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欣赏摄影广场春秋演义人间书话书行天下东西边上一叶人生视野人物走笔展演厅文化播报华夏论坛华夏特刊音画馆艺术传播风俗地理人文历史往期回顾首页
编辑:  杨冬霞
全球中文热:汉字繁简体 冷热各不同

    纽约时报英文版22日刊登的文章“从开封到纽约——辉煌如过眼烟云”,标题首次使用简体中文字。此一罕见举动,为全球中文热再添话题。从台湾媒体对此的关注中可以看出,简繁体中文在世界上的热冷程度明显不同。

  中国台湾网5月30日消息 纽约时报英文版22日刊登专栏作家纪思道的文章“从开封到纽约——辉煌如过眼烟云”,标题首次使用简体中文字。此一罕见举动,为全球中文热再添话题。台湾《联合报》对此予以高度关注,30日刊发多组文章就中文使用展开比较报道,从中可以看出,简繁体中文在世界上的热冷程度明显不同。

  报道称,北京外国语大学两年前就估计,全球至少有85个国家、2500余万人口在学习中文。而大陆近年更是积极抢占中文教育市场,去年11月,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汉城开幕,这项计划要陆续在全世界设立100所“孔子学院”。中国大陆输出中文教育资源,在抓住商机的同时,也将中华文化一并输出。

  台湾用中文 老外有的不知道

  两年前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读书的台湾留学生张静慧,曾在该校担任中文助教。她发现,中国大陆的崛起,让美国同学热衷学中文;但这些老外似乎不知道,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台湾地区也使用中文。

    延伸阅读:

    传统文化不经改造出不了现代人
    为何中国历史上的百姓天生仇视传统文化
    痛心!我们在保护传统文化上只能无所作为吗

  “他们觉得要学中文,得去北京;找工作,得去上海。”张静慧说,老外学写简体字、读写着“一国两制符合全体台湾人民期望”的大陆教科书。

  但这股潮流,已经很难阻挡。大陆有十多亿人口、政治和经贸的往来国家遍布世界,“以流通的程度来说,简体字早就打败繁体字。”台湾的文化大学国语研习班主任王玉琴说。

  去年有7000多名外籍学生到台湾学中文,却有65000多名外籍生到大陆学中文。台湾各大学设立的语言中心约十多个,但大陆教中文的学校多达两百多个。

  王玉琴说,大陆有计划地栽培汉语教师输出至全球各地,拿美国来说,中文学校、各大学的中文课,绝大多数都已经使用简体字教学。

  认识简体字 台湾校园办比赛

  报道说,连台湾的语言中心也端出“同时教授简体字、汉语拼音”的菜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外国学生青睐。

  王玉琴说,外国学生来台湾学中文,多半也会要求学汉语拼音和认识简体字;过去教注音符号和繁体字的课程,已经不能满足老外的需求。再者,大陆推出“汉托”,即如同英语“托福”考试的“汉语水平考试”,外国人为了取得检定中文程度的证书,简体字一定得懂。

  就连在繁体字根据地的台湾,校园也吹起认识简体字的风潮。台北大学还举办认字比赛,帮助学生认识简体字。去年主办这项比赛的台北大学中文系老师李翠瑛说,读简体字书是必然趋势;更有学生扬言,“不懂简体字,就落伍啦!”

  来自马来西亚、在暨南大学中文系教书的作家黄锦树说,几乎中文系的教科书、参考书都由大陆进口,因为现在“中文领域最好的学术研究都在大陆”,所以简体字书非看不可。他还记得自己读大学时,只能偷看盗印大陆书;现在学生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台湾买到大陆书。

  台湾的大陆出版品,从禁书到开放,始终是市场先行、政策后追。至于到底市场有多大,报道称,以前的估计从一年两三亿到七八亿元,并没有定论,唯一确定的是,市场潜力不小。

  台湾卖简体书 业绩好过意料

  台湾联经出版公司成立“上海书局”展售简体字书,业绩出乎意料的好。联经乘胜追击,要改装台中、高雄的联经门市,为岛内中南部读者提供简体字书籍服务。老字号“天龙书局”也随即宣布,要开三家“台闽书城”供应大陆图书。

