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明星 | 电影 | 电视  | 时尚 | 演出 | 国家大剧院 | 娱评图库 | 视频 | 专题 |  环球星访谈 | 1+1观影团微博2012年央视龙年春晚

娱乐频道

揭叶大鹰成长史 从“红孩子”到“红导演”

2011-09-14 11:08:54  来源:国际在线  编辑:刘欣宁   

  知名导演,又名叶缨,名将叶挺之孙,原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叶正大之子 。他很低调,但他的影片知名度大,《红樱桃》、《红色恋人》、《陈赓大将》、《西安事变》等红色影视剧是他导演的,但他不愿意让人觉得他有浓郁的红色情结
  他的父亲——航天工程师叶正明是叶挺的二儿子。
  他是叶大鹰,不循规蹈矩,不人云亦云,活得真实而自在。   

 

恍恍惚惚的少年时光

  

1958年,叶大鹰在长春出生。这年,祖父叶挺已去世12年。第二年,全家从长春迁到北京,小学四年级时,全家又搬迁到了上海郊外的松江。他和小朋友们摸鱼、养狗、打麻雀、赶鸭子……   

叶大鹰的母亲安琪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演员,十岁以前,叶大鹰就在八一厂的大院里成长。   

我认识的大人们都是拍电影的,于是就觉得好像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和电影有关系,电影不是个神圣的东西。  

1969年,叶大鹰随父亲从北京搬到了上海松江,在父亲工作的某航天研究所附近的农村公社小学上四年级。  

从此,电影不再和叶大鹰有什么关系了,唯一有的就是每当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看电影,看到八一厂的那个闪闪发光的五角星在片头闪烁的时候,叶大鹰就会有点激动。   

叶大鹰到上海时正是文革热火朝天的时候,父亲叶正明作为走资派被批斗,他亲眼看见人家把大字报贴在父亲的身上,这一年叶大鹰只有10岁。由于家庭的动荡,他平均两年转一次学。频繁转学的结果是,没有同学愿意和他这个走资派的孩子玩,而且还经常有人欺负他。这种情况下,叶大鹰开始反抗了。   

我要保护好自己和妹妹不被好孩子欺负,于是我就成了坏孩子,每天得跟那些好孩子打架。  

那时我打架特有招,一次打下来,好长时间都没人跟我打了。  

叶大鹰打架看似都是有理的。有一次,小学生叶大鹰在回家的路上听见有人喊打倒叶正明,而且还冲着叶大鹰喊,他就急了,与喊口号的人打架。叶大鹰打完架后发现父亲叶正明就站在很远的地方,站在写着很大的打倒叶正明的标语旁边,每个字比叶大鹰个头还大好多。   

我觉得每天在马路中央爸爸的名字上面走过,就像从爸爸的身体上走过一样。  

叶大鹰就朝父亲那边走过去,走到父亲面前时,父亲说,你真不懂事!当时叶大鹰觉得特别委屈。   

文革时期,学校把一些特殊的孩子集中放在一个班,叫可教育好子女学习班,一些表现不好的、貌似小流氓的,以及家里有问题的,每天都到那里去听课。   

即便是这样的学习班,也让叶大鹰觉得这是自己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   

1974年,16岁的叶大鹰告别了学生时代,进工厂当了工人。那段久远的时光和他的童年、少年时代一起混杂进了记忆之中。   

1976年,18岁的叶大鹰被分配到上海新新机器厂技工学校上技校,学习专业是钳工。   让叶大鹰觉得日子特别美好的还有一件事。这一年,父亲叶正明被解放回家了。   

1978年恢复高考,20岁的叶大鹰一下子担心起前途来,此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考大学。   然而,命运就在这个时候拐弯了。   

“‘文革后,父亲和母亲一起带着妹妹调回了北京,我因为已经分配了工作,只能一个人留在上海。我妈在电影学院当老师,回北京后她给一个朋友家里寄招生简章,无意间让我去转交。我拿出来一看——哎哟,电影学院导演系——不考外语,不考数理化。我一想,哎,这事儿靠谱,咱们就奔这条道试试看吧。 

 

与电影相遇   

 

叶大鹰去考北京电影学院,然而,他并没有考上,在复试中被淘汰下来了。   

但能顺利混到复试,给我带来巨大的信心。你想想,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什么都没学过,居然混到了复试,差点被录取!这说明自己能干这行啊,哈哈。  

第二年,叶大鹰去考西安电影制片厂演员培训班。考试题目中有诗朗诵,叶大鹰选了祖父叶挺的诗——《囚歌》。   

21岁时,叶大鹰顺利考入西安电影制片厂演员培训班。   

1980年,开始西影演员之路的叶大鹰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干不了演员这一行。他觉得自己上台后会哆嗦。   

此外,他认为自己根本不是那时流行的高大全形象,更不是奶油小生。   

于是,叶大鹰给自己定下了当导演的目标。   

在做了一部半戏的场记后,1984年,叶大鹰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   

1994年,叶大鹰开始筹拍《红樱桃》。  

 

拒绝不了的红色情结   

 

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国庆阅兵仪式,当看到叶挺部队从天安门前走过的时候,叶大鹰说自己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真切地感受到爷爷的存在。   

200993日,叶大鹰执导的电影《天安门》在北京上映。   

拍《天安门》,一次做音效的时候,叶大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站起来了。三十万人的声音,在那儿喊毛主席万岁,我就站起来了。后来我发现每个第一次听到这段声音的人都会不自觉地站起来,那种感觉很让人难以想象。  

其实,拍成《天安门》我还是很骄傲的。人们可以忘记导演,但是有些人不能忘,很多人是应该被记住的。电影是我能掌握的最好的一种表达方式。我希望以后我能拍想拍的故事。  

由于拍摄电视剧《陈赓大将》,叶大鹰错过了拍摄电视剧《叶挺将军》的机会。拍祖父叶挺一直是叶大鹰的心愿,但是他一直不敢。   

过去我一直没动,一直不敢面对这个题材,因为我没想好,现在突然想到了。不过具体剧本都还在创作中。  

我希望2020年前完成《敢死队》的制作,《敢死队》——一部关于我爷爷叶挺将军的电影。现在我的家人以及喜欢我爷爷的人都希望我能出来拍。但是我必须面对的一件事情是:我有没有这个能力?它必须在我心里是一个好电影,在观众面前也是一部好看的电影,我才敢拍。我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反正不着急,面对创作的时候,没办法急功近利,我想十年时间应该够了。  

十年后,我希望人们忘记我的红色电影,我希望那时候自己的新片子比以往的红色电影更加出色,更加精彩,更受观众喜爱。所以我必须不断地努力。(来源:名人传记) 

1 2
火热娱乐

相关资讯

留言板

独家爆料 24小时热文

全球娱乐热势力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