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欣赏摄影广场春秋演义人间书话书行天下东西边上一叶人生视野人物走笔展演厅文化播报华夏论坛华夏特刊音画馆艺术传播风俗地理人文历史往期回顾首页
编辑:  王瑞芳
“神思”与文学幻想相契合
  长期以来,我们碰到了两方面的困难。一方面,不知如何把“神思”、“入神”说这些中华民族的精粹介绍给域外读者;另一方面,面对西方文本谈论文学幻想时那些缥缈游离、看似相识却又吃不透、把握不住的概念和语词而头痛。

作者:史忠义

  “神”是中国古典文论和文学批评的重要概念和范畴。中国诗人和诗论家关于“神”有许多思考。“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可谓总的定义,说明“神”是表达人与自然物最高本质力量的象征或形容。刘勰“鉴周日月,妙极机神”的“机神”指的是客体之神,“神思”则讲的是主体之神。《神思》篇说:“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其思理之致乎。”形象地描写了神思的审美形态。唐王昌龄把“神”、“兴”、“意”三者联系起来,强调“养神”的重要性:“神安”才能“兴情”,“兴情”而后方可“立意”。换言之,“兴发意生”即是主体之神运行畅通、“万途竞萌”的表现。不过,王昌龄的“睡大养神”是对神思的消极等待,而释皎然的“苦思”和“精思”却体现了积极调动主体之神的精神。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中,有七篇突出了神,《精神》一篇更是对主体之神的全面表述。杜甫从自己丰富的创作实践出发,一方面强调“学”是对主体之神的充实和修养,“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方面又强调“感”的作用,感物而生兴,兴而有神,感兴是对内藏主体之神的激活。中国古代诗人或以形写神,“体物而得神”;或传神赋形,追求“无迹而神”。针对宋诗主理的弊病,严羽义无反顾地高举起“诗而入神”的旗帜。他继司空图之后,集中强调了“无迹可求”、“气象浑厚”是“诗而入神”的审美态势。他以为,“惟在兴趣”,“惟在妙悟”,诗才能入神。“神思”和“诗而入神”的美学思想对后世影响很大,明清很多优秀诗人都向往“诗而入神”的最高的审美境界。王士祯的“神韵”说,王国维的“无我之境”和“造境”说,都是对“神思”和“诗而入神”思想的继承。

  “文学幻想”是西方诗学的一个重要概念,在现代文艺学和文学批评中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长期以来,我们碰到了两方面的困难。一方面,不知如何把“神思”、“入神”说这些中华民族的精粹介绍给域外读者;另一方面,面对西方文本谈论文学幻想时那些缥缈游离、看似相识却又吃不透、把握不住的概念和语词而头痛。把巴什拉尔的《幻想诗学》(或《幻想的诗学》,LaPoétiquedelarêverie)译成《梦想的诗学》即是后者的一例。我们很少想到把“神思”、“入神”与文学幻想贯通起来,其实,它们的研究对象、范畴和批评实践的范围是相契合的,Rêverie即是神思。以巴什拉尔为代表的客体意象批评,不仅追踪文学意象的发展轨迹,更探讨这些客体的神韵。而日内瓦学派的主体意识批评,明明白白地专注于创作者主体精神活动精神特征的挖掘,矢志不移地探索主体之神。德国罗曼语文献派的批评家斯皮策写过约800篇风格研究方面的论文,他一如既往地追踪风格背后的“精神源”,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对主体之神的挖掘,有时亦兼及客体之神。他们都是20世纪闻名遐迩的大批评家,都写出了沉甸甸的传世之作。严羽谈论诗何以入神时提到的两个重要方面,一是“惟在兴趣”,一是“惟在妙悟”,前者即是通过intuitions的途径,后者则是通过contemplations的途径。Intuitions必然依赖诗人主体或批评家主体的“情性”(lanaturedel homme poèteoucelledel homme critique),而contemplations即是“悟”和“妙悟”这一过程。Intuitions和contemplations是西方文艺学和美学里两个内涵十分丰富的概念。Extase一词常常令人一筹莫展,其实它就是“入神”,兼有“入神”这一过程和“入神”后大彻大悟两个阶段的审美形态。“气象”即是今日的“风格”之意。Dépassement和élévation则分别意指文学幻想这种审美体验中的“超越”和“升华”。西方诗人经常追求、批评家经常神往的unmondequin estnilemienniceluidel objet,quiestàlafoislemoietl objet,oùl êtreéquivautlenon être,不就是中国古代诗人所追求的“非我非物、亦我亦物、有无齐观”的境界吗?诗人兰波曾经慨叹:“Lavraievieestabsente.”那是一个多义的感慨。现代西方的poétiquedel absence(“缺”的诗学)就包括了对“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和“无迹可求”那种令人神往的审美境界的理论探索和总结。

  “神思”和“入神”说与文学幻想当然也有区别。笔者以为,它们的区别主要是思想渊源不同、哲学基础相异和幻想对象即题材差异方面的区别。中国“神”的观念发生于初民对大自然现象的观察和臆测,随后进入哲学领域。最早在哲学领域应用“神”这一观念的是《周易》和见于《管子》中的宋鈃、尹文学派的《心术》、《内业》等篇章。道家哲学和儒家哲学都承认有客体和主体两种“神”的存在。从《庄子》到《淮南子》再到佛学的“形神”说,也对后来的“体物得神”以及“神思”和“无迹而神”都产生了影响。而文学幻想的一些主要概念如“直觉”和“凝思”等的背后,则有着西方形而上哲学思考的影子。Extase的本义中更有对被偶像化的宗教化的造物神的纸醉神迷。“体物得神”主要是就广义上的咏物诗而言,而文学幻想的某些对象如“女人的玉体”、异国情调、骑士幻想曲、情感幻想、原始幻想等题材,中国古代诗歌中则鲜有它们的痕迹。然而,追求诗性思维之神和客体之神的审美追求是相通的。

  关于“神思”、“入神”和文学幻想的理论思考很多,分析文本及其创作主体如何“神思”、“入神”和文学幻想的批评实践更多。我国关于“神思”的思考已有1400多年历史,追求“得神”的创作历史更长。洛桑大学的阿尔诺·特里佩教授曾讲授过从龙沙到波德莱尔到超现实主义诗人的文学幻想。许多论文、专著、博士论文都以文学幻想为主题。诗人们的“神思”或文学幻想千姿百态,千差万别,令人目不暇接。要贯通古今中西在这一领域的诗学思想以及更多的诗学概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仅要融会中西方的理论文本,还要比较分析具体的批评文本。这种沟通一定会给当代文艺学和当代文学批评带来新的思路。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东西边上
v 看美国文化在北京的72变 2004-07-05 15:12:33
v 罗念生与奥林匹斯诸神同在 2004-07-02 17:36:49
v 浪漫,中国女人的软肋? 2004-06-30 10:12:45
v 一种文字的复活(独家 2004-06-28 11:46:03
v 东方的饮食与西方的男女 2004-06-25 09:21:32
v 鲁迅、钱钟书讥国画之弊 2004-06-22 13:37:36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