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大陆美食赴台常跑味儿 台湾师傅学不到手艺

2010-12-28 16:17:40  来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编辑:韩基韬   

当做招牌菜宣传的淮扬烫干丝,实物只有一根牙签高,四口就吃完了

  王瑞瑶

  几个月前参加了台湾第一家陆资餐厅“冶春茶社”的记者会,来自大陆扬子江集团的杭董请我吃了红楼宴,排场与料理都令我惊艳。但许多朋友却跟我抱怨,这家大陆餐厅既难吃又昂贵。于是我找了个中午,又悄悄前往,发现它的问题不止于此。

  菜品昂贵味道不对

  作为招牌料理而被大大宣传的淮扬烫干丝,一盘开价200元(新台币,4元新台币约合1元人民币),端出来时令我傻眼。干丝小小一堆,高度仅一根牙签长,虽然它刀工比牙签还细,但夹了四口就没了。苏式熏鱼的味道很好,咸甜适中且烧制入味,但上素烧鹅就咸到不能入口,退了菜再出一次,还是咸到不行。之前杭董在记者会上,曾向我夸口的扬州面点,让我跌破眼镜。翡翠烧卖一笼3颗100元,虽然薄皮透出翠绿,但形状很不细腻,好像芭蕾舞者跳了一整夜《天鹅湖》,发乱裙塌。咬一口,飘出荠菜香,但油味厚且腻,吃了一个便不想吃第二个。

  至于扬州最有名的三丁包,3颗卖120元,折子打得多,模样很漂亮,但不代表味道跟形状一样高人一等。馅料极少,肉、笋、菇都少得可怜,而且无鲜、无咸也无甜,淡而无味,与记忆中美味的扬州三丁包是两回事。一碗160元的葱开拌面让我大开眼界,原来扬州所谓葱开,竟是酱油猪油拌在面上,撒些葱花,以及泡开的虾米,这与我在台湾吃到的葱花与虾米爆炒到极香的葱开拌面有很大的出入。

  台湾师傅学不到手艺

  除了料理贵到一种境界以外,“冶春茶社”的服务也达到一种“无我之界”,明明是两人入座,原先摆在桌上的四人餐具却收掉了三人份。小菜上桌,发现少一只汤匙,狮子头来了,却少一个小碗。最奇特的是,明明放眼望去有四五名服务生远远站着,但你怎么招手,他们就是看不到你,人在,眼在,心却完全不在。

  记者会上杭董引以为豪的自家设计的古装制服完全不见,以白衬衫加黑背心取而代之,有人的黑背心后面居然还印有“开平餐饮”四个字。就算冶春与开平合作也不该不换制服,这种服务水平,对开平对冶春都是极大的伤害。

  在等菜的空当溜到开放厨房前,与一位职位看起来比较高的服务生聊天。他说大陆师傅不能久留,因此出菜的质量不一定,“像前一阵子大陆师傅在的时候,每一道菜都要看过才能出,把关很严,现在没有,所以客人评价有高有低,差异很大”。我问:“为什么大陆师傅不在菜就不行?难道台湾师傅学不会吗?”那人压低声音说,大陆师傅什么都不肯教,像做点心的,一人打馅,一人做皮,关键全捏在手里,台湾师傅根本学不着。

  荒腔走板的扬州料理,配上有眼无珠的服务,害我没有勇气再点一盘要价300元的扬州炒饭,付了1914元,带着一肚子气与没有吃饱的感觉速速走人。

  我好几次到大陆采访美食,每次都是满载而归,不光肥满了一大圈,对于大陆餐饮的突飞猛进更是印象深刻,很想早一点在台湾也能吃到这些大陆名店。不过早年登岛的大陆名店都没有好下场,例如最有名的谭鱼头,台湾分店发展奇特,不但卖麻辣鱼头,还出现意大利面、养生饮品等不相干的料理,令人感到错乱而不解。

  从冶春目前在台湾的状况与市场评价来看,管理大有问题。未来大陆餐厅来台要面对的硬仗不是门外的同业,而是门里面的自己人。

相关新闻

我要发言

NEWS 猜猜看

新闻辩论会

新闻首页 | 最新 | 国际 | 时政 | 评论 | 图片 | 直播 | 环球媒体连连看 | 国际调查局 | 联合博 | 世界观 | 专题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