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专题 | 评论 | 直播 | 周刊 | 体育 | 时尚 | 娱乐 | 电影
演出 | 汽车 | 理财 | 城市 | 美容 | 旅游 | 视频 | 论坛 | 服饰 | 教育 | 电台
首  页 | 核心报道 | 军情·武器 | 热点地图 | 实力人物 | 时事开讲 | 微观国际 | 宝岛透视 | 跨国调查 |
               |   档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时尚 | 鉴赏中国 | 品牌中国 | 世说新语 | 文化视野 | 联系我们 |
“纳粹婴儿”公开讲历史(组图)
2009-01-16 16:35:10

护士们将“纳粹婴儿”推出来晒太阳

  公开身份讲述历史

  据资料显示,目前,像海尼克和汉森一样的“纳粹儿童”大约有5500人左右。他们历经人生沧桑,如今都已是花甲老人。许多人因为害怕受到歧视,终身隐姓埋名。为了控诉万恶的希特勒“生命之源”计划,一个由当年的“雅利安儿童”组成的“生命痕迹”聚会从2005年开始举行。组织成员维奥莱特·瓦伦博恩说:“只要我们还活着,就要鼓起勇气公开身份,讲述我们的故事。”目前,该组织成员大约有60名,大部分都是“纳粹婴儿”。

  成员吉塞拉·海登赖希表示,有必要在课堂上向学生讲述这段历史故事。“如今孩子们的历史知识很丰富,但他们对历史缺乏情感上的联系。”海登赖希说:“‘纳粹婴儿’的故事很重要,因为它关系到家庭,是关于母亲、父亲和孩子的故事。这能帮助学生们把历史和自己联系起来,更好地理解历史。”

  在这些“纳粹婴儿”中,许多人都试图找到自己出身的答案,却往往因人们长期以来不愿面对历史、不愿和纳粹不光彩历史沾边而受挫。他们的亲生父母或养父母对“生命之源”计划都三缄其口。

  幸运的是,1999年12月,德国一家电视台的记者在德国政府档案的故纸堆中发现了1000多份二战时期遗留下来的有关“育婴农场”的资料。对于出生于此地的人来说,这是天大的喜讯。成千上万名当年的“纳粹婴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链接:那种恐惧挥之不去

  海尼克两岁时,被送到一个纳粹富人家庭。虽然物质生活不成问题,但直到他临近暮年时,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与海尼克相比,韦斯奇还算幸运。同样是1938年出生的她,最终还是在亲生母亲临终前赶到了母亲的病床前。“见到我的时候,她非常高兴。一直以来,她也承受了很多痛苦。”韦斯奇回忆说。

  这些分布于德国和欧洲其它国家的“雅利安婴儿”由于从小与亲生父母分离,多在纳粹党徒家中长大,或父亲就是党卫军成员,因而他们内心都有很强烈的负罪感,长期饱受心灵创伤,不肯公开自己的身份。而且,由于无法确定亲生父母是谁,他们大多成了无人照顾的孤儿,受教育程度低下、情感不健全。

  生身父母始终是他们心中最大的谜团。韦斯奇说:“二战结束后,我被送到一个陌生家庭里。很快,他们又把我送到另外一个家庭去,当时我只有3岁。最后,一名63岁的妇女收养了我,但她对我的要求很严格。”还是个学生的时候,韦斯奇就被收养他的家人威胁说,如果他不乖,就把他重新送回孤儿院去。韦斯奇说:“那是一种一生都挥之不去的恐惧感。”

  对于“雅利安儿童”黑尔格来说,他的亲生父母彼此不认识并不奇怪。1940年6月,纳粹德国为庆祝占领法国,在柏林举行了一次规模盛大的宴会。在这次宴会上,马蒂尔德·卡罗和一名年轻英俊的德国陆军军官相识了,一夜露水情缘后,翌日二人便分道扬镳。9个月后,马蒂尔德在“生命之源”生下了黑尔格。

  黑尔格刚刚呱呱坠地,就被纳粹指定为“种族纯洁”儿童之一。后来,其母亲将他送给了纳粹的一个高级秘密警察。虽然养父对黑尔格慈爱有加,但对犹太人却心狠手辣。黑尔格的童年就是听着养父屠杀犹太人的枪声长大的。“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实际上也参与了对犹太人的屠杀。”(谭丽)


1 2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马兴  稿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相关文章
留言对话框
天下探访
v 泰迪熊故乡盛产名门之后(组图) 2008-12-26 15:58:46
v 中国购房团赴美小心探路 2008-12-17 14:32:21
图聚慧眼
环球趣闻

• 隐私报道伤害体育明星
    近年来,体育明星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媒体的娱乐板块中。体育明星的隐私成了狗仔队热衷的对象。但体育明星毕竟不同于娱乐明星。他们没有那么专业的“娱乐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个人隐私甚至会断送他们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