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廖昌永:光脚步入音乐殿堂

2010-07-02 17:27:14  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编辑:张雪梅   
    他光脚踏入上海音乐学院。他曾在国际乐坛被受质疑。也曾在内心充满挣扎。但却最终问鼎世界级声乐大奖。是谁推动他一路前行。是谁带给他音乐梦想。

  他从中国农村走向世界。“在我们这种环境下的孩子,基本上没有音乐梦想。”

  他光脚踏入上海音乐学院。“老师选完了学生,我还没被老师选上,其实是班上最后没人要的学生。”

  他曾在国际乐坛被受质疑。“艺术指导说:多明戈让你唱《游吟诗人》,他疯了。”

  也曾在内心充满挣扎。“唱到一半的时候就觉得不想唱了。”

  但却最终问鼎世界级声乐大奖。“给他一个感觉是什么呢,就是中国人太了不起。”

  是谁推动他一路前行。(邱晓雨:为什么非要一个月的时间把它拿下来? 廖昌永:那是受刺激了。邱晓雨:受谁刺激了?)

  是这帮助他走出困境。“廖昌永:每个月寄50块钱。邱晓雨:匿名的吗?廖昌永:匿名的。邱晓雨:那你能想到是谁吗?廖昌永:想不到,真想不到。)

  是谁带给他音乐梦想。(邱晓雨:就是为了见他去参加这个比赛?廖昌永:基本上是。)

  本期环球名人坊对话亚洲第一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回望他从山村走向世界的非常心路。

  廖昌永语录:

  我们现在缺少一个有真正国际地位的,国际一流的歌剧院。需要这么一个团队,真正是跟国际接轨。

  现在中国人对中国人要求比外国人对中国人要求其实更高,狂妄自大是不可取的,但是妄自菲薄也不可取的,对我们的发展其实都不利的。我觉得还是应该要平和一些。

  光脚走进上海音乐学院

  邱晓雨:各位好,欢迎进入本期《环球名人坊》,我是主持人邱晓雨,今天我们的嘉宾廖昌永,是目前在世界歌剧舞台上,少数几位杰出的亚洲歌唱家之一,音乐大师多明戈对他有过这样的评价:这是我所见到过的最优秀的男中音。

  而挪威的宋雅王后,也曾在一次大赛之后激动的说,廖昌永是历届参赛选手中最伟大的歌唱家。但是作为一名歌唱者,廖昌永拥有的并不仅仅是这些灿烂的荣耀,还有他跋山涉水走出童年的小山村,登上世界舞台的艰苦历程。下面就让我们跟随他的记忆一同回首。   

  邱晓雨:你好,廖昌永,欢迎光临《环球名人坊》。

  廖昌永:你好,你好主持人。

  邱晓雨:我们这个节目呢是采访的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力的一些人物,所以第一个问题是想问您,您觉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是被世界认识了?

  廖昌永:就是应该还是93年我第一次参加这国际性的演出,就是在朝鲜,4月之春艺术节,得了演唱金奖,第一次出去演出,好象看到都是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觉得平时他们都是我的偶像,那么跟他们一起演出,我还在那儿获奖,我觉得那次给我印象蛮深的。

  邱晓雨:之前在看您的资料的时候,也看有好多材料说,廖昌永现在在国际上是和大师比肩的一个人物,但是当时也曾经走过一段特别曲折的路,说您当时进学院的时候是光着脚进去的,我想知道这是比方还是真的?

  廖昌永:光着脚倒是是真的。

  邱晓雨:真的?

  廖昌永:因为那天刚好碰巧下雨了。

  邱晓雨:那很多人那时候都会光脚。

  邱晓雨旁白:1968年10月,廖昌永降生在四川省成都市郫县的一户普通农民家中,而在他童年时父亲的辞世,令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见肘。与母亲和姐姐相依为命的廖昌永,在没有受过系统音乐教育的情况下,光脚走进上海音乐学院的故事,让很多人为之惊叹。

  邱晓雨: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开始不是受到正规音乐教育,比如说从小受音乐教育的人,后来也会有关于音乐的梦想,您当时也不是从小受这种教育吧?

