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

【天津台】起士林的百年传奇(下)

2013-01-09 15:37:33  来源:华语广播网  编辑:陈豪   

  起士林以一种既不招摇又不张狂的姿态,守着自身固有的消费群体,安安静静地融入了天津乃至中国的餐饮界。今天的节目我们继续为您讲述起士林的故事。来听天津台记者的报道:

  在二、三十年代,在中国中、上层各界人士中掀起一股吃西餐的热潮,从而使中国的西餐行业迅速发展。1934年,起士林在南京开设分店,两年后,在“八一三”事件中,南京分店被日军炸毁。1936年,起士林移地上海静安寺路72号设立分店,因生意兴隆,供不应求,于是,在1940年在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又开设了第二家分店,同年还在北戴河开设了一家分店。那个时候,凡是到过中国的外国人,没有不知道起士林的,起士林可以说是名扬世界了。作家张爱玲先生对起士林的面包有过这样的一段文字描述:

  在上海我们家隔壁就是战时天津新搬来的起士林咖啡馆,每天黎明制面包,拉起嗅觉的警报,一股喷香的浩然之气破空而来,……只有他家有一种方角德国面包,外皮相当厚而脆,中心微湿,是普通面包中的极品,与美国加了防腐剂的软绵绵的枕头面包不可同日而语。

  那时候,发展如日中天的起士林天津总店,在楼顶上附设了有400个座位的屋顶花园,每到夏天,华灯初上,繁星满天的时候,起士林屋顶花园上便响起了由三人小乐队演奏的婉转乐曲,令人沉醉的乐曲声中,舞星鼓姬,轻歌曼舞,游人如织,举扇成幕。即使是日伪政府严格取缔商户住户灯光的空袭时期,获得特许的起士林,楼头仍旧一片灯火辉煌。此时,起士林的经营达到鼎盛,不但成为引领全国西餐业的一面旗帜,而且还成了世界的知名品牌。

  从天津解放到文革之前,西餐在天津仍然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方大卫先生的父母是解放初期的高级干部,方先生上小学的时候曾经在起士林包饭,对于西餐,他有着一段特殊的记忆:

  小时候包饭是因为父母上班都忙,家里没人做饭,也照顾不过我来。因为我那时候在上小学,离着起士林很近,应该是56年的事情。那时候是下了课就去起士林吃饭,父母那时候跟起士林都订好了,到那去了以后就是一个清汤,一个小炸包子,一道小菜,吃完了就又回学校了。起士林布置得都很干净,在白桌布上都摆好餐具了。客人来了之后,服务人员就先把椅子为客人拉开,安排客人就座,把菜单放在那里让客人慢慢去点菜,从来也不催促客人,也不问。到了节粮度荒的时候,那时候没有肉嘛,那时候高知,高级知识分子和高干,每个月给一张餐票,这张餐票可以在起士林、周家食堂、红叶餐厅可以拿着餐票,拿着钱可以吃一顿饭。有一次是我姑姑来,因为她从河北省来,家里也没有什么吃的。我爸爸就是特意请她去吃,留了几张餐票,要了一堆菜,我那时候也小,也饿,也馋,也不懂事,反正吃了很多,撑得我都下不来楼了。

  新中国成立后,起士林所秉承的西餐文化在天津继续发扬光大,但是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起士林作为典型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代表",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这个名扬世界的西餐厅曾一度被改为包子、早点铺,更名为“工农兵餐厅”。历史给起士林抹上了一道黑色幽默。

  包子铺门前排长队是常有的事。可你能不能想象,拿着锅到起士林排队买包子?这不是假设,这是文革中出现的怪事儿。张国强先生还记得那时人们拿着锅到起士林排队买包子的情景:

