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刻入心 感动之旅—记盘县大山中坚强的孩子们
2007-08-22 19:48:52  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编辑:徐海滨    

赵娟

杨大英重逢国际台的李阿姨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何斌):在2007年国际台爱心之旅——电波牵手山里娃的活动中,笔者走访了几名盘县贫困学生的家庭,短短几天内的所见所闻在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好运北京测试赛、空气质量测试
·公交日均增加1万车次
·80多家大商场调整营业时间
·地铁三条线延长运营1小时


情山文化节接吻大赛


山体滑坡一家被活埋

·94.2%的公众确认生活受到涨价影响
·京沪空中快线票价反弹日间几乎维持全价

·发改委:物价上涨不是全面通货膨胀前兆
·中国允许境内个人直接投资海外证券市场

  8月18日 见海萍感动伊始

  晚上9点一刻,回到了住处,静坐在桌前,思绪渐渐回到了白天见到的那些孩子们,质朴、清澈透亮的眼睛,初见生人时腼腆的笑容,只字片语隐藏着淡淡的兴奋和新奇。在纷繁复杂的大都市待了许久的时间,久不曾看见这样纯粹的动人心魄的纯洁了,平静的心被狠狠的撞击了几下,一种叫“感动”的东西就这样不经意的从心底处蹿了出来。

  当汽车驶过乱石颠簸接着狭窄泥泞的小道之后,跟着当地政府的有关人员在简陋的平房之间左右穿行,最终停在了一个破旧大门前,走进去之后右边紧贴着大门的就是牛圈,再接着就是这次第一个要见到的受资助的普田回族乡狗场坝村摸番田小学三年级学生 苏海萍的家。 听到我们到来的消息,苏的妈妈已经满脸笑容的迎了出来,她是一个很典型的农村劳动妇女,黑里透红的脸上诉说着生活的艰辛,然而同时却透着中国劳动妇女的坚强。看着略带憨厚的笑容,不禁想起了同为农村劳动妇女的干娘,虽然远隔数百公里,但是笑容确实如此的相似。 打量着屋内屋外,门外的牛圈旁堆放着木柴,门框两侧是已经褪了色的红对联,房内大厅的地板凹凸不平,四面的墙壁上糊着报纸,墙角里的旧木桌上放着屋里唯一看起来还算贵重的就是电视机了,大厅的左侧是一间很暗的小屋,堆着各种杂物。 至于我们的小姑娘苏海萍,清秀的脸庞上忽闪忽闪的眼睛,见着我们时很柔顺的低垂着,可能是第一次见着这么多生人的缘故吧。 刚开始说话时怯生生的声音很小,也似是不敢多说,慢慢的熟悉之后,话也渐渐的多起来了,还给我们表演了在学校学的歌舞,清脆的童音响起,在这简陋的房屋内充满了欢欣的气氛。

  在这样的环境中,孩子的想法很简单,或许吃上辣椒水拌土豆,能去学校上课,跟着小伙伴跳跳皮筋,已经是他们最大的快乐了,也许在都市的孩子眼里,可能是一小会都无法忍受的困苦。但对于乡村里的这些孩子来说,这已经成了他们童年时光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采访盘县二中的黄校长时,他说过的一段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贫困对个人成长发展来讲确实带来很大的阻碍作用,但跃过后就是一生之中最大的财富。”确实如此,经历了今时今日的贫困和苦难,迈过了这道坎,今后还有什么苦难是克服不了的呢?

  8月19日 “长姊如母” —— 苍松初长成

  见到了捐助的那个小姑娘赵娟,13岁的年纪,才上5年级,中途由于家庭困难,曾经几次辍学。 想见她已经很久了,在想象中应该是个小巧的少数民族女孩,其实却是长的快跟母亲一般高,晒得黝黑的脸庞不失清秀,仍然稚气的脸上却不经意地显露出与这年龄很不相符的凝重。在她9岁的时候,爸爸因为一次意外死在了他乡,妈妈带着她和两个弟弟流落他乡,最终还是回到了盘县,以前她居住的地方离家很远,每天上学来回要4个小时,除了学习之外,她还要操持家务,尽可能多的帮助妈妈做家务、带弟弟,在这样繁重的生活压力下,她的成绩在班上还是数一数二的,在各个接受采访的孩子中,也以她显得分外的镇定自若,这在长期处于偏远山区的孩子中是很少见的。虽然说话中以感谢的话语居多,但是那种神态,那种超乎年龄之外的成熟,给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没有经历过生活的磨炼,没有经过困境的洗礼,一个13岁的小姑娘是无法拥有这种特殊的气质的。 在与赵娟谈话时,她显得很平静。当说到去年的北京之行时,她显得格外高兴,首次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内心终究还是孩子啊,尽管困难的家境迫使她不得不过早地挑起生活的重担,但那分童真仍然埋藏在心底深处。 赵娟的母亲是一位典型的农村劳动妇女,一身朴素的衣裳,看到我们时显得比女儿更加激动,跟我们聊起了平日生活里的艰辛,不断地女儿的乖巧听话,丈夫不在了,自己必须在外面每天工作10几个小时来维持一家四口的日常生活,至于平日里的家务基本上就靠女儿来分担了,俗话说“长姊如母”,对于两个年纪尚幼的弟弟来说,在家里姐姐也就跟母亲一样了,平时除了操持家务,赵娟还要照顾弟弟的生活起居, 带着弟弟上山干活,去学校读书,辅导弟弟做功课。说着说着,赵妈妈话声颤抖,不禁哽咽,泪水顺着眼角慢慢地淌了下来,饱含着生活的辛酸和对儿女的爱怜,目睹此情此景,我的眼睛也热热的。

