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彭长城:编辑部的故事

2010-07-02 17:08:18  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编辑:张雪梅   
    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也曾几度面临波折。他更改名称却坚持定位。他是编者和读者共同的心灵养分。


彭长城与主持人邱晓雨

  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读者自己创办的一本刊物,叫《读者文摘》。”

  他也曾几度面临波折。 “不能因为你美国办了《读者文摘》,中国就不能办《读者文摘》,你们为什么不改,你们应改成华尔街、百老汇。”

  他更改名称却坚持定位。“关注中国社会的一种进步,一种文明和一种发展。”

  他是编者和读者共同的心灵养分。 “我个人的生活已经跟读者连在一起了。”

  本期环球名人坊,对话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领军人物彭长城,揭秘亚洲第一期刊的文化传奇。

  彭长城语录:

  “《读者》和风细雨地培养着中国人的一种素质。只有你的素质提高了,社会才有希望。因为社会进步在于人的素质的提高。”

  “办一本刊物,有更多的人可以感受到它,受他影响,比自己一个人研究历史更有价值。历史最终还是要为活着的人服务的。”  

  1982年  美国《读者文摘》的来信

  邱晓雨:大家好,欢迎光临本期环球名人坊,我是主持人邱晓雨。提到彭长城三个字,也许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但是只要在中国的大街小巷上走过的人,一定无法忘记这一道风景:在无数个街头的报刊亭,有一本杂志总是摆在最醒目的位置,这就是《读者》。

  这本1981年诞生于中国西部——兰州的杂志,经过20多年的发展,月发行量由最初的三万册,逐步发展为中国期刊史上第一个月发行量突破千万的大刊,成为继美国《读者文摘》、《国家地理》、《时代周刊》之后,发行量世界第四,亚洲第一的综合类期刊,可以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读者》。就是这样一本薄薄的刊物,竟然创造了中国期刊发展的奇迹,业内称之为“读者现象”,而在读者这样一个文化传奇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我们在对话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长城之后,自然就会找到答案。

  邱晓雨:彭长城您好,欢迎光临环球名人坊。

  彭长城:邱晓雨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邱晓雨:我知道您大学是学历史的,是吧?

  彭长城:对。

  邱晓雨:我能问您几个历史问题吗?

  彭长城:可以。

  邱晓雨:问您几个关于读者的历史问题。

  彭长城:我还以为考我历史呢,请。

  邱晓雨:很多读者可能不知道《读者》幕后的一些事情,所以我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给大家揭秘。相信很多人都记得《读者文摘》转变为《读者》这个过程,但是当时在创刊的时候为什么会叫“读者文摘”,跟美国的《读者文摘》有什么关系吗?

  彭长城:应该说当时选这个名字也有一个特殊的想法吧,这本杂志诞生于甘肃,甘肃是中国西部的一个省份。之所以要办一个文摘类的刊物,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当地的作者力量不够,文化信息量不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想,办一本荟萃百家、汲取精华的刊物比较好,所以就叫“读者文摘”。“读者”这两个字就是说,任何看一本刊物的人,他都是这本刊物的读者;“文摘”就是通过大家把自己看到的刊物、报纸、杂志等上面所有好的文章推荐给我们。这就成了读者自己创办的刊物,因此叫《读者文摘》,当时是这样一个想法。

  邱晓雨:所有看这个杂志的人,都有可能去贡献一份力量。

  彭长城:对。

  邱晓雨:因此每个人无形中都可能成为它的编辑。

  彭长城:对,所以一开始的几期刊物我们自己编的比较多,大家都是从书里、报纸上,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能打动自己的文章推荐了。随着《读者文摘》这个名字的叫响,很多读者都给我们投稿,所以后来的文章选取,更多的是从读者稿件里看到的一些好的作品中进行二次筛选,最后呈现给大家的,就是一本经过大家仔细筛选后的、丰富多彩的的刊物。

  邱晓雨:其实《读者文摘》在当时的名字已经打响了,但是名字打响了又不让用了,我想知道报社内部是谁先知道美国那边来了消息,说这个不能用。

  彭长城:准确来讲吧,就是美国《读者文摘》82年的时候,就是杂志创办的第二年,他们通过律师事务所,直接给我们国家的图书管理机构来了一封信,再由该机构把这封信转给我们杂志社。

  邱晓雨:看到这封转过来的信,您当时是一个什么感觉?是在想我们不要改,还是觉得一定要改?