  记得在文革的初期,当时我们还年轻,那时候我们还都好奇,有时候拿积攒起来的钱到起士林去吃饭,当时价钱也比较便宜,加上大家对西餐也比较感兴趣,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到那去品尝一下。当时吃西餐还给顾客发筷子,当时破四旧,弄得人哭笑不得。可是有一段时间,那时候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回天津,我们在外面。后来我们回来去起士林吃西餐,到那里一看,西餐厅改了包子铺。当时我们非常纳闷,想想当时,很多人拿着锅,拿着食品的器具去买包子,我还看到有排队的,还有拿号的。那个年代也让人感到非常奇怪。

  那时,航鹰已经从学校毕业到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工作了,仍然每天从起士林路过。忽然有一天,她发现,起士林没了:

  就是文革来了。起士林就被整个查抄一净,什么都没有了,光剩空店堂了。我进去转了一圈,就那个大字报,从楼上那个漂亮的栏杆一直垂到楼底下。我当时就觉得起士林没了。

  起士林不仅改卖包子了,连名字也改成了“工农兵餐厅”。

  1970年,周恩来总理得知起士林的境遇后,批示恢复起士林老字号,继续经营西餐。航鹰说:

  这个事情应该感谢我们天津市的老报人,石坚,他给周总理写了封信,就提到了起士林在中国西餐史上的地位和当年西餐在天津的盛况,我们应该保留,恢复起士林的字号,应该恢复它的西餐的专长。为这件事,我们的周总理做了批示,然后工农兵餐厅又恢复了老字号起士林。

  1997年的一天,一位67岁的奥地利老人,走进起士林。他选了个位子坐下,仔细地打量着店面,吃了一餐饭,然后默默地离开。此后的一个月里,这位老人每天都要到起士林,吃一餐饭,发会儿呆,然后默默地离开。这位老人就是前面提到的起士林的另一位传人小托比奇。这位在天津出生、一直到17岁才离开天津回国的起士林传人,选择了在他离开整整五十年以后的同一天,重回故乡。几年以后,航鹰在维也纳见到了小托比奇:

  他说这个店一直延续到今天,还叫起士林,他非常感动。他说他就在这里出生,我17个年头都在这里,它是我心中永远的故乡。

  时代在发展。在中国不可阻挡地走向世界的进程中,外来文化也以同样的力度渗透进我们的生活。人们的选择一下子多了起来,起士林在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心中的分量没有以前那么重了,而为了顺应潮流亦或是出于经济的考虑,如今的起士林,只在三楼保留了德、俄、英、法、意五国西餐大菜的经营;二楼改成了提供西式快餐的大众消费场所;一楼呢,用航鹰的话说,她用了一个传神的状语,就是,“令人痛心地”,成了肯德基了。现在,你若想到起士林吃饭,已经不能再走那道厚重的旋转门了,里面也没有了漂亮的旋转楼梯。你只能从浙江路的小侧门进入,直接坐着一部老电梯上楼。享受豪华大餐的感觉打不打折扣,就留给当事人自己去感受吧。

  历史总是因为多变而令人着迷,社会总是在变化中求得发展。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文化特征,这些特征总会最及时、最鲜明地反映到饮食文化上来。当航鹰这一代人为起士林一楼成了肯德基而痛心的时候,肯德基却总是被年轻的孩子们填得满满当当,他们坐在那里啃鸡翅嚼汉堡喝可乐的幸福,也是老一代人无法理解的。

  我们可能并没有权利去评说孰优孰劣,只有时间的大浪才能淘尽泥沙,留下黄金。在时间的长河里,每一个时期的变化,恐怕只是一瞬间的小小波纹,不值得计较,就象我们现在再谈起“起士林变包子铺”的荒诞,更多的是把它当成一个笑谈,而少了当年的沉重。或许,走过百年的起士林比我们这些喋喋不休的人要洒脱得多,毕竟,百年之中,它影响了几代人的生活,它曾是许多人要去朝拜的圣地,它在一个城市的记忆中刻下了传奇和荣耀,谁又敢否定,眼前的一切,不过是它又一个百年中的小小瞬间呢?

视频点播
专题推荐
精彩回放
精彩图片推荐
报道同期声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业务电话:86-10-68890767/68890762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网站排名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86-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050344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2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