  廖昌永:不是。

  邱晓雨:那怎么敢考一个这种专业的院校呢?

  廖昌永:我觉得还是热爱吧。

  邱晓雨:从什么时候开始热爱的?

  廖昌永:小时候在农村,那个时候有知青文艺宣传队,所以那时候就跟着他们一起跑,他们到哪儿演出,我们就追到哪儿去,那也是知青宣传队的小fans,所以那个时候跟着就到处跑了,一直蛮喜欢的,像看电影啊,看完之后,这电影放完,基本上这里面的歌我基本上都应该会唱了。

  邱晓雨:7、8岁之前你就开始受到他们的那些教育了?

  廖昌永:对,《杜鹃山》,革命现代京剧,对,我第一次上台唱的时候,就是差不多5岁左右,5岁多一点点,跟着我姐姐她们一起,到了后来开始像关牧村他们那一批开始唱歌,到后来中央电视台有《九州方圆》,那时候要推举,有很多这种,什么穆轩普、申宝利、朱美英一批的这种,所以那个时候给我印象也蛮深的。

  再后来就是80年代初期的时候,有一帮人在外边去获奖,比赛完回来之后,电台、电视台也有很多这种音乐推广,会跟大家讲,现在全世界有10个最有名的男高音,他们都唱的些什么作品,或者像汪艳艳他们在国外比赛,比赛完了回来开音乐会了,马上电视里面转播,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些好象跟我小时候看见的音乐好像不太一样,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蛮能打动,不一定我们能够听得懂。

  最有意思的是,我看见卡拉斯的一个音乐会,是在电视里边,他唱什么我听不懂,一点听不懂,但是他居然能够让我听的眼泪都可以听出来的,所以我觉得这个蛮奇妙的。

  邱晓雨:那时候你就觉得想去唱这样的歌,还是只是觉得它很美好?

  廖昌永:这种,像在我们这种环境下的孩子,基本上没有音乐梦想,就是你可能想,这个东西太好了,但是这是遥不可及,你伸手摸不见的东西,所以我当时我决定要学唱歌的时候,我们周围人都觉得挺怪,天……,跟你生活太遥远了,包括我后来考上音乐学院之后,家人为我送行什么,我们家里还有亲戚说,你好好学,好好学,以后,我们对你要求不高,你以后能成为歌星我们就高兴了。

  邱晓雨:这要求还不高,这要求多高啊。

  人家都选完了,我还没老师选

  邱晓雨旁白:尽管在廖昌永的描述当中,那个童年已经和他对音乐的热情连接在一起,但是想要从一个没有音乐梦想的孩子,变成正规音乐院校的学生,他除了拥有天赋,还需要付出很多东西。

  廖昌永:我决定要学音乐的时候,我还是去找了一个老师,在四川省歌舞剧院找了一个老师。

  邱晓雨:你说你是一个没有音乐梦想的孩子,在小的时候,后来那会儿才可能开始有一些想法了,老师会怎么评价你?

  廖昌永:他觉得我蛮特别的,就是跟他很多学生不一样,就是我的音乐记忆力非常好,第一次到他家去的时候,他跟我听一个音,听两个音,听三和弦,我都能把音找出来,就是从来没有经过这种训练,他就觉着就很奇怪,他居然三和弦也听得出来,就是音乐的这种敏感度还是很高的,就是在打节奏,打很难的节奏,我也能模仿出来,所以他觉得好象可以的,这个最起码的学习音乐的这种基础还是有。

  那么再加上后来嘛,他就觉得我很用功,刮风下雨没有一天是迟到的,他说这个,如果有可能下刀子,他也会到的,可能还是对我这种比较执着的这种精神比较赞赏吧,当然音色他还是喜欢的。

  邱晓雨:所以他觉得是可造之材。

  廖昌永:对。

  邱晓雨:经过培训就进了专业的院校,但是进了院校,是不是像你当初想的那样,比如说都很美好,终于进入到了我梦想的地方?

