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南京老城南改造争议4年未决 温家宝两度批示

2009-07-06 04:37:34  来源:新京报  编辑:徐海滨   


6月20日,一名收破烂的男子站在被拆的老宅前。南京南捕厅项目中的程善坊4号属于拆迁范围,这里将建成高档会所。摄影 本报记者 吕宗恕


6月22日,在南京门东三条营一带,类似这种奖励及早搬迁的公告随处可见。

  南京老城南街区,是成片推倒改造,还是作为历史文物保护?4年争议,温家宝总理两度批示。今年6月5日,住建部与国家文物局组成联合调查组,前往南京调查。目前,老城南的拆建已暂停。

  核心提示

  今年4月底,29名专家学者上书呼吁,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告急,温家宝总理作出批示。

  其实,早在三年前,16位国字号文保大师和学者上书国务院,恳请立即停拆南京老城南后,温家宝就作出过批示。

  6月5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与国家文物局,组成联合调查组,前往南京调查。18名“上书”代表受邀参加评议,诸多意见直指南京市政府近似“推平式”的旧城改造方案。

  到底该如何改造?在城市建设和文物保护中该寻找怎样的平衡?这是一个涉及民生改善、文保尴尬,甚至政治考量的复杂命题。

  新闻背景

  老城南

  南京历史最悠久的传统旧城区,是南京的发源地,因民国以后在新街口以北发展新市区而被称为“老城南”。老城南位于秦淮河两岸,多为江南穿堂式民居,以“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为特色。南京的方言、云锦、绒花、白局、灯会、盐水鸭等传统民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发源于此。

  南捕厅

  老城南现存成规模的历史街区之一,拥有以甘熙故居为代表的传统民居群。这里又是南京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回民聚居区,七家湾锅贴、评事街板鸭等清真小吃在南京家喻户晓。2002年《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和2003年《南京老城保护与更新规划》划定其为“历史文化保护区”。

  甘熙故居

  位于南捕厅历史文化保护区东部的15、17、19号,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清嘉庆年间,是南京最具代表性的多进穿堂式古民居“九十九间半”之一。1992年被辟为南京民俗博物馆。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梁白泉念完这首诗,叹息,“再要看老城南,去翻书吧。”

  81岁的梁白泉曾任南京博物院院长,6月20日,说起老城南历史街区正在一点点被蚕食,他几次捶胸顿足。

  在南京人心中,老城南是指中华门内东、西两片围绕内秦淮河,以夫子庙为核心的明清历史街区,是南京城的根。

  按照南京市政府项目规划,老城南片区最大规模的危旧房改造项目———南捕厅四期工程,共13万平方米范围内的4200户居民,必须在6月底前完成动迁。

  因29名专家学者上书呼吁,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告急,温家宝总理作出批示,目前已进行一半的拆迁被暂停。

  “南京!南京!”

  学者周学鹰用相机记录下近十处历史街巷被拆前后的景象

  6月20日,位于南捕厅历史文化保护区的千章巷29号,这是一户18.9平米大小的人家,石棉瓦的屋顶,枣红色的门。

  墙面上有几行粉笔字:“房虽旧避风雨安居乐业喜淘淘,房不大三代人国共二党经两朝”、“视家为根,没根就没命”。

  写下这些字的是屋主杨国顺,在老城南改造中,65岁的他是为数不多敢公开自己身份的原住民。

  在来访者面前,他唠叨起祖上三代在屋檐下纳凉、遛鸟、喝茶、聊天的幸福时光后,开始伤心,然后难以平静地再说下去。

  如果有拆迁人员上门做“思想工作”,要求限时搬迁,他就竖起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被杨国顺称为“最后一道防线”。

  不过,附近评事街、程善坊、泰仓巷一带,沿途皆能看到多处被拆掉屋顶、房梁的老宅。

  和杨国顺同样不愿看到老城南被拆的,还有一大批专家学者。

  周学鹰是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从2003年开始,他用相机记录下了门东老街、生姜巷、颜料坊等近十处历史街巷被拆前后的景象。如今,“老城南的历史如电脑中的照片,一幅一幅被快速翻了过去。”

  6月6月,周学鹰受邀参加一个关于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座谈会。他在会上说,“如果讲话有一个名称的话,那我借用电影的名字‘南京!南京!’”。

  当天,参加座谈的还有,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与国家文物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

