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欣赏摄影广场春秋演义人间书话书行天下东西边上一叶人生视野人物走笔展演厅文化播报华夏论坛华夏特刊音画馆艺术传播风俗地理人文历史往期回顾首页
编辑:  杨冬霞
小说《刘志丹》事件:康生阴谋策划的当代文字狱

图:刘志丹烈士

  《刘志丹》是一部描写刘志丹革命传奇生涯的长篇小说。刘志丹是陕北、陕甘革命根据地和中国工农红军第26军的创建者之一,曾任西北工农革命军军委主席、红15军团副军团长兼参谋长。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北路军总指挥、红28军军长。1936年4月,他率部参加东征,在战斗中英勇牺牲。毛泽东为他题词“群众领袖,民族英雄”;周恩来也题诗:“上下五千年,英雄万万千,人民的英雄,要数刘志丹。”但是,康生利用小说《刘志丹》,策划了一起当代中国历史上骇人的文字狱。

  没看小说就定性

  1956年,工人出版社拟定了一个出版革命烈士传记和回忆录的选题计划。在此之前,他们看过刘景范和李建彤撰写的一些回忆刘志丹的文章,知道刘景范是刘志丹的亲弟弟,李建彤是他的弟媳,于是就约请李建彤写作小说《刘志丹》。起初,李建彤由于各种原因不肯答应,直到出版社答应派人协助后,才接受了约稿。

  于是,李建彤开始潜心写作,花了5年时间,前后5易其稿,小说才得已完成。

  到了1962年春天,李建彤已经完成了小说《刘志丹》的前5章,正当她一鼓作气准备余下部分的创作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阎红彦,陕西安定人(今子长县),也是一位骁勇善战、功勋卓著的将军。他早年曾与刘志丹等人一起创建了西北红军和西北根据地,1955年获上将军衔。眼下正担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昆明部队第一政委和中共西南局书记处书记。在《刘志丹》创作过程中,刘景范和李建彤征求多方意见,阎红彦作为西北老干部,李建彤自然也把稿子寄给了他。

  阎红彦粗粗地看过稿子之后,便给李建彤写了一封信,说:写一些合乎实际、有教育意义的文章回忆刘志丹或其他同志,这是好的。你写的《刘志丹》,我抽看了几篇,这事实上是用小说形式总结了西北的革命斗争历史,这就不能不涉及许多原则问题,有些问题是需要由中央作结论的。你的文章很多原则性的问题与历史不符,因此不宜发表。

  阎在信中所说的“许多原则性问题”,就是中共党史上所谓的“西北历史问题”。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之前,以刘志丹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曾在西北地区进行了可歌可泣的斗争,创建了陕甘根据地。然而对其中的一些史实和个别是非,有关的当事人长期存在不同意见。

  此后,阎红彦赴北戴河参加中央工作会议时,意外地听说《刘志丹》已经开始在《工人日报》上连载了。原来,当时的《工人日报》、《中国青年》、《人民文学》等几家报刊听说小说《刘志丹》即将出版,都准备选择一些章节刊登,使广大读者先睹为快。阎红彦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向全国总工会、团中央负责人提出停止发表的意见。

  8月5日,《工人日报》停止连载;8月17日,阎红彦给杨尚昆写了一封信;9月3日,他又致信书记处。阎在信中说:我觉得《刘志丹》这本书的内容,主要是利用宣传刘志丹的名义,把高岗在边区高干会及“七大”前后的西北历史座谈会上,为了把自己说成是西北革命领袖而篡改的边区历史结论,重新加以宣传和肯定。

  在信中,阎红彦还列出了一张小说人物与历史人物对照表。同时,他还列举材料,证明小说中的许钟就是习仲勋,罗炎就是高岗。不知何故,这位老将军又把此事写信向康生做了汇报。康生收到信后,好像注入了一支兴奋剂,在没有看到小说的情况下,就独自给小说定了性:“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文艺的写作问题,看来是带有政治倾向的。”

