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净化空气倒逼绿色低碳转型

2013-07-02 14:05:20  来源:新华网  编辑:任文  

  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单篇论述生态文明,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五位一体的高度来论述。2013年6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彰显出中华民族对子孙、对世界负责的精神。

  中国成为世界主要的清洁能源生产地。2011年,全国水电装机容量、核电在建规模、风电并网装机容量、世界太阳能光伏电池生产、太阳能热水器的使用量和年产量,均居世界第一。中国还可以向世界提供许多经济和价格都优异的可再生能源产品和技术。2012年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清洁能源投资最多的国家,投资多达651亿美元,比2011年增长20% 。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达到 8% ,每年减排二氧化碳6 亿吨以上。清洁化石能源——天然气占能源消费总量5%,每年比燃烧煤炭减排二氧化碳1 亿吨以上。2012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增长3.8%,这是过去10年增长最慢的一次,增速为2011年的一半,单位发电量的二氧化碳排放水平降低了17%。

  但碳排放量总体增长较快,单位GDP的环境成本居世界前列,必须引起全民的高度重视。中国作为世界第二经济体,近十年来碳排放量从2000年的34.052亿吨上升到2009年的76.871亿吨、年均增长9.5 %,仅低于印度的12.4%,2006年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超过美国,位居第一。能源行业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源泉,中国仍是二氧化碳排放最大国,占全球总排放量的四分之一,其中煤炭贡献最大。1980-2011这31年间,煤炭、石油消费总量分别增加了4.47和4.19倍,2011年分别达到238033、64728万吨标准煤,产生124.7亿吨的二氧化碳气体;能源消费结构变化甚微,煤炭占能源消费比重从72.2%降到68.4%, 石油占能源消费比重从20.7%降到18.6%。水泥行业约占工业产生的二氧化碳的20%,占人类活动所产生二氧化碳的5%,是贡献大户。 2010年,我国GDP电耗1.03千瓦小时/美元,是世界平均水平2.6倍,是OECD(经合组织)国家的3.8倍,单位GDP的环境成本居世界前列。2011年,我国平均每万元GDP能源消费总量0.79吨标准煤,约为美国的2-3倍、德国的4-5倍、日本的8倍左右。主要产品的能耗与世界先进水平比也有很大差距,比如水泥综合能耗差距在23%。

  空气中颗粒物、主要城市总悬浮颗粒物大幅下降,但主要城市总悬浮颗粒物居世界前列的帽子尚待继续努力摘除。根据2013国际统计年鉴的数据分析,2000-2009年每立方米空气中颗粒物含量,中国与世界一样呈现逐年下降趋势,特别是近年的治理力度很大,2009年从2005年的60.24降到52.21微克/立方米,颗粒物含量居世界第7位;降幅22.4%,比世界平均水平高4.8个百分点, 比颗粒物含量居后5位的国家——澳大利亚、英国、法国、新西兰、委内瑞拉高 3.7-16.5个百分点。但从世界主要城市总悬浮颗粒物排名看,中国天津、北京分别名列前4、5名,仅次于印度德里、埃及开罗、印度加尔各答。不过,1990-2009年各主要城市总悬浮颗粒物总体上呈下降趋势,特别是排名前5名的城市呈大幅下降趋势,中国的北京、天津降幅居分别第二、三位,分别为48.2%、48.0%,仅次于埃及开罗的59.1%。

  总悬浮颗粒物最低的是法国巴黎,10微克/立方米,不到最高印度德里的8.5%。城市人口位居第一的日本东京总悬浮颗粒物仅32微克/立方米、仅占印度德里的27%。英国走出1952年“伦敦雾都劫难”,2009年城市总悬浮颗粒物世界倒数13位、17微克/立方米。法国巴黎、英国伦敦、日本东京等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成效是极其显著的。

  今后,我国要进一步借鉴国际先进经验,以改革和科技促进绿色低碳循环发展, 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迈上新台阶。政府要把节能作为减排的最重要途径,加大产业结构优化与绿色消费;以推进改革有利为准则,推动环境、绿色低碳经济新议题研究和应对。科研院所、企业要大力推进低碳技术创新,降低清洁能源成本。学校、民间组织特别是高等院校要注重教育的示范作用,引导整个社会绿色消费和绿色低碳理念的培育。民间组织要通过与政府、企业、社会、高校的联系,发现绿色需求,推动绿色生产。

  研究表明,产业结构对碳排放量存在重大影响,仅次于能源消费情况。我国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的比值每变动1%,碳排放量也会随之变动0.3598%。产业结构低碳化离不开消费者的认同。当全社会都拥有能源的绿色理念时,能源的生产与绿色消费便指日可待。所以,必须加大节能减排、产业结构优化与绿色消费力度,推进空气净化。

  一是加快开发太阳能和空间太阳能、风电、生物质能、水电、地热深井热电联产、氢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政策加大对低碳技术创新扶植力度,降低清洁能源成本。长远看,光伏产业必定要继续向低倍聚光发电技术发展,以尽快使光伏发电的成本接近现在风电发电的成本,以扩大国内需求,逐步摆脱对海外市场依赖。二是推进以天然气、能源绿色技术为中心的化石能源高效清洁利用,包括天然气的绿色开发、“煤地下气化”等洁净煤技术、碳捕捉与储存技术等。天然气作为低污染化石能源,在可再生能源成本没有大幅下降之前,将是替代其他化石能源的重要选择。要以勘探、开采、开发天然气这一清洁能源为中心,建设示范低碳发电站,加大各项支持力度。三是加快新能源汽车、建筑节能等新兴低碳工业发展。汽车尾气是城市雾霾的元凶之一。混合动力车相比普通汽车节能40%-50%,而且性能、续航能力、价格等都不落下风,市场前景比纯电动车更大。政府要更多地为企业的发展清除障碍,对于技术路线则主要由企业执行。建筑能耗(建造能耗、生活能耗、采暖空调、建筑材料制造能耗)约占全社会总能耗的40%,要高度重视建筑节能。四是慎重发展污染大气、安全度低的能源行业,比如页岩气、可燃冰等。五是积极推动森林碳汇交易,促进林业发展、城市绿化,提高森林覆盖率、降低森林平均消失率。

  (中国能源环境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能源环境高峰论坛秘书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林智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