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欣赏摄影广场春秋演义人间书话书行天下东西边上一叶人生视野人物走笔展演厅文化播报华夏论坛华夏特刊音画馆艺术传播风俗地理人文历史往期回顾首页
编辑:  邹勇
纳兰性德:传奇一生抒“词”意
    他的人生极富戏剧色彩:痴迷于汉文化,结交汉族布衣文人,许多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和谐地交融在他的生命中。他就是“清词三大家”之一的满族诗人纳兰性德,著名学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评价他“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作者 蒋益文

纳兰性德:才华横溢的满族诗人

    “清词三大家”之一:

    所交多为汉族布衣文人,品行值得称道

    清代诗人纳兰性德(1655──1685),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性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正黄旗满州人,大学士明珠长子,生长在北京。幼好学,经史百家无所不窥,谙悉传统学术文化,尤好填词。康熙十五年(1676)进士,授乾清门三等侍卫,后循迁至一等。随扈出巡南北,并曾出使梭龙(黑龙江流域)考察沙俄侵扰东北情况。康熙二十四年患急病去世,年仅三十一岁。纳兰性德去世后,被埋葬在北京海淀区上庄皂甲屯。  

  纳兰性德是清初著名大词人,与朱彝尊、陈维崧并称 "清词三大家"。

  纳兰性德生于天潢贵胄之家,赫赫宰相府,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年少聪颖过人,文武全才。康熙十五年(1676)其二十二岁时殿试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授三等侍卫,后循进一等,正三品。

  娶妻两广总督尚书卢兴祖之女卢氏,赐淑人,后诰赠一品夫人,成婚三年后妻子亡故,继娶官氏,赐淑人。其妾颜氏,后纳沈宛,江南才女,著有《选梦词》。

  纳兰性德一生所交,多为汉族布衣文人,如朱彝尊、陈维崧、顾贞观、姜宸英、严绳孙等,其居渌水亭经常为他与朋友们的雅聚之所,无形中为康熙盛世的清政府笼络住一批汉族知识分子。

  纳兰性德虽然生命短暂,但著作颇丰:《通志堂集》二十卷(含赋一卷、诗词各四卷、经解序三卷、文二卷、《渌水亭杂识》四卷),《词林正略》;辑《大易集义粹言》八十卷,《陈氏礼记说补正》三十八卷;编选《近词初集》、《名家绝句钞》、《全唐诗选》等书。而且,这些多是其鞍马扈从之余完成,笔力惊人。

  纳兰性德的主要成就在于词。其词现存348首,刊印为《侧帽》、《饮水》集,后多称《纳兰词》,风格清新隽秀,哀感顽艳,有南唐后主遗风。

  纳兰性德是朱邸红楼中的贵公子,才华艳发,多愁善感,气质上受汉文士影响很深。虽曾有积极用世的抱负,却更向往温馨自在、吟咏风雅的生活。侍卫职司单调拘束、劳顿奔波,远不合他的情志,使他雄心销尽,失去了“立功”、“立德”的兴趣。上层政治党争倾轧的污浊内幕,也使他厌畏思退。诗人禀性和生活处境相矛盾,是他憔悴忧伤、哀苦无端的悲剧性格形成的根本原因。长期随驾出巡还破坏了他的家庭生活。职业苦闷和离愁别恨交织,再加上爱妻亡故的打击,使他深陷苦海。

  他怨天不成,尤人不成,便把无尽凄苦倾诉于笔端,凝聚为哀感顽艳的词章。投殳久戍之苦,伤离感逝之痛,以及难以指名的怅闷是纳兰词的基本内容。纳兰性德以特出的艺术功力弥补了题材狭窄的不足。他的词全以一个“真 ”字胜,情真景真,“纯任性灵,纤尘不染”(况周颐《蕙风词话》)。写情真挚浓烈,写景逼真传神,并以高超的白描手段出之,看去不加粉饰,却如天生丽质,无不鲜明真切,摇曳动人。王国维曾说:“纳兰性德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遗愿,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人间词话》)所谓“未染汉人风气”,就是指他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意境天成,没有因袭模拟、堆垛典故的毛病。

  清初词家如陈维崧、朱彝尊等,不脱古人羁绊,以化用前人旧境为能事,总有名家词句梗搁在眼前,所以他们的词,即使是最好的作品,也难免隐现着前贤名作的影子,终不能超越古人;他们并非不想创出新的意象,思想习惯和才力束缚限制了他们,使他们寻觅终身而不得一字。纳兰性德却凭敏锐的观察、新鲜的感会和高度的语言概括力,独造新境,表现出非凡的艺术创造才能。

