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土著印第安人生存现状:游走在贫困线内
2007-08-09 16:32:09  来源:综合  编辑:李智超    

  经济全球化浪潮猛烈地涤荡着世界的角角落落,身处拉美地区的土著印第安人遭受到巨大冲击,他们的不幸境遇和未来命运正在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

  生存现状:边缘化

  在拉美多民族社会中,印第安人是一个弱势群体。十五世纪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印第安人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屠杀和虐待,人口锐减了90%以上。绝大部分幸存者不得不逃到偏远的内地山区谋生或者就地被同化。

  现在,拉美印第安人大约有四千万,约占拉美总人口的8%,分为五百多个部族,主要生活在墨西哥、中美洲和安第斯国家,其中最大的部族是克丘亚人(约1281万),其次是马雅人(约650万)、艾马拉人(232万)和阿兹特克人(119万)等。中等规模的部族人口一般为几十万、几万,小的部族只有几千甚至百十人。他们中除了居住在城镇、有正式工作的极少数境遇好一些外,绝大多数至今仍生活在内地森林、草原地区,从事着农、牧、林、渔业等简单劳作,游离于现代社会之外。

  印第安人聚居区经济落后、生活困难、医疗卫生和教育水平低下,各方面状况与主流社会形成了强烈反差,根本不堪国家现代化进程和经济全球化浪潮的剧烈冲击。

  贫困的同义词

  印第安人主要以农业为生,其经济利益集中反映在土地问题上。拉美国家独立以来曾进行过多次土地改革,但由于种种原因,土改进行得很不彻底,至今“耕者无其田”的现象仍十分严重。比如,危地马拉80%的土地为2%的人所占有,而占农村人口76%的印第安人所拥有的土地却少得可怜。在墨西哥恰帕斯州,14个印第安族群中每5户里就有4户人家没有土地。

  为应对全球化浪潮,拉美各国开始积极调整产业结构,大力引进外资和开发内地资源。随着开发热浪的掀起,国内外的垦殖者、伐木公司、采矿企业纷纷涌入内地,肆意侵占印第安人的合法土地。近二十年来,巴拿马约有七千多非印第安农民从各地进入印第安人的领地,滥伐森林和滥捕野生动物,使印第安人家园被毁,人员流离失所。墨西哥恰帕斯州因兴修水库、开采石油,造成十五万印第安人无家可归。智利金金河谷以南洋彬果实为主要食物的印第安佩文切人也因采伐公司滥伐杉木而艰难度日。居住在巴西北部地区以鱼类为主要食物的印第安雅诺马米人,仅在1987—1990年就有一千五百人死于淘金者带来的疾病和环境污染。

  失去了土地,印第安人便一无所有。因此,在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危地马拉、墨西哥等国,印第安人与贫困者成了同义词。

  传统文化的灭顶之灾

  在文化教育方面,印第安人居住区缺少教学设备、资金和师资,特别是既懂印第安语又懂西班牙语的双语师资严重不足。据最新资料显示,墨西哥75%的印第安人没有读完小学,印第安人聚居区62%的学校连小学六年学制的条件都不具备。玻利维亚的文盲率为50%,而国内印第安克丘亚人和艾马拉人的文盲率分别高达92%和94%。印第安人中女性受教育的机会更少。

  另外,印第安人信仰多神、崇拜图腾,常将某些山脉、河流、动物、植物等视为本民族的象征或神祗。一些在开发内地过程中无视印第安人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的做法,导致了某些印第安人传统文化的消失。

  在整个墨西哥散布着五十六个印第安群落,他们占据着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的除联邦范围之外的所有古代帝国:阿兹特克、马雅、扎巴特克、米斯特克和塔哈斯克……今天,这些羽蛇神的子孙们在白人的包围圈内,遵循着父辈们的生活方式,选择了与世隔绝和默默抗争,继续耕耘着这片浸染他们汗水和鲜血日渐缩小的土地。因为,他们别无选择,因为这一切,是他们所仅有。

