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连胜文心留余悸找保镖

2011-01-04 09:26:20  来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编辑:韩基韬   

连胜文在妻子蔡依珊陪同下出院 

  本报记者/韩朵朵

  11月26日遭到枪击的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之子连胜文,在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后,日前出面接受媒体采访。回忆起遭到枪击的过程,连胜文仍心有余悸,并痛骂那些散播阴谋论的绿营人士“没人性”。

  连战关起门痛哭失声

  一个月前,连胜文在帮助国民党人士竞选拉票时,遭到绰号“马面”的黑道人士枪击,子弹贯穿脸部,但幸而没有打中要害神经捡回一条命。接受采访期间,连胜文脸色苍白,不断咳痰、擤鼻涕,显得十分虚弱。他自嘲说:“过去这一个月来,我一定是全台湾吃粥吃得最多的人。”由于下颚咬合受影响,连胜文现在吃东西只能小口小口吃,比如一片一片吃青菜,一次只能咬1/3个葡萄。

  对于枪击案当晚的情形,连胜文回忆说,中枪后他严重耳鸣,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问身边的人“我怎么了?”旁人只说“擦伤”。后来他摸自己脸颊,摸到两个洞,还一直流血,当时他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活着看到我的妻子跟小孩。”

  在被救护车送往台大医院的途中,连胜文开始觉得头晕,因为大量血液流入胃部、肺部,他一直不断咳嗽,咳出大量鲜血。那一刻,连胜文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便赶紧请身旁友人拨电话给妻子蔡依珊“交代一言”:“no matter what happened, please remember I love you(不管发生什么事,请记得我爱你)。”

  连胜文眼中的父亲连战,个性沉稳、坚强。但姐姐连惠心事后跟连胜文说,枪击案后连战等儿子手术完成后回到家已凌晨两点,可能是心情稍微松懈,突然百感交集,一个人哭得非常伤心。在连胜文印象里,父亲第一次落泪是祖父连震东过世时,这回是第二次。除了连战,枪击案对连家其他人也影响很大。母亲连方瑀和妻子蔡依珊老做噩梦,非常容易受惊。蔡依珊甚至不敢上超市买菜,怕人说“你看都可以出来买菜,枪击案一定是假的”。

  物色保镖保护家人

  对于自己能活下来,连胜文形容“真的是百万分之一的机会”。而对于绿营人士攻击枪击案造假、讽刺为“最完美一枪”,连胜文气愤难平。他痛批说:“绿营人士如果愿意跟亲人、好友永别,做枉死的孤魂野鬼,可以自己去试一试,看有没有可能打成‘完美的一枪’?”连胜文反问:“这个世界上,包括国民党内,有任何一个人值得我去做这种事情吗?朝自己开枪,让我的妻儿变成孤儿寡母?”对于他养伤期间,有人伪造他的签名去逛画廊,他直斥对方“政治豺狼”、“没有人性到极点”。

  连胜文痛批外号“马面”的凶手林正伟“满口谎话”。他指出,造势晚会当天,包括主持人及“立委”林德福介绍他时就至少讲了三次以上,现场数千民众都知道连胜文要上台讲话,而且他身上穿着绣有“连胜文”的马甲,怎么可能认错人。“马面”声称杀人动机是“为了十几年前的土地纠纷”,连胜文称:“这是把所有人都当白痴!”

  连胜文坦承自己现在心里还会害怕,这起事件到底会不会有后续;是不是还有更多人涉入其中;如果这是集团式犯罪或有其他政治动机,会不会对他和他的家人有进一步危害。为了以防万一,连胜文已经在物色保镖人选,“我不指望靠当局,要靠自己来维护自身及家人安全”。

相关新闻

我要发言

NEWS 猜猜看

新闻辩论会

新闻首页 | 最新 | 国际 | 时政 | 评论 | 图片 | 直播 | 环球媒体连连看 | 国际调查局 | 联合博 | 世界观 | 专题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