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

【天津台】起士林的百年传奇(上)

2013-01-05 17:09:46  来源:华语广播网  编辑:陈豪   

  外地人到天津,要吃中餐,大半儿会被拉到“狗不理”;吃西餐的话,若干年前,肯定是要上“起士林”的。起士林之于天津,正如“老莫”之于北京,“红房子”之于上海,是一个城市的符号,是几代人心中的情结。

  天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近代世界与天津博物馆馆长刘航鹰早年就住在起士林附近,儿时的印象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我们小的时候就以能在起士林吃一个它的冰淇淋,那就是梦寐以求的,是最好的东西。所以我每天从那路过的时候,就看着大橱窗,看着在里面吃西餐的那时候在我们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看到里面有一个旋转式的大楼梯,下来,一直通到楼上,楼上就是正式的西餐多一些,楼下是吃冷食、喝咖啡的人比较多一些。因为当时居留在天津的外国人还有一些,所以五大道的一些太太、富裕人家,还有就是外籍人士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在那坐着。我从橱窗外面看着里面这些人。每到圣诞节,它的橱窗里面就摆出一个大约孩子那么高的各式各样的大蛋糕,有一个做的就像克里姆林宫似的。我们就是进去,充其量就是在那个旋转楼梯的左侧,有卖冰淇淋的,顶多,如果2毛钱一个,买两个,一个奶油的,一个巧克力的,那就美死了。如果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那就太幸运了。

  到起士林吃冰淇淋,曾经是许多天津人儿时的渴望。这话让现在的孩子们听起来,恐怕不能理解。是啊,在这个打开冰箱就能吃到冰淇淋,随时随地都能买到奶油蛋糕的时代,起士林的冰淇淋已经失去了诱惑力。可是,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到起士林吃两球粘稠的带着浓郁奶香的纯正冰淇淋,坐在华丽优雅的西餐厅里感受一下心底向往的生活,给一个孩子带来的幸福感,也是现在的孩子们难以得到的。

  在近代世界与天津博物馆里,有一张拍摄于1937年的老照片,那是起士林建店30周年的一张合影,照片上的员工已经有200人左右了,他们个个穿戴整齐,面带笑容,呈现出一个企业的鼎盛之势。

  航鹰女士在2000年的时候到德国寻访洋老乡,意外地找到了阿尔波特·起士林的儿子,威诺·起士林:

  他们住在科布伦茨,就到了他的家。他家里都是中国式的摆设,然后就给我们放映了一个小电影,就是当年起士林的,中国的员工光着大膀子在烤面包,怎么拿铲子把面包往炉子里面搁。还有就是绅士淑女们怎么进这个店。也都那样走路,还有乐队、大堂,还有酒柜等等。就是当年起士林的盛况。

  经由威诺·起士林介绍,航鹰在奥地利维也纳,见到了起士林的另一位传人小托比奇。小托比奇是威诺·起士林的表弟,他的父亲老托比奇,按我们天津人的说法,是老起士林的小舅子。当年迁址到北京影院对面以后,老起士林把店盘给了小舅子托比奇,实际上,是托比奇把起士林餐厅发展起来的。

  那时的起士林已经是天津西餐业的翘楚,还在南京、上海、北戴河等地开了分店。如果你足够细心,你会发现起士林的外文拼写和上海的"凯司令"是一样的。在电影《色·戒》中,老易对王佳芝说,凯司令是由天津著名西餐馆"起士林"的NO.1开的。看来这话还真不是编剧的杜撰。

  作家张爱玲对起士林的面包情有独钟,她写道:

  "在上海我们家隔壁就是战时天津新搬来的起士林咖啡馆,每天黎明制面包,拉起嗅觉的警报,一股喷香的浩然之气破空而来,……只有它家有一种方角德国面包,外皮相当厚而脆,中心微湿,是普通面包中的极品,与美国加了防腐剂的软绵绵的枕头面包不可同日而语。"