  他善于用自己的心眼,直视眼前之景,直抒心中之情,把人人得见又人人所难言的情景真切准确地传达出来,创出未经人道的崭新意境。他的“夜深千帐灯”、“冰合大河流”等名句足以和“明月照积雪 ”、“长河落日圆”并称为千古壮观。他写愁情常似不经意的随口掷发,却不使人嫌其直率浅露。他把原属个人的哀怨融扩为带有普遍性的人性抒发,从而引发读者的共鸣,具有了独特的美学个性和强烈的感染力。三百年来,尤其近百年来,他是拥有读者最多、影响最大的清代词家。他也是中国最杰出的古代词人之一。

  纳兰性德的品行为人也有值得称道之处,他跟很多不得志的汉族文士是好朋友,给过他们真诚的帮助。他应顾贞观清,援救吴兆骞入关,“生馆死殡”,更被传为一时佳话。

  纳兰性德是清代文坛的一个奇迹,纳兰词的魅力至今不衰。三百多年后的今天,年轻人对纳兰词的热情依旧不减,以至有“纳兰一族”之说。纳兰短暂的一生几乎都是在北京度过的,如今我们还能在他当年生活的地方寻觅到不少他华美人生的履痕。

  原世居在东北松花江畔,长白山脚下的叶赫国国主金台什贝勒的次子尼迓韩,以其姑母为清太宗皇太极生母的名义随顺治皇帝入主关内。遂又因立有赫赫军功,被天子列为勋戚,与所属正黄旗部属及手下一批旗民,得到朝廷三千余顷赐地,并在封地(今北京海淀区上庄乡上庄村)建起了庞大的田庄宅院。

  位于什刹海岸边的宋庆龄故居,在清初是康熙朝的朝廷首辅重臣、大学士明珠的相爷府,亦是清代词人纳兰性德童年、少年、青年时居住生活的主要地方。深受汉族儒家博大精深文化影响的明珠,带头研读圣人孔孟的四书五经、《诗经》、《史记》、《资治通鉴》等一批极其重要的文学、历史鸿篇巨制,还将自己的相爷府营造成一个书卷气氛极为浓郁的雅致环境。时至今日,如果您步入这里,依然会感到整座庭院仿佛弥漫在诗情画意的春风之中。(人民网)   

纳兰性德:极富戏剧色彩的人生经历

  纳兰性德(1655—1685),这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他有着一段极富戏剧色彩的人生经历,许多在别人看来非常矛盾、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和谐地交融在他的生命中:

    生为满族人却痴迷汉文化;身为权相明珠之子、康熙帝一等侍卫,身处喧红闹紫、高门广厦之中,心却游离于繁华热闹之外;地道的满族八旗子弟,结交的却都是大他十几岁甚至几十岁的汉族落拓文人;走在仕途,却一生为情所累。

    生于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中的他却过得并不快乐,翻开他的《饮水词》,满篇的“眼泪”、“伤心”、“惆怅”、“断肠”……刚刚而立之年、风华正茂之时,却因一场寒疾而匆匆离开了这个世界……

  纳兰性德,就是在今天也不是一个让人陌生的名字。很多人认识纳兰是因为他的词,他的悼亡词、塞外词、出世词,无一不情真意切,让人感叹。可是对词人本身的故事,大家了解的并不多。  

  父亲仕途上的福星

  1655年,纳兰性德出生时,其父明珠只是皇帝侍卫队中的一名普通军官,母亲虽是皇族,却已家道中落。可是,在纳兰出生后,明珠开始不断升迁,从内务府郎中到总管,再到内院侍读学士,既而升任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吏部尚书,直至后来成为康熙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清国第二号人物。

  正是因为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纳兰可以接受到较好的教育。在父亲的藏书楼里,他最爱读《左传》、《春秋》、《史记》一类的历史书,那些发生在许多年前的惊心动魄的往事,令他激动,惹他不安,他从先圣、先贤们的丰功伟绩中开始悄悄地营建自己的人生理想,“吾本忧时人,志欲吞鲸鲵”,他想长大后为社稷成就一番大业。   

  大清国的一等侍卫

  崇尚武功是满族人祖祖辈辈的思维定式。他们的天下就是从马背上得来的,勇武、强悍的巴图鲁才是他们崇尚的英雄标准。尽管他们已经住进了北京的四合院,生活上也一天天趋于汉化,可是明珠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虽然他公务繁忙,还是决定亲自训练儿子的武功。   

