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

孔子学堂·战火中的课堂(3)

2010-07-14 16:06:28  来源:华语广播网  编辑:华语实习   

  嘉宾:刘宜庆(专栏作家,《半岛都市报》资深编辑)
  采访:王肖

  他是著名的哈佛三杰之一,作为钱钟书的老师,他学贯中西,却被称作和徐志摩一样,是情感上的问题少年。在西南联大的教授群像中,他的课堂是话剧舞台也是学术新天地,即便是在那样一个率性洒脱的校园氛围里,他的性情也让他成为一个异类--他就是西南联大外文系教授吴宓。


图1:吴宓教授

  英国戏剧家萧伯纳曾说过:“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一是得不到想得到的东西。”对毛彦文愈演愈烈的追逐,成了吴宓的一场爱情马拉松,但他毫不气馁,中间历经无数的挫折和太多的故事,以至于在30年代的上海滩,吴宓和毛彦文的恋情成了小报津津乐道的话题。


图2:毛彦文与长她几十岁的熊希龄的结合对吴宓打击很大

  由西南联大《除夕副刊》主编,初版于一九四六年七月的《联大八年》一书中,联大的学生曾经这样回忆吴宓老师:有一次吴先生开“欧洲文学史”一课,事实上除了欧洲的小国外,亚洲的印度,尼泊尔等国的文学史也附带讲到了。这门课程每周讲三点钟,一年完毕。吴先生平常讲课,常常一面敲黑板或桌子,一面有节奏的念着讲词。每逢考试,吴先生总是半小时前就到讲堂,穿着非常正式的服装,如临大典,同学进去时,他很谦和的递一份考卷给你,并且有点抱歉的向你笑一笑,好像今天不得已要委屈你一下,到下课钟响时,吴先生不像别的先生催你交卷,相反的,他很紧张的向同学说:不要慌,慢慢写,不要紧。吴先生的高足是李赋宁先生,吴先生离校时,英国文学史就由李先生教,他们师徒在一道谈话,常常是用法文,最近李先生即将到美国继续深造。吴先生常常向同学称赞他是“标准的学者”。


图3:吴宓先生1928年日记手迹

  同样作为钱钟书的老师,清华大学教授温源宁在《吴宓先生,一位学者和君子》里这样说过:我一想起吴先生,就总会想起他的苦笑,他在清华的那几间精致、整洁而空空荡荡的房间,和挡在他窗帘外的美丽野景。也许只是我的痴想,但是我确实时常在想,如果能拉开所有的窗帘,多看看外面的景色,最好是投身到户外美丽旷野的景色中去享受一下。他的生活中就会少一些费解的困惑,他的笑容里就会少一些苦涩。

  当代作家周国平在《一位真诚的理想主义者》里曾经这样说道:在中西文化问题上,吴宓反对“存中西门户之见”,主张“兼取中西文明之精华,而熔铸之贯通之”。在他之前,辜鸿铭、蔡元培、梁启超、梁漱溟等人均已走入这个融合中西文化之精华的思路。说句老实话,我既不相信全盘西化,也不相信儒学复兴,甚至也不相信可以人为地造就一种东西合璧普遍适用的新文化新人生观。当务之急不是提出救世的方案,不是建立统一的价值体系,而是鼓励多元精神价值的真诚追求。如果有更多的人注重精神生活,热爱全人类文化遗产,认真思考人生问题,那么,不论思考的结果如何纷异,都是文化的福音。

视频点播
专题推荐
精彩回放
精彩图片推荐
报道同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