  1949年天津解放以后,市人民政府成立了"企管会",接管外侨企业。起士林、维格多利餐厅、乡谊俱乐部等多家外资产业,都被企管会接管。

  1953年,起士林接办并迁到维格多利餐厅原址,也就是现在的起士林所在地,浙江路和开封道把角儿。

  现在看来,和起士林原来所在的解放路相比,维格多利占据的这个街角儿,背靠小白楼商业区,隔路相望音乐厅,真是一块风水宝地。从起士林退休的孟庆福老人从小就在维格多利当服务员,他说,当年,维格多利也是天津政界、商界名流聚会的场所,东亚毛纺厂的宋裴卿,仁利毛纺厂的朱继胜,启新洋灰公司的董事长周叔弢,都是这里的常客:

  音乐厅过去是平安影院,那里电影一散场,基本就都到维克多里了。楼下基本都是卖茶的地方。楼上是餐厅。下午4点到5点半,楼下基本满堂。

  维格多利的建筑似也更胜一筹。这片街角儿建筑的顶端,就是维格多利那厚重的旋转门,用力地推开它走进去,迎面就是一道宽宽的旋转楼梯,看它漂亮地蜿蜒而上,不知要把人带到一个何等神秘高贵的所在;大厅则以佩兹里图案的曲线弧度向远伸展,让人觉得好象看不到尽头。

  起士林接手维格多利以后,继续经营正宗西餐和西式甜点。少年航鹰就是在这个时期,每天从起士林经过,偶尔,她也会走进去,带着妈妈给的几毛钱和揣了很久的渴望,走到旋转楼梯旁,看着服务员用一只铜制的大冰淇淋勺挖出两球冰淇淋,放进同样是金属做成的沉甸甸的杯子里,然后,她小心地端着杯子来到座位上,慢儿慢儿地品尝幸福……

  比航鹰小几岁的方大卫当时在同龄人中可算是幸运儿了,当别人还只能渴望到起士林吃冰淇淋的时候,他竟在起士林吃起了"包饭":

  小时候包饭是因为父母上班都忙,家里没人做饭,也照顾不过我来。因为我那时候在上小学,离着起士林很近,应该是56年的事情。那时候是下了课就去起士林吃饭,父母那时候跟起士林都订好了,到那去了以后就是一个清汤,一个小炸包子,一道小菜,吃完了就又回学校了。

  童年的方大卫在起士林见识了正宗的西餐服务:

  客人来了之后,服务人员就先把椅子为客人拉开,安排客人就座,把菜单放在那里让客人慢慢去点菜,从来也不催促客人,也不问。那时候有一个领班的,姓邢,他照顾我吃饭。老邢他是领班,过去叫NO.1,解放前他就在那服务。他是个很绅士的一个人。个子也不高,穿的很整洁,很笔挺,他就在楼梯口上,收银台前面站着,很规矩的站着,两个手背后,或两手下垂,或两个手放在前面,看见客人上来了,他就用眼色安排其他的服务员去接待,随时在用眼光去慢慢扫视整个餐厅的情况,发现客人有什么动作,有什么需要或有什么事情了,客人还没有招呼,他就要用眼色去告诉离那张桌子最近的服务员,去问顾客有什么需要。

  其实,站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胃的立场说话,还是中国饭来得舒服。可是,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眼中,正宗西式大餐至今还是显得那么高贵浪漫以至于令人向往,原因除了有对舶来品的好奇以外,更多的还是整个西餐文化带给人们的美好感觉:整洁安静又不乏温馨浪漫的环境、有条不紊又不乏惊喜的就餐程序、各司其职的精美餐具、周到却不打扰的服务……也许,正是这一切,才让航鹰,让方大卫,让我们这个城市里的许多人,在心里系上了一个解不开的"起士林情结"。

视频点播
专题推荐
精彩回放
精彩图片推荐
报道同期声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业务电话:86-10-68890767/68890762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网站排名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86-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050344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2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