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官方微信
国际在线趣新闻
 
抗战胜利70周年:自办“张鼓峰事件”纪念馆的人(组图)
2015-08-18 19:26:16   |   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   编辑:赵妍   |  

远处的小山就是张鼓峰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姜玉):在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敬信镇防川村北1.5公里的中俄边境线上,有一座海拔仅有155米的小山包叫张鼓峰。1938年,这里发生了史称“张鼓峰事件”的苏日军事冲突。可以说这场发生在中苏边境的战役,同诺门罕战役一起扭转了二战进程。 

  “张鼓峰,又名刀山。昔日,当地人曾以其南面山势较陡似刀,而叫刀山,后以其峰下有水泡子,状若朝鲜族长鼓而称之为长鼓峰,因朝鲜语‘长’、‘张’同音乃习称张鼓峰。” 现年54岁的刘丛志是“张鼓峰事件纪念馆”馆长。他向我们介绍了张鼓峰名称的由来。刘丛志告诉我们,以张鼓峰分水岭为国界,南坡为中国,北坡为俄罗斯。刘丛志说,这座小山就是因为1938年的一场苏日军事冲突而闻名世界的。

  “9·18”事变爆发后,日军强占中国东北后,与苏联在边境纠纷不断。苏日两军围绕张鼓峰的“暗斗”日趋升温。1938年7月12日,苏军在张鼓峰修筑工事,布置铁丝网。两天后,日本派宪兵乔装成农民,跟着向导到张鼓峰几个山头侦查苏方的布防情况和军事设施。苏方发现后,当场击毙了日本宪兵。以此为由,日方要求苏联撤军遭拒绝。

  7月29日,日军出动两个小队的兵力和在沙草峰修筑阵地的苏军小分队发生军事冲突。随后日军以两个大队的兵力发起攻击并先后攻占张鼓峰和沙草峰。苏军发起反击,先后攻占58高地和张鼓峰、沙草峰部分阵地。日军企图夺回阵地未果。苏、日双方于8月10日在莫斯科签订停战协定,次日停火。

  刘丛志介绍:“双方投入兵力日方是一个师团7000人,苏方是两个师团15000人。最后双方伤亡6000人。日方1440人,苏方4071人。虽然苏方取得胜利,但是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延边大学民族历史研究所所长金春善说,张鼓峰事件要和1939年发生在中蒙边界的诺门罕战役一同分析,“‘张鼓峰事件’既是苏日两军自尊心的对决,又是对军事火力的试探。苏德战争爆发后,纳粹德国多次希望日方对苏联采取军事攻击。日方之所以无动于衷,是基于两种考虑。一是深陷于中国全民抗战,二是通过张鼓峰事件和诺门罕战役,充分领教了苏联红军和机械化部队的战斗力。”

  刘丛志说“张鼓峰事件”和诺门罕战役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影响重大,“假设‘张鼓峰事件’取得反方向结果,日本对苏联的这场试探性进攻胜利了,将来再与德国配合,东西两线夹击苏联,这样使苏联在二战过程中面临西对德国、东对日本,两线作战。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恐怕苏联就要面临亡国的危险。这样二战的历史也可能被改写。如果日本‘张鼓峰事件’取得胜利‘北进’苏联,也许就不会发生太平洋战争。美国也不会卷入二战,也没有两颗原子弹加速了二战的进程。”

  如今,刘丛志馆长可称是“张鼓峰事件”的专家。而二十年前,从吉林来到珲春防川时,刘丛志和其他人一样,对“张鼓峰事件”知之甚少,“刚开始我也不是来开纪念馆的。1992年珲春开发开放,随着开发开放的热潮,我从吉林来到防川投资。刚开始,我看好这里的旅游资源,觉得在这里开个饭店、旅店还是不错的。 ”

  刘丛志投资20多万元,在防川村路旁开了一家名叫“玫瑰山庄”的酒店。因到防川旅游的游人逐年增多,酒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然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刘丛志听当地人说起日本和苏联曾在中俄边境张鼓峰上爆发过激烈的军事冲突,山上还散落有不少战争遗物,“有时候村民发现战场遗留的东西,炮弹、弹片什么的。他们不当回事,甚至有的把炮弹拆解卖废铁什么的。村民发现日本遗留的啤酒瓶,上面写着‘大日本麦酒株式会社’。我听了之后心里嘎嘎响。它是历史留下来的东西,这样损失非常可惜。而且不能再生。”

  从此,刘丛志每年都会上山寻找这些遗物。到了2005年,刘丛志搜集的文物多达100余件。搜集战争遗物的同时,刘丛志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关于“张鼓峰事件”的点点滴滴,从此有了建纪念馆的想法。

  2005年8月15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刘丛志的“玫瑰山庄”正式成为“张鼓峰事件纪念馆”,生意人刘丛志成了自掏腰包的“张鼓峰事件纪念馆”馆长。

  400多平米的“张鼓峰事件纪念馆”展厅分为“张鼓峰事件”、图们江历史等展区,环绕展区的彩色展板上用丰富的图文讲述了事件的全过程。玻璃展柜里,炮弹壳、军刀、军帽等苏日两军的战场遗留实物上锈迹斑斑。目前,刘丛志的纪念馆里收藏着150余种文物和20多本文献资料。

  十年来,刘丛志为纪念馆先后投入百万元。为了节省生活开支,刘丛志经常算计吃大米便宜还是白面便宜。最艰难的时候,过年没买过半斤猪肉。就算这样,刘丛志对办纪念馆一事从未后悔过。他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既然纪念馆已经开始做了,就不能让它关门。我想我们这代人不做的话,包括我的子女,下一代人绝对不会去做这件事。坚持到底,是一种信念。”

  这些年,刘丛志通过各种渠道从俄罗斯等地不断搜集关于“张鼓峰事件”的各类资料。虽然没有受过专业教育,但刘丛志已经成了“张鼓峰事件”的专家,不少前来参观的专家学者对他赞扬有加。

  如今,“张鼓峰事件纪念馆”成为吉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吉林省国防教育示范基地,每年有近4万人来参观。

  提起纪念馆,刘丛林志有说不完的故事。他说,在纪念馆后院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2004年,在战场遗址做光缆施工时候,发现了‘张鼓峰事件’苏军阵亡者遗骸遗物。发现钢盔四顶,战锹两把,还有一些防毒面具碎片、士兵证等。2013年举行隆重的遗骸下葬仪式,把遗骸安葬在纪念馆后院,立了纪念碑,上面写着‘让人类远离战争’。”

  墓碑后不远处就是当年的战场张鼓峰。这些年经常有俄罗斯的专家学者等来纪念馆里参观,缅怀为这场战斗付出生命的英灵。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来纪念馆的参观者比以往多了不少。在纪念馆里,刘丛志一人分饰多角:既是馆长,也是讲解员,每天都忙得团团转。他一边要忙着接待众多参观者,一方面还要忙着编辑出版自己编写的一部关于“张鼓峰事件”的书。

  开馆十年,一路艰辛,这座纪念馆已经显得有些破旧,扩建纪念馆成了刘丛志最大的愿望。然而,刘丛志说有一个更加迫切的愿望:“我们国家要真正重视民族历史教育。来参观的30-40名17-18岁的大学生当中,说到中俄北京条约没几个人知道。这对我们民族来说是极其可怕的,可不能让我们的历史教育断档了。”

  刘丛志和他的纪念馆向人们讲述着难以忘却的张鼓峰记忆,那场战争,那些故事和那段历史。

1 2 3 4 5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加关注: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