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徽农村来京求学的贫困大学生武玉杰,因家庭贫困欠下2000多元住宿费被学校“清理”出学生宿舍。去年底,他想出一个赚钱的法子———为同学代买火车票,每张车票加价5元,1月5日,他再次去北京北站代同学买票时,被北京铁路警方以涉嫌倒卖火车票且涉案金额较大为由刑事拘留。 详情】【发表评论

原因调查

学校鼓励同学代买车票

  由于学校暂时没有专人负责为学生购买车票,所以鼓励有能力的学生为同学代买车票。武玉杰的行为学校是知道的,也是支持的,同学们也很欢迎。详情

大学生回家问题

  学校为什么不指定专门的人员负责为放假的学生购买车票呢?是没有条件,还是没有利益不愿做?为了照顾大学生回家,社会各方面想尽了办法,媒体年年呼吁关注大学生,铁路部门也特设学生购票窗口,并开设为学生预订集体票服务。但一些高校为什么会无动于衷呢详情

相关新闻:

 大学生西站排队五小时未买到票 突发脑溢血昏倒

 女生无钱回家征"一夜情" 筹集路费(图)

个别高校学生沦为“黄牛党”

 铁路部门为学生购票支招

相关专题

合作媒体

警方说法

专家说法

  警方从武玉杰携带的提包中查出20余条线路的火车票267张,票面总价值18000余元,并查获大量订票单及账目本,以及1700多元现金。经初步统计,从2005年12月10日至今年1月5日期间,武与另两名外校大学生累计预订火车票1100余张,涉案金额高达10万余元,非法获利1万余元。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兴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武玉杰的行为已经构成倒卖车票的违法行为了。因为他是以营利为目的,且倒卖车票的数量和金额比较大。虽然铁路部门的订票点也是收取5元手续费,但那是在取得合法营业资格和证件后的一种市场经营行为。

学校反应

  该校领导告诉记者,对武玉杰的处理需要根据北京铁路警方的最后处理结果来定。如果北京铁路警方对武玉杰进行刑事拘留的话,学校只能按照相关规定开除武玉杰的学籍。

  校方认为,乘客去铁路部门指定的代售窗口排队买票也要被多收取5元手续费,因此武玉杰加收5元钱劳务费应该属于一种劳动报酬或者说是勤工俭学,而不是倒买倒卖。

图片

质疑

“代同学买票”是倒卖吗?

  判断一种行为是否涉嫌犯罪,应当给予刑事处罚,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以及危害程度是其中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依据。有根据不久前铁路部门出台的规定,“倒卖车票”被定义为:“单位或个人高价、变相加价倒卖车票,侵害旅客群众利益的行为”。显然,这里的“侵害旅客群众利益”说明的正是倒卖行为的社会危害性。那么,武玉杰代买车票是否具有上述“侵害旅客群众利益”的社会危害性呢?至少,从目前报道提供的情况看,我们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详情

公众为何同情大学生“票贩子”?

  如果学校能管理到位,出面为学生们统一订票的话,武玉杰还会有这次“赚钱”的机会吗?试想,口口声声推行人性化服务,并推出什么“电话订票”、“送票上门”的铁路部门,能真正放下“铁老大”的架子,切实为乘客提供方便的话,武玉杰还会有这次“发财”的机会吗?试想,如果学校不那么“狠心”,因为武玉杰欠费而把他“清”出学校宿舍的话,那么好孩子武玉杰还会想出如此下策,穷尽如此“手段”,打这般的主意,赚自己同学的钱吗? 详情

本网评论

大学生武玉杰代购车票被拘的冷思考

  如果事先经过合理的安排,学校早早就将要回家的学生摸查清楚,并登记造册,让火车站集体售票,可能只需要一个人半天工夫就能把所有的车票办好带回。再放开一步想,如果所有的大专院校和那些拥有大批回家民工的单位,都进行这样的准备工作,而火车站的售票窗口只售一些零散车票,那些票贩子还有机可乘吗?也可以说,把这两路大军的车票发售了,也就减轻了售票的绝大部分的压力,火车站的大部分混乱现象也就会迎刃而解,大幅减少。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