  先是各种基本功:压腿、劈叉、弯腰、倒立、翻筋斗……反反复复地练,然后就是拳术、刀枪、剑棍,经冬历夏,风雨无阻。后来,明珠还请来专门的师傅对他进行严格训练,几年以后,纳兰的武功大有长进。十多岁的纳兰,已经是武功超群,骑射百发百中了。

  十九岁中举,二十一岁通过殿试的纳兰性德已经是京城小有名气的才子诗人了,可是他没有任文职,而是成了皇帝侍卫队中的一员。清朝的侍卫制度使侍卫成为满清贵话子弟通往辉煌前程的必由之路。当侍卫这几年,玄烨的目光愈来愈多地停留在这个与自己同年的侍卫身上,很快就把他从三等侍卫提升到一等侍卫,并寻找各种机会向他表示自己的好意,赠送各种礼物给他,并准备在适当的时候把他放到更能显示出他光彩的位置。

  但是正是因为侍卫可以每日出入宫廷,他目睹了朝廷内部为争权夺利而朝廷的党争,他开始对仕途感到失望。功名、荣誉、光宗耀祖……这些曾经诱惑过他,令他向往,为之奋斗过的东西现在变得不重要了,他已不再需要它们。

  一生中的两位红粉知己

  纳兰的婚姻在那个年代同样是由父母安排的。新婚之夜,当纳兰揭开新人的盖头时,在灼灼红烛的照耀和一身鲜红的软缎旗袍衬托下,他的新娘卢氏清丽妩媚地像一朵刚刚出水的芙蓉,简直就像是吹花嚼蕊的天仙降到了人间。卢氏望着身旁这个面色苍白、清瘦但却气质高雅的年轻公子,情不自禁地把温柔的身子向丈夫身边靠了靠,这对青年一见钟情。

  渌水亭畔留下他们携手并肩漫步入徜徉的身影;花间草坪时常传来他们轻轻的笑声;书房里,妻子铺纸研墨,丈夫秉笔挥毫……年轻的夫妻沉浸在甜蜜的爱河里,纳兰有一种觅到知己的幸福感。这段日子,纳兰成德很少作诗填词,他在抓紧时间享受爱情。   

  第二位红粉知己是他的朋友从南方带来的一位汉家才女——沈若。一位是倾慕汉家文化的忧郁词人,一位是长在世代书香的聪慧女子,两个志趣相同、气质相近、互相倾慕、心有灵犀的青年男女终于走到一起。一种重新觅到红颜知己的幸福感再一次回到纳兰性德的身上。那颗因为孤寂而变得疲惫衰老的心一下子又年轻起来。这次婚姻因为明珠的反对,使二人婚后的日子乐少苦多,最终沈若带着身孕返回家乡。一年之后,纳兰的寒疾发作,一位至情至性的贵族永远地闭上了他的双眼。(新浪读书频道)

上庄:谁人遗珠翠湖边? 

  翠湖,在今北京西北郊的海淀上庄乡,其实就是上庄水库的一个别称。这个名字起的时间不长叫的也不响,为京城人士所能详的大概也就是夏天里翠湖度假区的垂钓和烧烤了。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除了挨着河有片水、跟京郊其他村落别无两样的地方,却拥有着令人称讶的历史遗存和逸闻奇事。

  纳兰公子几人知

 
清代学者像中的纳兰性德(白描上色,有裁减)

  电视剧《烟花三月》讲述的是清朝极负盛名的大词人纳兰性德的故事,从而使这位三百年前英年早逝却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为更多的人所知。

    身为康熙朝宰相明珠的长子,又以文进士的身份而做到武官正三品御前一等侍卫,纳兰性德的荣华显赫和文武兼备足以被当时和后世所津津乐道,而他哀感顽艳、隽秀清丽的词风更是成就他于千古文坛,以至著名学者王国维曾在其《人间词话》中评价纳兰性德“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这位怎么看都不一般的清朝贵公子,就埋葬在上庄翠湖旁边的皂甲屯。

  皂甲屯清代叫“皂荚屯”,是纳兰家在满族进关后的封地,并作为家族坟地先后埋葬了纳兰家五代二十一人,当时墓地巍为壮观,人称“京西小十三陵”。纳兰性德去世时年仅三十一岁,也葬入这里,有七十年代初出土的纳兰墓志为证。然而历史变迁,沧海桑田,如今这片土地已找不到当年墓地的丝毫遗迹了,满怀纳兰公子“风流休数鸳鸯社,只是伤心皂荚屯”的追忆却找不到可以凭吊的地方。墓没了,幸而听说附近还残留有纳兰家庙、戏台、石刻,使得凭风而立惆怅唏嘘的我们一下打起了精神。于是在当地老汉的热情带领下,我们开始了一段充满幻想与惊喜的寻访。(精品网) 