  海外的华文出版市场也在转变。新加坡大众书局落脚台湾,原本为了采购台湾繁体字书外销,但台湾区负责人谭白绢走一趟邻近各国的中文书店回来,立刻调整策略,将台湾出版品转印成简体字版本再销往海外。

  繁体字的边缘化危机令人忧心。“中研院”副院长曾志朗多次倡议,应该申请将繁体中文字登录为世界人类遗产,得到不少支持。这意味着,繁体中文字具有合乎普世价值的美感和文化内涵,但也已经到了必须被保护的处境。

  台湾繁体书籍 大陆抢滩

  走进北京高档商场燕莎友谊商场四楼,一眼就看到卖繁体字的书城。在大陆经销繁体字书籍需要经过审批,大部分书店都没这种资格。背后有外资的燕莎是特例。

  “繁体字书籍印刷精美,售价高些,还是很多人买。”在书城工作近十年的刘娟(化名)正说着,身旁顾客拿了架子上精装食谱、保健书各一本,合计八百多元人民币,毫不犹豫的结帐走人。

  大陆近年经济发展快速,生活水平跟着提高,需要各式专业的流行和生活知识;向文化背景接近的台湾取经,成为了解都会时尚的快捷方式。“像《装潢世界》,一些台湾的过期杂志,拿来这里销路很好。台湾过时的,这儿正流行。”刘娟说,繁体字多看几次也能懂。

  在BBC工作的米雪儿说,从小学的是简体字,但简体字源自繁体字,其中变化仍有一些逻辑。“台湾书虽然贵,但为了专业知识,也别无选择。”她常买台湾出版的专业书。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去年发表调查报告,推动简体字约50年,目前大陆95%的民众都使用简化字,但也有不到1%的民众坚持用繁体字。

  这几年不时有大陆学者从文化观点,建议学校教育应部分恢复繁体字。引起最多回响的,是去年三月著名经济学者茅于轼撰文呼吁让小学生读繁体字。他认为,有了计算机,已经没有书写的问题;反而两岸各用一种文字,徒增交流困扰。

  美国中文教育 简体当道

  台湾东吴大学中文系毕业的沉葆,是美国大华府地区知名的中文教育者。平常她在大学担任行政工作,到了周末,便借用公立学校教室教中文。一转眼,她教了28年,始终捍卫繁体字。

  在美国能源部工作的卢瑞平,今年5月接任美东中文学校协会会长。他和沉葆一样,坚持中文应该学繁体字。

  大华府地区是美国几个华人聚集区之一,周末上课的中文学校不少。卢瑞平说,台湾移民子女,会选择教繁体字和注音符号的中文学校;大陆移民子女则学简体字,“背景不同,这很自然。”

  大陆移民愈来愈多,卢瑞平说,大华府地区教简体字的希望中文学校、美中实验学校,六七个校区可以容纳两千多位学生,只要开班必定爆满。原本教繁体字的学校,有些因应市场需求,也开了简体字班。

  沉葆强调,学繁体字的学生确实减少,但教育不会中断。像他这样传承中文教育的老师多半是义务性质,许多就是学生的家长,对教育内容颇为坚持。

  过去以繁体字发行的几家华文侨报,也出现简体字的对手报。侨报多摆在华人超市等地点供人取阅,广告是报纸唯一收入来源。大华府发行量最大的繁体字侨报,因应广告商要求,去年开始发行简体版。

  中文AP课程议题,最被坚持繁体字传承的家长和老师关切。全美大学理事会决定,中文将成为高中生选修的大学先修课程(AP,Advanced Placement)之一,初步决定以简体字为指定的中文字体。

  5月初新闻周刊(Newsweek)即报导,目前已有2400所高中将配合AP计划,在2007年提供中文先修课程。卢瑞平预测,美国学习中文的人数将大幅增加,但简体字必定成为主流。

  他说,教授繁体字和注音符号的传统侨校,积极向大学理事会游说,至少争取AP课程同时纳入繁、简中文字体。沉葆说,台湾如果想抢进AP、让繁体中文占一席之地,须利用繁体字的历史渊源和文化深度去说服人家,才是聪明做法。

