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欣赏摄影广场春秋演义人间书话书行天下东西边上一叶人生视野人物走笔展演厅文化播报华夏论坛华夏特刊音画馆艺术传播风俗地理人文历史往期回顾首页
编辑:  杨冬霞
色情?艺术?台湾首位专业人体模特林丝缎(图)

  1965年元月,当了九年人体模特儿的林丝缎举办了人体摄影展览。尽管这项活动在保守的台湾社会中造成了极大的轰动,但借此总结模特儿生涯的林丝缎却说:“我不再做模特儿,是因为我已对它厌烦到极点。”

  林丝缎是中日混血儿,在九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二。台湾光复后,林丝缎的日本父亲因外祖母的成见回了日本,丝缎从母姓称卓丝缎,至于林丝缎是后来雕塑家杨英风叫出的名字。由于家贫,丝缎国校毕业后就跟那个时代的女孩们一样到工厂做工,也由于嬉戏于郊野的童年,丝缎拥有一副健美的身材以及黝黑光滑的皮肤。   

  1956年,画家江明德注意到隔邻而居的林丝缎身材健美姣好,开始游说她担任人体模特儿。那年丝缎年方十六岁,基于家庭经济因素以及年轻女孩的率真勇气,她开始尝试这份工作。第一次当人体模特儿显然是极为复杂的感受,她在五六位画家——一些素不相识的男人面前展示身体。那些画家在作画前后,都曾给她鼓励和安慰。但无论他们如何和善,他们终究是穿了衣服,而她却是赤身裸体,卑怯而孤独。那天,她回到家,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一个人思索那可怕的经验,后来她回忆说:“如果我能够跟大家一样到学校接受教育,我一定不会硬着头皮做这种明知容易被卑视的工作。”   

  做过几次模特儿后,丝缎开始到师范大学艺术系服务,成为台湾第一位专业的人体模特儿。她必须学习展现各种姿势,走出画室还要以冷漠坚定的眼神回敬那些好奇、有色以及不敬的目光。这样的毅力和耐性并不是“为艺术牺牲”等豪言壮语所能支撑的,毕竟是身处十分保守的社会、十分保守的年代,那时连女孩外出与男友约会都要带着自己的弟妹,裙子短于膝盖 就被当成卖身女子,何况是裸着身子的模特儿!要获得社会的敬意,必然要历经痛苦的观念冲撞。这样的冲撞实际上就是丝缎九年模特儿生涯的主要精神内容,她招致了批评与讥讽,也获得了鼓励和赞赏。或许对一位孤军作战的年轻女孩来说,这样的担子实在是太沉重了。

  林丝缎放弃人体模特儿生涯后,开始投入舞蹈工作。

  

  在师大担任模特儿期间,丝缎也曾自设画室,供画家作画,同时也接受摄影家的邀请,作人体摄影。此外,丝缎也利用闲暇时间练习舞蹈,准备开拓新的生涯。1961年,林丝缎首度在台北举行人物美展,轰动一时。由于人体模特儿原本只在艺术圈内工作,一旦举行美展,等于将自己公之于社会,使得大众认识到这项工作的存在,也知道了林丝缎这个名字。林丝缎表示:“我不知如何才能将这种不能获社会体谅,又不伤大雅的工作告知亲友。由于我始终瞒着亲友,以致生活习惯、思想行为都极端矛盾。然而,愈是苦恼,脾气愈易冲动,愈不被谅解,情感愈被压抑,愈是秘密从事人体模特儿工作。”   

  “第一届人物美展除了使社会人士普遍感觉到这行职业的存在,还将我原苦于无法向亲友解说的闷气借此宣泄。当时亲友们感到异常惊讶,但舆论界的态度,很快地使我获得他们的谅解,随之我也能放胆,或说坦然地做起我的正当工作了。”   

  1964年底,林丝缎决定结束人体模特儿的生涯,她开始在《中华日报》连载《我的模特儿生涯》,文笔优美,情感丰富。来年初举办人体摄影展,更吸引了大批的参观人潮,此时社会上有关色情和艺术的争论达到了白热化。一名省议员在质询时公开责难:“脱衣舞与裸体照片,究竟哪个是色情?哪个是艺术?戏院里表演脱衣舞时需要取缔,但是裸体照片却可以公开展览。”“内政部”主任秘书汪岳乔表示,“内政部”曾邀有关单位会商,但因艺术观点见仁见智,未能获得结论,不过目前尚在战备状态,为顾及社会风气,应劝导林丝缎展览期满后,勿再展出。《自立晚报》社论赞成“内政部”的立场,写道:“把林丝缎的裸体照片举行展览,而展览中又由穿了衣服的林丝缎站在不穿衣服的林丝缎的照片下面参观,一如电影明星随片登场,青年男女纷纷排队入场,使得警察单位迷惘于查禁或放行,这与艺术的性质相距太远了,‘内政部’劝她不要再搞,也是对的。”   

  不过站在林丝缎一边的舆论声势也很大,香港《工商日报》则鼓励林丝缎:“她应该把计划继续下去,因为这不仅仅是一项展览,而是一项战斗,向旧势力旧观念的挑战。”师大艺术系 四年级学生林星岳愤怒地批判道:“传统教条教我们‘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它固然在理想的情况下可以减少犯罪,但也在我们的情感与外界的事物中升起了许多恐惧,有些恐惧是必要 的,有些恐惧则是莫须有的,这些‘畏惧的道德’长期统治的结果使我们变得木讷寡言、喜怒不形于色,使我们过着矛盾的感情生活,使我们吵架时泰然公开,接吻时暗地进行。”   

  林丝缎告别模特儿生涯的摄影展览,带来了社会观念正反两面的冲击。如前所述,冲击是痛苦的,但无疑催生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以更坦然开放的视野看待人体艺术的时代。林丝缎的模特儿生涯的价值随着时光漂流,日益受到高度的肯定。   

  后来,林丝缎与音乐评论家李哲洋结婚,生有一男一女。四十二岁那年,她又到纽约习舞,返台后从事舞蹈教学工作,继续她对生活的不倦追求。这位来自贫困家庭的女孩,在偶然的情况下走入了台湾的人体艺术史,她承受了巨大的身心压力,但她的付出与贡献较之这个年代任何事业的顶尖人物,显然毫不逊色。

  部分摘编自《岁月台湾》广西师范出版社 2005年6月出版

来源:深圳新闻网

 


一叶人生
v 古往今来诗里乌镇(图) 2005-07-04 10:05:29
v 旧时日本妇女的优雅风情(老照片) 2005-07-04 09:39:43
v 受过日本大恩的梁启超为何不报恩 2005-07-04 09:21:25
v 一个历史边缘沉默而坚忍的“拾垃圾者” 2005-07-04 09:15:32
v 写食主义:快乐吃粽子 2005-07-01 10:50:24
v 色情文艺为何古今欣欣向荣(图) 2005-07-01 10:18:13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