  一位参会者记得,当时周学鹰情绪激动,怒斥在场的南京市主要领导和负责老城规划的专家:为什么规划在执行的时候,变成了除了文保单位之外,其他的都拆光了呢?这样的话,农村的拖拉机手也能来做。

  三次联名上书

  从2002年至今7年间,已有专家学者三次联名呼吁南京古城保护

  老城南历史街区被改造的命运,先后三次引起了国内数十名专家学者的关注。

  今年初,老城南地区的南捕厅、安品街、门西、门东等历史街区被列入“危旧房改造计划”,春节后大规模拆迁进入高潮。

  就在周学鹰为之着急时,一份《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告急》,在坊间迅速流传。

  梁白泉等29名专家学者在书上具名呼吁,“如果不立即采取紧急措施,金陵古城将在几个月内被彻底拆光。”

  告急书中提到:在安品街,多处文物保护单位被拆,用于房地产开发;在南捕厅,老街区被拆毁殆尽,用于建设“总部会所”及“独栋公寓”;“再这样拆下去,南京历史文化名城就要名存实亡了”。

  4月底,这份2500余字的告急书被送往国务院、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江苏省委以及南京市委。

  据了解,早在三年前,吴良镛、罗哲文等16位国字号大师,就在一份《关于保留南京历史旧城区的紧急呼吁》上联名疾呼,恳请当时的建设部、国务院立即叫停南京老城南拆建。

  梁白泉回忆,2006年他被南京市政府紧急召集开会,说有关部委马上要到南京来听取老专家对老城南改造的意见。

  会上老专家要求市政府下令立即停止拆迁,事后发现拆迁并没有彻底停下。

  其实,在更早的2002年,梁白泉等19位南京学者就上书市政府。

  他们在联合署名的《关于建立南京古城保护区的建议》中呼吁,尽快停止破坏性的“旧城改造”行为,在城南建立三大古城保护区。

  当时供职在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的杨永泉,是2002年建议书的起草人。

  他记得,虽然当时南京市委领导对保护古城建议有重要批示,但时隔不久,拆迁仍在推进。

  老城南渐逝

  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在持续多年进行的旧城改造中,一些老城故居已被拆毁

  有几件事,让老南京人印象深刻。

  2000年7月4日,有着百年历史、关押过陈独秀等一批名人的南京老虎桥监狱,因城市开发需要,被拆除。

  2004年国庆节,民国建筑新街口胜利电影院,许多南京人有着在这里看电影的记忆。在影院外部被塑料布拉盖起来7天后,人们发现,电影院不见了。

  2007年,秦淮区,姚文才、陶行知等故居,一夜之间被拆。

  而实际上,老城南在南京曾是重点保护对象。

  南京在1982年,就成为国务院公布的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之一。

  两年后的《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规定,要尽可能保持整个秦淮风光带的古街巷格局,并把乌衣巷、琵琶巷等,列为重点保护范围。

  1995年,《国务院关于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1991-2010)的批复》,重申了对老城南的保护。

  批复中提到,要采取有效措施,完善和落实《总体规划》确定的12片重要历史文物保护地段的各项保护规定。

  据调查,这12片重要历史文物保护地段中,有5片为城南传统民居,它们是门东、门西、大百花巷、金沙井、南捕厅。

  《总体规划》要求,“做好这5片传统民居的保护和修复工作”。

  在当时南京市委市政府提出“保老城、建新城”发展方略的背景下,2003年,南京市规划部门牵头编制了《南京老城保护与更新规划》。

  《规划》在保护门东、门西和南捕厅的基础上,将老城南历史文化保护区的范围扩大至安品街。

  不过,“《总体规划》无力阻止破坏性的‘旧城改造’”,资深文物考古专家蒋赞初说,10年间,邓府巷、剪子巷、皇册库、承恩里等多片老城已被拆毁。

  在一些学者看来,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持续多年进行的旧城改造,对南京历史文化名城造成了严重破坏。

  经梁白泉等一批文物专家证实,自2001年以来,至少有36处区、市、省级文物因旧城改造等被毁。

1 2

相关新闻

我要发言

NEWS 猜猜看

新闻辩论会

新闻首页 | 最新 | 国际 | 时政 | 评论 | 图片 | 直播 | 环球媒体连连看 | 国际调查局 | 联合博 | 世界观 | 专题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