  彭长城:当时没这个意识。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当时还是改革开放初期,大家对著作权的意识是很淡薄的,而且我们国家的期刊出版有个特点,不是说起个名字以后,要先去商标局注册;而是你办一本期刊,首先要经过国家出版管理部门批准,批完之后这本期刊就能出版,或者不能出版。当时不仅是我们没有这种意识,我们的管理部门也没有,这可能跟当时还处在改革开放初期有关。当时有关部门替我们起草了一封回函,回函是这样说的:美国有《科学生活》,中国也有《科学生活》,苏联也有《科学生活》,不能因为你美国出了,中国就不能办了。同样的,不能因为你美国办了《读者文摘》,中国就不能办《读者文摘》,办什么刊物是我们自己的权力。今天把这个说出来之后,大家就可以想象到,改革开放实际上打开了我们整个国家的一个封闭的大门。

  邱晓雨:就是当时还在想,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干你的事,我干我的事?

  彭长城:是这么回事,就是说我们出一本刊物,你美国人跑来干涉我们,当时从某种意义还觉得,这挺奇怪的,而且还觉得美国人的手伸的也太长了。

  邱晓雨:义愤填膺。

  彭长城:对,是有这个感觉。

  名字还是要改的,长痛不如短痛

  彭长城:实际上我们国家从82年,《商标法》已经开始缓慢出台了,不过真正的实施隔了一段时间。国家本身对《商标法》就不宣传,《商标法》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保护注册在先的原则。美国读者文摘在我们还没有这种商标意识的时候,就是在我们国家《商标法》颁布之前,就已经把《读者文摘》在中国的注册商标申请,递给了国家有关管理部门,这个商标我们真是不能用了。

  邱晓雨:我印象里面有一点悲壮,当时那么多人喜欢《读者文摘》,然后突然有一天《读者文摘》上面说,我们要变名字了,要征集新的名字,很多人当时蛮难过的。你们作为这个期刊的创办人,心里怎么想?

  彭长城:实际上从80年代后期开始,在我们意识中,就已经有更改名字的想法了。因为毕竟一个刊物,老是纠缠在这种商标纠纷中间,不是个好事情,但是在我们跟有关部门协调的过程中,很多人觉得《读者文摘》这名字挺好,他们就说没关系,走一步算一步吧,是这么一个情况。

  所以当时改名的意识我们还是有的,在改名的过程中,我们也是充分征求大家的意见,推荐了很多很多名字。而且有很多人对美国《读者文摘》的做法是义愤填膺的,就说你美国《读者文摘》为什么不改名,你们改成百老汇、改成华尔街,跟我们中国有啥关系,这种想法还是占了很大一部分的。但是从我们发展来讲,还是希望改,尽管这个名字我们已经很熟悉了,我们的读者也很熟悉了,它已经成为大家认可的一个优秀文化刊物的标志,但是要更好的发展,名字还是要改的,尽管你不愿意,还是要痛下决心,长痛不如短痛,一下子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邱晓雨旁白:随着影响的迅速扩大,读者文摘也受到了美国《读者文摘》的压力,被迫更名,这件事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而彭长城和编辑部处在漩涡的中央,美国方面一催再催,国家商标局表示仲裁无法拖延,希望杂志尽快更名。

  征名启示发出去了,读者来信向雪花一样飞进编辑部,彭长城负责征名的收集和整理,看过一封封深情来信,他在好几个夜晚难以入睡,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1993年6月1号印刷的最后一期《读者文摘》的封底上有几行字非常醒目,他们是读者自己的杂志,《读者文摘》更名为《读者》,方针不变,宗旨不变,风格不变。当时任杂志主编的彭长城会如何回望《读者》更名前后的一段日子呢?

  彭长城:《读者文摘》基本上把一个刊物限定为文摘类的刊物。但是“读者”的概念很大,我们可以这么理解,看书的人是读者,看杂志的人是读者,看报纸的人也是读者。在我看来,“读者”这一的概念本身就是一种知识的传承者、知识的接受者和知识的载体,所以这个名字应该是改的比较好。

  邱晓雨:对,既然改过来了,那么以后的路就更宽了。

  彭长城:对,改名的过程中,很多人关注这本刊物,它于93年7月份更名,93年下半年的印数就有所提高,95年这本杂志就达到了其发展过程的一个高峰,其发行量达到四百万册。

1 2 3 4

相关新闻

名人访谈
v 王瑶:站在新闻摄影的世界之巅 2010-07-02 16:36:04
v 高空行走---“达瓦孜”传人阿迪力 2010-07-02 15:52:09

我要发言

NEWS 猜猜看

新闻辩论会

新闻首页 | 最新 | 国际 | 时政 | 评论 | 图片 | 直播 | 环球媒体连连看 | 国际调查局 | 联合博 | 世界观 | 专题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