  反观赵娟,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成长起来,她似乎并没有些许自卑或或孤僻,生活的压力造就了她坚忍的意志和勤恳努力的品质。望着远方,她眼中透着向往和憧憬,“我想像小燕子一样,自由地飞翔,努力飞出大山去,带着妈妈和弟弟,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听着耳旁简简单单的话语,思绪飞得很远很远,仿佛看见了这些大山的孩子那闪亮的心。现在的他们,如同在大山石缝中挣扎着迸出地面的幼芽,迎着风霜雨雪的洗礼,坚强地成长,最终成为参天苍松,傲立于天地之间。

  8月20日 铭刻入心

  到了贵州来受触动最深的一天。

  马场是贵州盘县最穷的乡之一,以农业种植业为主,去年GDP1000多万,由于受区位、交通、自然环境等方面的制约,极大地阻碍了这个地区,贫困家庭的孩子上学难也是面临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但是究竟困难到了怎样的一个程度,没有真正到过他们家里看过也是很难想象到的。或许是之前到访过的几个孩子的家庭情况还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在路上并没有把这些所谓的贫困家庭想的很严重。 到的第一个马场乡的小朋友 杨大英的家里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的那些想象已经完全被打破了。父亲在不到她不到1岁的时候就不幸病逝,母亲在她3岁的时候也改嫁了。爷爷奶奶带着这个孤苦的孩子,同时侍奉着高龄的曾祖父母,4个老人一个小孩的家庭,苦苦挣扎在这个贵州偏远山区的一个小角落里。 薄薄的木板隔成了3间房,在靠外的两间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农具和火炉,里面的卧室只有一盏昏暗的白炽灯,整个卧房透着阴冷潮湿,卧房的外侧就连接着牛圈,卧室中充斥着一股隐隐的腐臭的气味,真的不敢想象,一个正该是享受童年乐趣的小姑娘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 本应该是最美好的时光。平日里,大英除了要读书,回到家要帮助爷爷奶奶做家务,喂猪放牛,洗衣做饭。看着她黑瘦的小脸,单薄的身板,非常心疼地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如此年幼便失去了父母的疼爱,也许在心底暗自羡慕其他小孩在父母怀中撒娇的时候,自己肩上却要如此之早的挑起生活的重担。不知在午夜梦回之际,是否会因为对父母的思念悄悄地蒙在被子里暗自哭泣呢?

  就在我们准备带着小孩要赴马场乡政府参加捐赠仪式,离开那所小木屋的时候,看到的一幕却让我揪心不止。大英的曾祖母看见我们要走了,紧紧的抓住了两个女同志的手不肯放开,坚持要我们留下来吃饭,尽管耳朵已经不太听的清我们的说话,尽管我们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耳边说着我们明年一定还会再来看望她,但是她仍旧不愿松手,似乎怕这一松手就再无相见之期。同样是近90高龄的曾祖父,须发苍白,一看便是经历了无数风霜的农村汉子,眼看着我们要离去,这位刚强的老人家,眼眶也不禁红了,那满是深壑的手偷偷的拭去眼角的泪水。 拉着那两位女同志的手,老奶奶迈着蹒跚的步子一路跟着我们到了路边停车的地方,一直目送着我们的车远去。看着老奶奶依依不舍地拉着我们的手,老爷爷沧桑的眼中蓄着的泪水,心中思潮跌宕起伏,久不能平静。 在大都市中待了许久,似乎忙碌得渐渐忘记了感动的滋味,重新回到乡村中来,猛然发现了这最纯真的感情又重新迸发了出来,涌动胸中,暖暖的感觉,久违了。

  短短的3天,心灵的震撼却是许久以来不曾遭遇过的。每天入睡前,低矮破旧的小木屋,被巨大箩筐压完弯背脊的小小身影,满是灰尘的脸上却依然神采奕奕清澈透亮腼腆的笑容,仍闪现脑海,萦回缭乱;每当回想起孩子们憧憬未来时那充满希冀的眼神,面对贫苦困境时仍坦然面对的那分淡然自若,心中的那弦便会狂烈地颤动,竟至难以呼吸。是对他们的同情和怜悯吗?不,一定不是。他们虽然还是小孩子的身躯,却沉睡着自强不息的高贵的灵魂。他们是生命的强者,理应接受我们的敬礼。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发 表 留 言·

人气 TOP10
国际
国内
社会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