煮酒论史,感受纳兰性德  

  他应该是故事里的人物。

  他高贵却薄寿,飘逸亦超脱,俊秀也深沉。

  ——纳兰性德,我在倾听他的声音,仰望他的清辉。

    少年得志

    授三等侍卫官职,后升为一等


纳兰性德史迹陈列馆 (国学网)

  出身显赫。曾祖父金台石。30 年后,金台石的孙子明珠娶勒努尔哈赤的孙女、英亲王阿济格之女爱新觉罗氏为妻,生下的长子就是纳兰性德。明珠,官至大学士、太傅,是康熙初期的四权相之一。

  少年得志。他自幼天资聪颖,读书过目不忘,数岁时即习骑射,17岁入太学读书,为国子监祭酒徐文元赏识,推荐给其兄内阁学士,礼部侍郎徐乾学。18岁参加顺天府乡试,考中举人,19岁准备参加会试,但因病没能参加殿试。尔后数年中他更发奋研读,他在两年中,主持编纂了一部1792卷编的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深受皇上的赏识。他又把搜读经史过程中的见闻和学友传述记录整理成文,用三四年时间,编成四卷集《渌水亭杂织》,其中包含历史、地理、天文、历算、佛学、音乐、文学、考证等多方面知识。22岁时,再次参加进士考试,以优异成绩考中二甲第七名。康熙皇帝授他三等侍卫的官职,以后升为二等,再升为一等。

  世人评价:纳兰词“纯任灵性,纤尘不染”,唯他才当得上“玉树临风”一词。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与纳兰性德都曾在康熙身边共事。曹寅这样写到:“忆昔宿卫明光宫,楞伽山人貌姣好”。楞伽山人就是纳兰性德的号。而纳兰的骑术、剑术、武艺,文章在当时皆是一流的。作为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以英俊威武的武官身份参与风流斯文的诗文之事。随皇帝南巡北狩,游历四方,奉命参与重要的战略侦察,随皇上唱和诗词,译制著述,因称圣意,多次受到恩赏。他的才情,他的风度,他的品质均令人折服。

  这样一位“缁尘京国,乌衣门第”的贵公子,又身处“开国之初”的“康熙盛世”,却有世事无常的兴亡之叹:“汉陵风雨,寒烟衰草,江山满目兴亡”、“须知今古事,棋枰胜负,翻覆如斯”,仿佛已预感到三百年后的“大清”末日似的。“末世”之悲,已属难得,“开国”之恨,尤为可贵。

  他的《饮水词》却道出了这位俊秀飘逸,放荡不羁、功名利禄皆唾手可得的贵公子一生中所真正向往的和遗憾的。他视表妹为红颜知己,可这位绝色的表妹却成了康熙的爱妃。十七岁时娶妻卢氏,少年夫妻无限恩爱,可诗意的生活只过了三年,爱妻便香销玉殒。“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容若词,一种凄惋处,令人不能卒读”。情发怎会无端?谁又能理解他这满怀的凄惋和旷世的寂寞?

  “唯有恨,转无聊,五更依旧落花朝。衰杨叶,尽丝难尽,冷雨凄风打画桥。”

  如此俊逸脱俗,然不必如此有才气;如此有才气,然不必如此的俊逸脱俗。或许因为太完美,纳兰只活了三十一岁。他于康熙二十四年暮春,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然后便一病不起,七日后于五月三十日溘然而逝。

  纳兰的高贵和才气让人感觉他十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即使在三百年前。

  永远是扑朔迷离的青春的影子。

  “雁书蝶梦都成杳,云窗月户人生悄”。

  纳兰性德,这位销魂绝代的佳公子,留下了一段段美丽凄迷的动人故事,叫后人迷恋,惋惜,也感叹。

  夜阑人静。隔着遥远的天穹,我闭上眼睛,想象着心中的纳兰……(qjng 天涯论坛) 

    下一页:纳兰性德的江南情缘


1  2  3  
 


人物走笔
v 陈锦:记录老成都的市井人文 2005-03-22 09:33:45
v 冯骥才:文化之爱 2005-03-15 10:27:59
v 三·八节:与女作家们共“话”文学 2005-03-07 09:27:26
v 冯亦代:大雪无痕忆名家 2005-02-28 17:14:22
v 沈澈:用镜头记录文化 2005-02-05 10:01:05
v 陈宝国:从“白七爷”到“汉武帝” 2005-01-28 17:24:52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