  在墨西哥的西北部地区,还有着非常特殊的印第安人群落,如亚里的禹库人,芝娃娃的塔拉胡马拉人,索诺拉的雅基人。这其中,北部的禹库人终年躲避在高山中,还保留着他们未遭到破坏的传统;同样,塔拉胡马拉人也躲避白人的接触;生活在索诺拉荒漠的边缘和加州海滩的雅基人,顽强维持着他们的自治政府和文化(这种文化的基础是以雄鹿作代表,它象征着这个民族被白人围捕的历史……)

马雅之声

  今天,估计有两百万至四百万马雅人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为了不被消灭掉,为了留住他们的传统,为了捍卫自己的语言和土地,他们进行了长达五个世纪的抵抗……

  我们所知道的马雅并不是一个单一的统一王国,而是由许多相互独立的小国和城邦拼凑而成。这是一个多种文化和多种族人群的集合体,他们讲二十六种方言,多数时间里他们都疲于相互征战而不是相互联合。但是,这些不同的种族都保留着他们共同的古老文明——金字塔建造者的文明特性。

  马雅这个伟大的帝国曾经沐浴着太阳的光辉,被危地马拉高高的山峰俯视着,有迷人的峡谷、雪峰和从未遭到破坏的森林。而今,在方圆四十万平方公里的曾经的马雅帝国区域里,被西班牙人、英国人等以墨西哥、危地马拉和伯利兹的边境线分隔开来,估计有两百万至四百万的马雅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今天的玛雅人又是如何生活着的呢?

  在坎佩切州的边界,离墨西哥海湾不远的地方,海面被石油钻塔、驳船和重型机械所覆盖;直升飞机不间断地往返运送着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成千的工程师和工人(这个公司从五十年前就开始从世界第三大能源库开采石油)。而在蓝海地域的马雅巴兰附近,还遵循着古波斯埃米尔国的生活方式,年轻的印第安人在几十平方米的石子众多的地面上种植着草药——马雅是美洲最富产药材的地方之一,大部分中美洲的药剂师都在当地研究这种每一个村庄都存在的神奇传统。在这里,最古老的印第安人的生活方式默默抵御着外界的喧哗,年复一年。

  在尤卡坦半岛的这个偏远角落里,蜂蜜是其主要财富——马雅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蜂蜜生产地。但是,非常具有侵略性的非洲蜜蜂从遥远的阿根廷扩张着领地,通过品种内自行交配,以及与养蜂场的当地品种混合,非洲蜜蜂使得蜂蜜生产亏损了将近一半,一部分印第安经济因此而陷入危机……伯利兹的养蜂技术人员在墨西哥人的帮助下,通过向土著人聚居地进行广播,发放用马雅文字撰写的传单等方法,与造成本国蜜蜂大量死亡的激增的入侵者做着顽强斗争。

  今天,在比一个小厨房大不了多少的播音室里,尽管天气炎热,俞阿妮塔——这个梳着两条油黑的长辫子的小女孩还是坚持坐在播音控制台边。她使用噼啪作响的简短词语,这些词语的字节在尤卡语和特泽语中都能找到。俞阿妮塔是马雅广播电台的节目主持人,这个电台总部设在席克罗人的首都飞里浦·卡里罗·普尔多。俞阿妮塔用西班牙语向我们解释了从马雅广播电台的电波所覆盖的甘塔纳罗州的印第安人小村庄所发来的信件。在这里,没有微型电话交换机,两三个村庄使用一个电信局;听众只能通过写信来回答俞阿妮塔的问题,比如马雅语中哪一个词能替代英语中的“计算机”一词?

  在面积约为法国四倍的墨西哥197万平方公里广阔的国土上,拥有着比西班牙语还古老的56种印第安语言,当地居民的广播电台正想尽一切办法来保留住这些语言,通过充实其内容来教授和努力留存这些语言,从而达到其在白人的语言——西班牙语的边缘生存下去的目的。幸亏有这群热爱和保护自己语言的人们,我们才有可能聆听古老马雅世界的回声,找寻古代文明的踪迹。

    
·发 表 留 言·
人气 TOP10
国际
国内
社会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