  康生向习仲勋发难

  康生原名张叔平,1898年出生在山东诸城一个没落的大地主家庭。上世纪20年代初,他与家庭闹翻,向父亲宣称“我不姓张了”。关于他出走的直接原因,据说是由于“风流事件”加上赌博将钱输光,在家呆不下去了。他先到青岛,后到上海,投入我党领导的上海大学(原名劳动大学)读书。他改名赵容。康生这个名字是1931年到苏联后起的俄文名字的译音。

  1925年,康生在上海入党,接着就参加了上海的地下党工作。1932年7月,他来到莫斯科,成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主要负责人之一,在共产国际“七大”被选为候补执委。1937年11月回到延安,历任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央社会部部长、情报部部长、书记处书记,在党的“七大”被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后任山东分局书记。全国解放以后,历任中央理论小组组长、《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副主任。“文化大革命”中,任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被选为中央副主席。

  康生是依靠王明发迹的。从1931年12月到1933年7月,他以谢康、骆驼为笔名,先后发表近20篇文章,狂热宣传王明路线。所以王明赴苏后,很快就把康生召到莫斯科。1935年1月,遵义会议召开,确定了毛泽东的中共领袖地位。这时的康生一面对旅居苏联的中共党员封锁消息,一面加紧拥戴王明。他串联国际列宁学院和东方劳动大学的一部分中国学生,联名写请愿书给共产国际,要求批准王明出任中共总书记。

  直到几年后,王明左倾路线被批判,康生见王明大势已去,才倒向毛泽东一边。

  康生的阴谋与诬陷之术绝不亚于他的奉迎术。延安抢救运动中,一大批共产党人和无辜群众死于其手;整风运动中,又有一批优秀的革命者死于其手。

  康生接到阎红彦的信不久,就在北戴河会议的小组会上向习仲勋发难:“你是反党集团的挂帅人物,你们这个反党集团,不仅有刘景范,还有贾拓夫……你们是想翻天哩!”

  贾拓夫出身于西北,是中共八届中央委员,1959年被错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下放后任抚顺发电厂厂长。而时为副总理的习仲勋,是陕西富平县人,早年也曾与刘志丹一起参与陕甘根据地的创建。左倾机会主义分子诬蔑刘志丹为“右派”、“同国民党部队有秘密勾结的白军军官”,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还使用欺骗手段把刘志丹以及陕甘县级以上干部和红26军营以上干部300多人抓起来。千钧一发之际,毛泽东率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立即下令“刀下留人”、“停止捕人”,马上释放了刘志丹和所有被捕的同志,恢复了大家的工作。正如后来习仲勋所说的:“如果党中央、毛主席迟到四天,我们这批人就被他们活埋了!”

  李建彤为自己辩白

  1959年,李建彤写完了《刘志丹》小说第3稿,送习仲勋审阅。适逢庐山会议召开后不久,全国开展反右倾运动,政治气氛相当紧张,习仲勋看过小说后,感到书中涉及的一些是非问题会在当事人中引起纠纷,而且也和当时的政治环境不相适应。于是习仲勋劝她谨慎从事,建议她分成片断来写,不要写大部头小说。无奈此时李建彤决心已定,劝阻无效。

  1961年春夏之交,小说的第4稿清样又送到习仲勋手里。习仲勋为此先后两次召集李建彤、马锡五和工人出版社两位编辑进行座谈。马锡五曾任陕甘省苏维埃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解放后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习仲勋请马老参加,除了核实小说中某些史实,还要和马老共同劝说李建彤。习仲勋特别强调了写这本小说的目的,主要在于“教育青年的一代”,“写毛泽东思想”,“把刘志丹经历时期写成全国的缩影、毛泽东思想的缩影”。

