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欣赏摄影广场春秋演义人间书话书行天下东西边上一叶人生视野人物走笔展演厅文化播报华夏论坛华夏特刊音画馆艺术传播风俗地理人文历史往期回顾首页
编辑:  杨冬霞
千古绝唱-邓丽君古词专辑《淡淡幽情》(下)
    这是一张最具邓氏特色的专辑,充分彰显出邓丽君情歌演唱的绝代才情和旷世才华。多年来,这张唱片一直被发烧友们作为完美人声的试音碟...

  

胭脂泪(词牌:乌夜啼)

词 李 煜(南唐) 曲 刘家昌 编 奥金宝

  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 留人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乌夜啼》原为唐教坊曲,又名《相见欢》、《秋夜月》、《上西楼》。三十六字,上片平韵,下片两仄韵两平韵。 谢:凋谢。 胭脂泪:指女子的眼泪。几时重:何时再度相会。   

    此词将人生的无限怅恨寄寓在对暮春残景的描绘中,是即景抒情的典范之作。

    起句“ 林花谢了春红 ”,是伤春惜花之语;而续以“太匆匆”,则使这种伤春惜花之情得以强化。春去匆匆,其中不乏人生苦短、来日无多之喟叹。“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是说花命还是说人命?无论花命人命,如此都已不堪。无奈!无奈!换头“胭脂泪”三句,转以拟人化的笔墨,表现作者与林花之间的依依惜别之情。花本无泪,实际上作者移情于花。“留人醉”至“几时重”,写出了人与花共同的希冀和自知希冀无法实现的怅惘与迷茫,读此可以使人心灰。 结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涵盖了整个人类所共有的生命的缺憾,境界顿出。

  

  人约黄昏后(词牌:生查子)

词 欧阳修(宋) 曲 翁清溪 编 东 尼

  去年元夜时 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 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 泪湿春衫袖


    此调原为唐教坊曲,又名《楚云深》、《陌上郎》、《绿罗裙》等。

    此词亦见朱淑真集,南宋曾《乐府雅词》以为欧阳修作。曾氏曾将欧词中诸多可疑者尽予删芟,而不疑此词,其著作权当归于欧阳修。词以灵光独运的艺术构思,使今与昔、悲与欢互相交织、前后映照,从而巧妙地抒写了物是人非、不堪回首之感。上片追忆去年元夜的欢会。“花市灯如昼”,极写元宵灯火辉煌。自唐代起,就有元夜张灯、观灯的习俗,至宋而其风益盛。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六记灯市景象云“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可知,“花市灯如昼”乃状其实况,略无夸饰。但描写灯市不过是为了展示欢会的时空背景,因而一笔带过,不多着力。“月上柳梢头”二句含“宾”就“主”,再现那令人沉醉的情景。“黄昏后”,交待主人公与其情侣相会的时间。“月上柳梢头”,既是对“黄昏后”这一时间概念的形象示现,也是对男女主人公约会的环境的补充描绘——明月皎皎,垂柳依依,是那样富于诗情画意!“人约”,点出男女主人公并非邂逅灯市,而是早有密约。这表明他们即便尚未私订终身,至少也彼此倾心。值得称道的是,作者没有正面涉笔他们相会前的心驰神往,见面后的欢声笑语以及分手后时的意乱情迷,而仅用一句“人约黄昏后”提示, 深得艺术三昧。 下片抒写今年元夜重临故地,不见伊人的感伤。“月与灯依旧”,说明景物与去年一般无二,照样月光普照,华灯齐放。但风景无殊,人事全异。“不见去年人”二句情绪一落千丈:去年莺俦燕侣,对诉衷肠,今年孤身支影,徒忆前盟,主人公怎能不抚今思昔,泪下如注。因何“不见”,一字不及,或话有难言之隐,或许故意留下悬念。全词的艺术构思近似于唐人崔护的《游城南》诗(去年今日此门中),却较崔诗更见语言的回环错综之美,也更具民歌风味。

  

  相看泪眼(词牌:雨霖铃)

词 柳 永(宋) 曲 古 月 编 陈 扬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霭沈沈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 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此调原为唐教坊曲。相传唐玄宗避安禄山乱入蜀,时霖雨连日,栈道中听到铃声。为悼念杨贵妃,便采作此曲,后柳永用为词调。又名《雨霖铃慢》。

