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迟子建:写作是一场恋爱

2010-08-10 15:00:08  来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编辑:孙亚萍   

  女性写作更感性、更执着

  邱:像你的文字,很多人都觉得既忧伤,又温暖,又不绝望,这种感觉跟北极村的那种地理环境有关系吗?

  迟:也许有,还跟个人的性格气质有关系,每一篇小说确实都散发着作家自己的体温。大兴安岭那个地方,每年有半年是冬天,天黑得又早,下午三四点钟天就黑了,冬天的时候,早晨8点钟太阳才出来。我觉得在那样一个环境中,人特别容易爱幻想,也特别渴望着在寒冷之地得到温暖。

  邱:我记得你去达尔文市时,有一个女市长问你:作为女性参与社会生活和文学创作,会和男作家有什么差别?

  迟:作为作家来讲,女性的写作可能更感性,更直接,更大胆一些,男人毕竟跟我们性格气质还是有微妙的差别。女人做事情也更执着,所以人家不是说吗,在爱情当中最容易受伤的是女人,那歌不也这么唱的吗?我觉得在写作当中,可能也是。女人是偏向执着的,因为写作也可以称为是一场恋爱,你是在跟自己的作品,做着一种永无归期的拥抱。

  飞出蝴蝶的盒子

  邱:《世界上所有的夜晚》(该小说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一开始带来的肯定都是比较揪心的东西,一点一点化解,本身男主人公的职业跟魔术有关系。从剃须刀的盒子里变出一只蝴蝶,这个结局是你在写着写着找到的,还是最开始你觉得一定要有这样一个东西?

  迟:我从开始就有这种意向,当然我没跟媒体说,这是一个事实。我爱人去世以后,我确实保留着他的剃须刀盒,是一个很大的,像小说当中描写的那种黑盒子,那里面还有他的胡须。

  邱:你有一个描述,让我觉得突然就变得不一样了,就是那个是连通着他的血液的。

  迟:是,胡须还残存着他的血液,让我觉得他还有呼吸。他去世刚好是8年了,我有的时候会打开那个盒子,觉得挺奇妙,我老觉得我打开的一瞬,那里面会有什么变化,所以我是很自然地写到了这样的结尾。我真的觉得会有一只蝴蝶飞出来。小的时候去森林里捉蝴蝶,会把捉来的蝴蝶放到一个药盒里。那个山楂丸的药盒是方方的,跟剃须刀的盒子一般大。有人说我可能是写到最后,情不自禁让它飞翔出来,其实这是有生活基础的。

  生活是不可改变的,生活你只能去承受。承受个人的苦难和不幸的时候,你要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大的苦难和不幸,这个时候个人的苦难和不幸,就会变得小,变得轻。

  中国作家与世界

  邱:去了那么多国家,跟他们交流,你觉得在那些人眼里面,中国文学作品是什么样的?

  迟:他们对中国的尤其当代文学可能隔膜还比较深,了解得少,跟我们对外国同步的当代文学的了解,相差大概是10比1的比例。从翻译的角度、数量可以证明。我想,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经济是改变社会、让世界对你刮目相看的一个方面,但文化其实更重要。我觉得国外对中国当代文学确实很陌生,而且对它的译介,可能也有局限。这跟整个全球化进程有关,一些流行读物占据了市场。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看到更多真正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一些作品。

  比如说你刚才提到的,你访问的这几个作家(张贤亮、韩少功、莫言、王安忆、阿来等),也都是我特别喜欢的,像张承志有独立的精神气质,而且他甚至带着一种决绝的姿态,我很尊敬他。我还特别喜欢张洁,她那种气质是真正的从内到外的美好。我觉得西方人如果更多的译介这些作家的作品,他们会对中国当代文学产生不一样的认知。这是一批有独立人格和想法的知识分子。

  采访手记:那一股淡淡的哀伤

  几乎所有的嘉宾在我采访之前都没机会见面和沟通,陌生带来的恐惧让我觉得自己像在相亲,不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马东让我看过他对迟子建的专访,她留给我的印象是平和质朴并且易于接近的,按理说我不应该怕。但还是有一点。

  一个娇小的女人开了门,笑容礼貌而明朗,但可能出于我的心虚,我听见的声音竟然显得有一点点威慑力。她早晨没有去开会,就在屋子里等着我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和迟子建说话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哀伤就一直萦绕着我。也许我们确实在谈论着这世上的哀伤,那正在消逝的部族,已经流逝的岁月,和生命中不可能躲避的苦难。如果不是迟子建,也许这些东西的解读会是另外一番感觉。

  她就是这样淡淡地坐在你面前,目光不急不缓地流淌。作为一个女人,我觉得如此脆弱的生命要生成菩萨一样的胸怀,必然要经过一段颠簸的路。所以,我想知道一个人,怎样才可以在不美满的命运面前平抚自己,让心灵通透而广阔。

  但我不太敢纠缠更多的生活细节,那样会太残忍。

  采访完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那动作既像是展翅欲飞,又像是张开怀抱。我差一点就上去抱住她。这么一个女人,不把她的生命转化成一摞一摞的书籍,又能有什么更好的方式让她所散发的气息流转呢?(邱晓雨)

  人物简介:女作家迟子建

  迟子建,黑龙江省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1964年元宵节出生于黑龙江省漠河县北极村,1983年开始写作,至今已发表作品500多万字,出版著作40余部。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树下》、《晨钟响彻黄昏》、《伪满洲国》、《越过云层的晴朗》、《额尔古纳河右岸》,小说集《北极村童话》、《白雪的墓园》、《向着白夜旅行》等。她获奖无数,其中,《额尔古纳河右岸》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作品被译为英、法、日、意大利等文字在海外出版。


1 2

相关新闻

我要发言

NEWS 猜猜看

新闻辩论会

新闻首页 | 最新 | 国际 | 时政 | 评论 | 图片 | 直播 | 环球媒体连连看 | 国际调查局 | 联合博 | 世界观 | 专题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