  但是,康生又在8月24日写信给杨尚昆,提出要书记处处理这个问题。李建彤才知道她的小说惹了麻烦。9月6日,她写出了一份关于小说中几个人物来源的说明。

  她解释:小说中的个别人物使用了真名,其他人物都是借用各方面材料综合起来虚构的。比如许钟,写他,是想刻画一个做地方工作的苏维埃主席。素材基本上是调查了一些习仲勋同志的材料,在修改时,准备把他和渭南起义时的一个军委秘书长合并。

  为了进一步证明小说人物并非写实,李建彤又举出小说中的戴鸿远。她说,塑造这个人物是为了写一个晋西游击队的代表人物,同样采用了几个人的材料写成一个人。这个人物和历史人物谁都不像,是她设想的忠诚老实、头脑清楚、政治上开明的领导干部形象。

  然而,这时小说《刘志丹》和它的作者以及一些无辜的人,都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一场政治漩涡中。习仲勋、贾拓夫被禁止参加中共八届十中全会。

  康生给毛泽东递条子

  由于国际形势的险恶和建国后一些领域里的矛盾斗争,晚年毛泽东思想意识里总是绷紧一根“阶级斗争”的弦。早在上世纪50年代前半期,他提出并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是,在毛泽东的思维框架里,文艺作品的主要评价标准是政治标准,文艺批评、学术争论也往往变为政治批判。他直接领导了文艺界几次大规模错误的批判运动,如批判电影《武训传》、批判俞平伯《红楼梦》研究,批判胡风文艺思想等。

  1957年,反右派斗争开始以后,毛泽东更是形成了阶级斗争扩大化的思想和理论。意识形态领域里的大批判此起彼伏,伤害了一大批知识分子。

  1962年3月,文化部、全国剧协在广州召开话剧、歌剧、儿童剧创作座谈会,周恩来、陈毅参加了会议。3月28日,周恩来在二届人大三次会议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知识分子“毫无疑问,他们是属于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陈毅也作了著名的“脱帽加冕”的讲话。他说,应该取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是我们国家劳动人民中间的三个组成部分,他们是主人翁”。他表示向大家行“脱帽礼”。

  党中央这些对意识形态领域的调整,在毛泽东看来,实质上是改变或者背离了他的认识和判断。所以,他在1962年9月召开的八届十中全会上,大讲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严厉指责“翻案风”、“黑暗风”和“单干风”。这时,康生适时提出了小说《刘志丹》的问题,他递了一张条子给毛泽东,上面写道:“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

  毛泽东马上在会上念了这张条子,然后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在康生策动下,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等被指责为小说《刘志丹》的幕后策划者。中央决定成立由20人组成的“清查习仲勋等同志反党活动的专案审查委员会”,康生任主任。

  株连者达万余人

  对小说《刘志丹》案先定性、后求证的审查开始了。专案组从李建彤处拿走了全部创作材料,并从工人出版社拿去习仲勋关于该书的两次谈话记录。康生还指定成立了一个《刘志丹》稿件审查小组。1963年5月,审查小组写出了审查报告(草稿),认为这部小说“夸大和歪曲”了西北根据地的地位和作用,“把毛泽东思想变成了刘志丹思想”。

  1966年5月,习、贾、刘专案审查小组又写了一份《关于〈刘志丹〉一书的审查报告(草稿)》,肯定了1963年5月审查报告的结论,认为“写《刘志丹》一书是习仲勋反党秘密集团蓄谋已久的。习仲勋是《刘志丹》的第一作者,刘景范是第二作者,执笔者是李建彤”。

  小说《刘志丹》的罪名之一,是“伪造党史”,把陕甘写成了中国革命的“中心”和“正统”。其根据是小说中的这样一个情节:陕西渭华起义失败后,1928年秋,刘志丹回到陕北保安县永宁山时,对他的几个战友说:“陕甘没有井冈山,可有大稍山。我们要学毛泽东同志,发动群众,组织红军,武装割据”。专案组以“陕甘没有井冈山,但有大稍山”等词句,硬说作者把陕甘写成了与井冈山分庭抗礼,甚至高于井冈山。