  廖昌永:确实刚进去时是有点失望的,因为我在上音乐学院之前,考大学嘛,呆在屋里,太累了,翻翻小说,翻到一篇文章写上海音乐学院的,把音乐学院描绘的非常美,这里边有小山,同学们在草地上打羽毛球,这个琴房里边拉着这个漂亮的窗帘,我去一样都没看见,这个当时确实是觉得比较失望。

  但是去了,很快,我觉得我是四川地区,唯一一个考到上海音乐学院去的,所以两百多个孩子,我一个人考去了,那也是百里挑一的。去完了之后一上课,大家要唱个音乐会,要让老师们了解一下看哪个好,老师喜欢哪个学生,人家都选完了,我还没老师选。

  邱晓雨:大家都要每个人唱一部分是吧?

  廖昌永:对,每个人会唱给老师听一听,所以唱完之后就一直没老师选,到最后分到一个,由系里安排分到一个年轻教师那去了,那当时就觉得有点,是不是有点什么不好。

  邱晓雨:自己也找不到完全的原因是吗?

  廖昌永:对,因为不懂,虽然这个是最基础的音乐训练了,但是到最后才知道,其实是班上最后没人要的。

  邱晓雨:在那一段求学的过程当中,你肯定也有一些有孤独有压力的时候吧?

  廖昌永:孤独是肯定的,压力吗其实对我来讲,我倒也没有觉得,因为倒是也是因祸得福了,老师没有要,完了之后呢分给青年教师,这个老师呢一直对我很好,他从意大利留学回来以后,我是他第一个本科生,所以我们俩合作其实挺好的,我对他完全是信任的,所以我们俩差不多,我半年以后一直是我们班上第一名。

  邱晓雨:可是是不是在音乐学院那样一个地方,你不是音乐世家的孩子,会稍微有一点点自卑?

  廖昌永:倒不是那种,我是觉得平时大家一起出去要吃饭啊,或者一起要聚会啊,不能让人家一直请吧,你比如说我们四个人一块去吃饭了,今天你请,明天他请,轮到我这,你说你不请人家,你这不行吧,你去请人家,你又经济上承担不了,所以我那时候倒是蛮少去跟同学一起聚会,所以那时候大家觉得廖昌永这人怎么那么孤傲,也不喜欢跟大家一起玩儿,也不喜欢跟大家一起出去,那没条件嘛。

  邱晓雨:人都说艺术家是需要磨炼的,就这种经历,对你今后发展,比如说不管性格,还是你领悟东西,对艺术的感觉,应该也算是一个好的事情吧?

  廖昌永:经历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个财富,一直在蜜水里长大的孩子,可能不会体会到这种,像自己女儿,我就跟她讲,她会不理解,我跟她说,爸爸那时候没饭吃,她说:那你去买啊。

  邱晓雨:小孩不理解。

  廖昌永:对,她理解不了,这个我觉得在我的音乐创作当中,我能够体会到有很多,可能别人不一定能够体会到的东西。

1 2 3 4 5 6

相关新闻

名人访谈
v 彭长城:编辑部的故事 2010-07-02 17:08:18
v 王瑶:站在新闻摄影的世界之巅 2010-07-02 16:36:04
v 高空行走---“达瓦孜”传人阿迪力 2010-07-02 15:52:09

我要发言

NEWS 猜猜看

新闻辩论会

新闻首页 | 最新 | 国际 | 时政 | 评论 | 图片 | 直播 | 环球媒体连连看 | 国际调查局 | 联合博 | 世界观 | 专题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