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文化中国

2010-07-02 10:31:42  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编辑:张雪梅   

    《环球名人坊—文化中国》:10位文化领军人物深度访谈实录,涉及音乐、舞蹈、影视、话剧、出版等各领域;主持人解密幕后花絮的独家采访手记;文化名人珍藏图片及说明。

    丛书不同的系列会收进不同嘉宾的清谈记录,以及节目前后的更多细节,每篇手记都像一个旅行的站点,留存着我和嘉宾共同拥有过的一个个瞬间。不管他们是名人还是百姓,都是我们在那段时光中共同度过的一员。他们带来故事,他们也因为你听到那些最为内心的感受,而倍感生命的丰富。

    电台是故事的天堂,没有来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 详细 >>>

 

  前言

  电台 故事的天堂

  电台是个私密的地方,允许你述说一切。你不知道我和你说话的时候是什么状态。如果饭后一小时以内,我站着,站累了,偶尔跪着。领导看不见的时候,把椅背放下来,躺着。

  躺着说话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时光退回到大学宿舍,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聊天。对了,兄弟只是一种比喻,我们宿舍当然全是姑娘,如今各奔一方天南地北。但是那些同样天南地北的彻夜长谈,会让你觉得人生可以出奇的美好。美好,是因为放松,和人谈话的时候,如果你能够放松,敢于放松,你才能体会什么叫做爽。

  太多的访谈节目把嘉宾绑起来说话。镜头,灯光,掌声----每一个元素都是绳索,你看得见嘉宾的眼泪,但不敢说算是真正窥见了一点点内心。他和你一起微笑,他让你狂笑,甚至比你还不无夸张地憨笑。你很难辨别节目里的每个人,当着那多陌生的面孔和场景,哪一样是真的。

  当然,大部分有水准的名人不屑于在访谈节目的镜头前以表演造势。澄澈的大师很多。不过无论是谁,镜头前的自我,和在朋友面前的都会不同。甚至是,不太可能一样。

  当然,我的节目不是旨在让他们暴露什么,也从不为缠绕哪些八卦找出答案。《环球名人坊》的动机很单纯,尽可能还原名人的平实状态,和他们一起关注最内心的东西。但这往往是最难的。

  我是个主持人,但我工作不是说话而已。在我的访谈节目里,核心任务是消解陌生造成的隔阂,同时轻轻摘掉他们在社会上戴了很久的大小光圈。他们戴了很久,说不累是假的。我的嘉宾不管被社会上的大众认知成什么样,在我眼里都只有一个身份。我把他们当朋友看。在做过我几十分钟的嘉宾之后,很多人的确会身份转化,变为比合作更长久的朋友。

  朋友身上的东西不一定是好的,有时候你会看不惯,但你会从理解的角度给他建议。朋友身上有闪闪发光的一面,你为他自豪但不会问他要签名。因为你们之间有更重要的联系方式,那是一种真正的关切。

  当然,来上《环球名人坊》的人都比我有名,有名得多。要不然进入不了我的采访名单。他们的优秀程度一定是高过我们大部分受众,少有那种还没来得及优秀就已经出名的一小撮人。但是不妨碍我们坐下来谈心。

  谈心,注意,不是谈话。谈话是有级别的,上级对下级,名人对观众,子女对家长。各种级别。

  唯有心没有级别。唯有心没有界限。

  如果一个词语到位,你们的心灵就会对上暗号。只有大脑间的电流接通,说和听才不是分离的状态,你们共同坐在一个磁场里,感应天地玄黄的变化。

  有一位嘉宾没有收录在我这一册的访谈录里,他是个和我父亲同年出生的德国朋友,叫阿克曼。在一开场,我说他是我采到的,第一个比我到中国还早的外国嘉宾。他大笑,因为他到达中国时我还没出生。他是歌德学院在中国大区的总院长,关于这个机构我会在那一期节目里介绍,此刻我们只需要知道,他们的工作是中德之间的文化交流。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他们是德方的宣传机构。他不这么看。

  他说:中国人了解德国再多又有什么用?你和别人交流,不是为了知道什么,是因为不同文化的人在一起合作,可以产生出一种新的东西。通过交流,你才会更好的审视自己。他说他在中国呆了几十年,现在越来越了解中国,也越来越清楚自己是个德国人。

  交流,是人类反观自己的一面镜子。

  没有单方面的对话,对话的过程属于嘉宾,属于我,也属于每一个默默分享的听众。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阿飞正传》里张国荣让张曼玉和他一起看了一分钟的表。看完他说,至少我们是这一分钟的朋友。

  我的一期节目是五十分钟。五十分钟里,我和我的嘉宾面对面,有时候在光线温和的直播间,有时候钻进他们或者整洁或者凌乱的私人房间,有时候拎着采访机出去面对大山。尤其感谢在国际台重整机房之前,钻进密不透风黑咕隆咚的15层小黑屋的那些嘉宾,谈话在这里变成了同甘共苦。

  好的交流让人忽略环境的不爽。从那个让我略带惭愧的小黑屋钻出来,陈佩斯说如果以后有关于莎翁戏剧的探讨,他还愿意来。那个随行的工作人员,大眼睛的小姑娘喻剑萍,本来说好照几张照片就出去的,后来一直就呆在墙角没动过。陈佩斯在谈话里偶尔带到她,她不需说话,就已经是我们交流中的一员。

  有时候常常觉得,我的听众就是这么默默的坐着,和我们共同感应几十分钟里时光的变迁,一切词语覆水难收,一切碰撞如电光火石闪烁在空气里,弥漫出永不再来的微妙。

  当然,如果视线可以穿透电台的墙壁,电波所及的地方是无处不在,无所不为的听众。听节目的时候,可能你在城市里穿梭,也可能道路突然成为一个巨大的停车场,让你免费滞留在想要飞奔的车辆里。或者你赖在床上不想爬下去倒杯水喝,或者你在厨房里手忙脚乱,或者你只是静夜里独自在家,希望能身边听见有个人说说话,而已。

  无论如何,只要你打开收音机,只要你听到我们俩的对话,你就是我们这一刻的朋友。

  当然,你不用和我一样每天都活在电波之中。所以,如果你不在收音机旁,如果你逃离了我们调频所及的落地城市,走进荒芜或者空旷的哪个角落。总之,当我们这帮朋友聊得热闹,而你不在。没关系,就像家里人给你留了饭菜一样,我们把最好吃的东西放在一个小盘子里,等你闲下来,品尝心灵的餐点。

  所以会有这本书-----《环球名人坊》系列访谈实录之一。不同的系列里收进不同朋友的清谈记录,以及节目前后的更多细节,每篇手记都像一个旅行的站点,留存着我和嘉宾共同拥有过的一个个瞬间。不管他们是名人还是百姓,都是我们在那段时光中共同度过的一员。他们带来故事,他们也因为你听到那些最为内心的感受,而倍感生命的丰富。

  电台是故事的天堂,没有来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朋友,有空来坐坐。

  2009年8月21日11点18分

  学院路父母家,占用了我爸的电脑写的

1 2 3

相关新闻

我要发言

NEWS 猜猜看

新闻辩论会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