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呼机时代三幕剧:全民办台到小众应用
2007-03-12 13:01:46  来源:综合  编辑:李静    

资讯“浅”阅读

  在信息产业部官方网站上,中国联通申请停止四川等30省市无线寻呼业务的公示这几天静静地挂在一角———若到了22日无用户大面积的“挽留”反馈,信产部将批准终止该业务,这意味着曾拥有世界上最大寻呼网络和用户群的无线寻呼“老大”将退出舞台,也意味着在中国生存了23年的公众寻呼业将以“安乐死”方式告别历史!

   在信息产业部官方网站上,中国联通申请停止四川等30省市无线寻呼业务的公示这几天静静地挂在一角———若到了22日无用户大面积的“挽留”反馈,信产部将批准终止该业务,这意味着曾拥有世界上最大寻呼网络和用户群的无线寻呼“老大”将退出舞台,也意味着在中国生存了23年的公众寻呼业将以“安乐死”方式告别历史!

  人人腰别BP机,一句“有事儿您呼我”曾是10年前最火的流行语。

  后来,随着手机狂风般地卷进中国人的生活,寻呼机很快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可是不知你想过没有,世间有哪一种物件,能够像传呼机那样,大面积地、深刻地影响着现代中国人的沟通方式?因此,传呼机可以说是中国信息时代的一朵报春花———它在呼来万紫千红的同时,自己却悄悄化作了尘埃……

  第一幕 黄金岁月(1991—1998)

  主题词:富翁制造机

  1985年,成都第一家传呼台电信126台登台亮相。不过由于价格昂贵,直到六七年后寻呼机才真正进入成都百姓的生活。但新商机却实实在在地催生了成都通讯一条街太升南路,让许多个体老板迅速变成了百万富翁。

  经典镜头:《甜蜜蜜》

  依傍着当时成都电信局的成都太升南路,起初被称为“一条街”,这里聚集了绝大部分寻呼机经销店。“最开始,一台最高级的汉显寻呼机可以卖到七八千元,还因为货俏,欲买还得交预订款。不过很快,中文机就降到了八九百元,但其利润仍可达数百元,一台几百元的数字机,利润也在100元以上。”

  回顾起来,今天鼎鼎大名的一批通讯卖场巨头的发家史其实都跟寻呼机有关。迪信通老板、广安人刘东海,1993年从日本归国后凭借来的5000元专营寻呼机淘到了第一桶金。而长城电信老总王冰,1992年转业时到四川星光寻呼任首席代表,5年间在西南兴建了6个寻呼台和2个模拟手机网络。

  最早,拥有传呼机的人不停更换提示音的那种满足感,跟现在的年轻人频换手机铃声一模一样。成都某文化公司胡经理格外提到当年的电影《甜蜜蜜》中一个记忆深刻的情节:刚到香港不久的黎明,发现张曼玉有一部BP机,黎明一脸羡慕地惊呼:“哇,BP机啊,你有BP机!你真行!”

  经典镜头:全民办台

  1993年,国家正式对全社会开放寻呼业。当年曾效力某社会寻呼台的曾先生回忆,这行是典型的暴利,售出几千个数字机就可以捞回建台初期成本。成都人、外地人一哄而上,成华、奥星、华冠等一批寻呼台如雨后春笋。1997年,成都已有50多家寻呼台、5000多家寻呼机销售店,从业者上万。鼎盛时期,成都寻呼用户近200万。“那时,太升路的店铺几乎没有一家不挂诸如‘代收寻呼费’、‘销售维修寻呼机’等牌子的。”

  曾先生说,寻呼台的收入主要是服务费和卖机子,在90年代中后期,10万用户中等规模的寻呼台,每月实际服务费收入可超过300万,除去成本,净赚100多万。“卖机子”每月可售上千台,也有数十万元的利润。曾先生说,当时,寻呼台老板给他的印象是“个个有车”。

1 2 3
    
·发 表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