  日本流行学汉字写短信

  日本京都著名的清水寺,每逢过年,要由住持拿一支大毛笔,在大张宣纸上写下一个反映那当年情况的“世相汉字”。

  与中国渊源深厚的日本,汉字早已融入文化中。日本政府文部科学省规定了“常用汉字”与“当用汉字”,要孩童从小学开始学习汉字。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阿辻哲次记得,四十年前读小学,老师说:“你们现在好好学汉字;等你们儿子、孙子辈,就不用学了。”结果老师错了,他说,目前日本的外语学院中,选中文做为第二外语的学生占三分之一,超过德文、法文。

  日本政府举办的汉字检定考试,如今每年参加的受测人数超过两百万。除了实用需求,汉字也是流行,阿辻哲次说,日本有八千万支手机,其中三分之二可传输汉字短信,“现在年轻人,为了写短信拼命学汉字。”

  相对于日本将汉字视为民族文化资产,同样与中国文化渊源深厚的韩国,二次世界大战后曾废止汉字、推动韩文专用政策,中断汉字教育五十年,直到1992年金大中执政又重新强调汉字。

  汉阳大学中文系教授郑锡元曾为了教授繁体汉字,被学生在校园贴标语抗议。但他说,目前韩国与汉字圈国家的贸易量占到贸易总额的一半,学汉字成为现实的需要。他认为,1992年韩国与北京建交,是汉字热潮的起点。

  如今从仁川国际机场到汉城的路上,能够看到的汉字招牌,几乎都是简体字。韩国有130万人在学中文,但以简体汉字为主流。对此,郑锡元坚持地说,“为了文化传承的考虑,还是应该学繁体字!”

  东南亚繁体一夕变简体

  台湾人到东南亚旅行,常有熟悉的感觉。在新加坡或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槟城、古晋,有时整条街的商店招牌都写中文,而且是繁体字。

  早期中国移民,将汉字文化带往南亚;繁体字在海外华人社会传承,一直维持到二十世纪末。随着台海两岸政治势力消长,东南亚的中文版图逐渐改变,不仅中文教学改用简体字,报刊字体也弃繁就简;加上日常书写习惯改变,南亚华人圈如今已是简体字天下。

  来自马来西亚的作家黄锦树,正好历经过大马中文教育的“变天”。他记得,大马中文学校的华文教材,以前都是台湾当局协助编印,因此他直到小学六年级都学繁体字。到了初中,“繁体字一夕之间变成简体字”,外交政策的政治力量是主要因素。

  马来西亚华文中学、小学都是私立学校,过去学生清一色是华人子弟。近年来,因为华校教育水准高,加上中文热推波助澜,许多马来人、印度人子弟也送到华人学校就读,学习简体中文字和汉语拼音。

  与马来西亚相较,新加坡对于中文教育政策就更有远见。

  1980年代初期,新加坡教育部先后颁定小学和中学的华文文字表,从注音符号和繁体字的教育轨道,转进至简体字和汉语拼音。

  与中国大陆的经贸、文化往来很重要,新加坡和台湾、香港的交流更是密切,务实的新加坡人把“识繁写简”当成中文学习的原则。新加坡政府在简体字华文课本后面,附加简体字和繁体字对照表,帮助学生同时认识两种字体。

  除了台湾,香港是繁体字最后的雕堡。但满街繁体字的招牌底下,细微变化正在发生。

  1997以后,学讲普通话、学写简体字的人都多了,开在大厦二楼的简体字书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去年底,占据四层楼的新华书城在铜锣湾开幕,不但是香港最大书店,且以销售简体字书籍为主。

  香港看世界的角度在转变,评论家、香港TOM集团顾问刘细良说:“我们以前透过台湾书了解世界。但现在,还要靠大陆书。”他说,大陆图书出版发展快速,有更多种类书籍可读;以知识的学习和传播来看,香港人使用简体字的潮流,还只是开始。(言恒)

    (王梦星月摘自 2005-05-30 《 中国台湾网 》)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