粹“未来接班人”条件的孩子惨遭毒气杀害。

  生下健康婴儿的妇女,还要带孩子去参加一个类似宗教仪式的党卫军命名仪式:把带有纳粹标志的匕首举过孩子的头顶,妈妈们同时还要宣誓效忠纳粹。据说,希特勒当年经常接见这些“雅利安后代”和他们的母亲,还以成为纳粹成员为“诱惑”,鼓励这些年轻妇女多生孩子。

  为了加快制造婴儿的速度,纳粹开始研究如何让美女们生出双胞胎甚至三胞胎。在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他们利用被关押的犹太人和东欧人做试验,企图寻求一个增值“超级雅利安人种”的配方。这项“科学试验”使数十万人死于杀戮,其中包括1300多对孪生儿童。

  纳粹血统受累终生

  希特勒最终还是被历史所抛弃。1945年5月8日,第三帝国投降,纳粹的荒唐计划终止了。随着希特勒的倒台,纳粹儿童也成了牺牲品。

  作为一个没人愿意领养的“纳粹婴儿”,汉森当了几十年的“纳粹崽子”。他先是被送到一个收容中心。由于患有轻度癫痫病,他成了一个没人愿意收养的孤儿。他不得不和另外20个同样无家可归的“纳粹婴儿”待在一起。

  就在他们惊恐未定地等待命运安排的时候,挪威国家社会事务部门,把他们当作智残儿童送到了精神病医院。在那里,汉森幼小的头颅成了大头皮鞋下任人踢踏的“皮球”。他住的地方也是他吃的地方,粪便被丢得东一块西一块的,常年没人打扫。夜里,汉森经常被“病人”凄厉的尖叫声惊醒。

  “我告诉他们,我不是精神病,放我出去。”汉森说,“但从来没人听我的。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要疯掉了。”就这样,汉森度过了人生中最宝贵的18年。终见天日的汉森却害得一身病,但还是要拖着病体在一家小工厂谋生。

  2000年2月,汉森和另外6个当年的“纳粹婴儿”向法院提交了诉状,要求挪威政府为他们在二战结束后几十年中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赔偿几百万美元。目前,这桩官司还没有定论,不过,挪威政府的态度近年来已逐渐开始松动。所幸的是,挪威首相就政府在对待“纳粹婴儿”问题上的失职已作了几十年来的首次公开道歉。

1 2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马兴  稿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相关文章
留言对话框
天下探访
v 泰迪熊故乡盛产名门之后(组图) 2008-12-26 15:58:46
v 中国购房团赴美小心探路 2008-12-17 14:32:21
图聚慧眼
环球趣闻

• 隐私报道伤害体育明星
    近年来,体育明星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媒体的娱乐板块中。体育明星的隐私成了狗仔队热衷的对象。但体育明星毕竟不同于娱乐明星。他们没有那么专业的“娱乐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个人隐私甚至会断送他们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