  罪名之二,是说《刘志丹》“把毛泽东思想说成刘志丹思想,企图以他们的思想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把刘志丹写得比毛主席还英明、还先知”。

  罪名之三、之四,是说小说中的人物罗炎、许钟写的就是高岗、习仲勋,因而是“为高岗翻案”,“吹捧习仲勋”。论证逻辑是:高岗原名高崇德,小说初稿写过一个人物叫崇炎,都有“崇”字,就是一个人,因而罗炎就是高岗;许钟这个人物,也属于类似情况。

  “文革”开始后,《刘志丹》案件进一步升级。康生多次点名诬陷习仲勋、刘景范、李建彤等写《刘志丹》进行反党,又多次批示审查工人出版社的有关同志。

  首当其冲的是习仲勋,他一夜之间便丢了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下放到外地一家工厂劳动,被审查了16年,其间还曾被捕入狱,蹲了8年大牢。原经委副主任贾拓夫本来已经撤职下放,在“文革”期间,又被囚禁在北京郊区某地,1967年5月7日被迫害致死。

  1967年12月,李建彤被专案小组列为“案犯”。1970年4月,她被专案组戴上“习仲勋反党集团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的骨干分子”的帽子。

  1968年5月,刘景范被捕入狱。1974年12月21日,毛泽东亲自批示:“此案审查已久,不必再拖了。建议宣布释放,免予追究。”此后,刘景范虽然走出了牢狱,却仍然受到追究。即使在粉碎“四人帮”后,中央专案组于1977年5月17日作《关于刘景范同志问题的审查结论》中,仍说刘“1962年又伙同习仲勋抛出反党小说《刘志丹》,为高岗翻案”。

  原工人出版社社长高丽生受尽酷刑,被折磨致死。《刘志丹》一书的责任编辑何家栋,全家被赶到乡下,6口人只给30元生活费,母亲和两个儿子在贫病交加中死去。

  在写作过程中,李建彤曾到陕北老区查访材料,当地群众王悦贤、刘景华给她带过路,不想闯下大祸,两人受到牵连,被迫害致死。受到《刘志丹》一案株连者达万余人。

  “四人帮”倒台后,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1979年6月,中组部向中央递交了关于为《刘志丹》案平反的报告。报告认为:“从案件前后经过看,所谓利用写《刘志丹》小说进行反党活动一案,是康生制造的一起大错案。‘文化大革命’中,康生伙同林彪、‘四人帮’,更变本加厉,搞出一起株连甚广的现代文字狱”。报告提出,因《刘志丹》案而受到迫害、诬陷和株连的一切人员,都应恢复名誉,给予平反。一个月后,中央批转了这个报告。

  摘自《红墙大事》(上)张树德 著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5月6日

来源:新闻午报

 

<近期热门文化点击>


戏曲摄影:京剧《杨门女将》


民俗精粹:百美图等 
 

· [演义]一代帝王朱元璋人格分裂猜想(图)
· [演义]成吉思汗灵榇西迁秘闻(图)
· [演义] 用来威慑妖魔的老北京五大"镇物"
· [东西边上] 中国先锋艺术的海外风波
· [东西边上]各国宠物文化大观(图)
· [人物] 余秋雨:被遗忘的学者身份
· [往事] 趣看国人婚宴变迁(图)
· [往事]唐山大地震29年后惊人揭秘(图)
· [走四方]中华十大怪吃(组图)
· [书话]2005“红楼热”圈内圈外的集体大合唱

 


一叶人生
v 红墙大事:"文革"中175位将军平反始末 2005-10-21 10:45:33
v 红墙录:毛泽东遗体保存风波始末 2005-09-12 11:51:10
v 王稼祥与毛泽东相知相交的故事 2005-08-23 09:10:27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