    柳永多作慢词,长于铺叙。此词表现作者离京南下时长亭送别的情景。上片纪别,从日暮雨歇,送别都门,设帐饯行,到兰舟摧发,泪眼相对,执手告别,依次层层描述离别的场面和双方惜别的情态,犹如一首带有故事性的剧曲,展示了令人伤心惨目的一幕。这与同样表现离情别绪但出之以比兴的唐五代小令是情趣不同的。北宋时柳词不但都下传唱,甚至远及西夏,“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避暑录话》)。柳词盛行于市井巷陌,同他这种明白晓畅、情事俱显的词风不无关系。下片述怀,承“念”字而来,设想别后情景。刘熙载《艺概》卷四:“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念宵酒酲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确实,“今宵”二句之所以被推为名句,不仅在于虚中有实,虚景实写,更因为以景“染”情、融情入景。“今宵酒醒何处”,遥接上片“帐饮”,足见虽然“无绪”却仍借酒浇愁以致沉醉;“杨柳岸、晓风残月”,则集中了一系列极易触动离愁的意象,创造出一个凄清冷落的怀人境界。“此去”以下,以情会景,放笔直写,不嫌重拙,由“今宵”想到“经年”,由“千里烟波”想到“千种风情”,由“无语凝噎”想到“更与何人说”,回环往复又一气贯注地抒写了“相见时难别亦难”的不尽愁思。宋人论词往往有雅俗之辨,柳词一向被判为“俗曲”。此词上片中的“执手相看泪眼”等语,确实浅近俚俗,近于秦楼楚馆之曲。但下片虚实相间,情景相生,足以与其他著名的“雅词”相比,因此堪称俗不伤雅,雅不避。

  

  思君(词牌:卜算子)

词 李之仪(宋) 曲 陈 扬 编 陈 扬

  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


     又名《百尺楼》、《眉峰碧》、《缺月挂疏桐》等。双调,四十四字,仄韵。

    借水寄情,始于建安诗人的徐斡的《室思》:“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但唐宋文人诗词对这种手法的运用却更为娴熟、精到与丰富,而此词则又是其中的独出机杼、尤耐寻味者。词的抒情主人公是一位深于情、专于情的女子。其芳心早以有所属,但心上人却与她天各一方,别多会少。“我住长江头”二句便揭示她们之间的地理距离,言外颇有憾恨之意。接着,“日日思君不见君”句则将这种憾恨之意和盘托出,令人想见女主人公徒自伫立江头,翘首企盼的怨望情态。“共饮长江水”句复作自我慰解:两地情思,一水相牵;既然同饮长江之水,自必心息相通。跌宕之间,深情毕见。“此水几时休”二句仍旧寄情江水,却又推进一层,以江水之永无竭时,比喻离恨之永无绝期。这是反用《汉乐府·上邪》中的“江水为竭”之意。同时,为求变化生新,作者还采用设问句式,使语感得以强化,令人如闻女主人公呼天告地时的心灵颤音。“只愿君心似我心”二句是女主人公对心上人的期望——期望他象自已一样心无旁属,守情不移。“只愿”二字,既表明女主人公别无所求,但求两情天长地久也透露出其内心唯恐对方负心的隐忧。虽属直抒胸臆之笔,却亦有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全词托为女子声口,发为民歌风调,以滔滔江流写绵绵情思,不敷粉,不着色,而自成高致。毛晋《姑溪词跋》推许作者“长于淡语、景语、情语”,并称赞此词“真是古乐府俊语矣”,堪称中的之论。


千古绝唱-邓丽君古词专辑《淡淡幽情》(中)   

千古绝唱-邓丽君古词专辑《淡淡幽情》(上)

 


音画馆
v 千古绝唱-邓丽君古词专辑《淡淡幽情》(中) 2004-08-02 18:15:07
v 千古绝唱-邓丽君古词专辑《淡淡幽情》(上) 2004-07-26 11:54:44
v 华人电影音乐典藏 2004-07-16 18:06:07
v 《十面埋伏》电影音乐之《爱人》 2004-07-14 10:40:54
v 《卧虎藏龙》电影音乐之《月光爱人》 2004-07-06 12:30:48
v 三宝影视音乐作品-《嘎达梅林》 2004-07-02 14:19:07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