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成都打工才三天的16岁青年小刚在工地上偷了几根电线,被保安抓获。保安为了惩治他将其捆在施工钢柱上,并在胸前挂上了一个写着小偷的纸牌。事后,小刚因不堪这种羞辱,觉得对不起家人,留书一封离家而去。 发表评论

事件回放

■ 胸挂“小偷”无人接近

  记者赶到现场,远远就看见工地大门内右边的钢架上站着一男子,上身赤裸,被电线反绑着双手靠在钢架上。在他的胸前吊着一个牌子,上面白纸黑字写着“小偷”的字样。目击者称,小偷被捆绑在工地示众,很多工人进进出出,但都没有人报警。 

  工地的负责人说,小刚偷了工地上一到四层楼的电线,估计损失达到好几万元。“绑起来为了起到警示作用,现在这样就是拿钱取人”,这位负责人说,必须让小刚的父亲王善才交5000元才能放人,这不是罚款,而是一笔损坏赔偿费。他称一切均是王善才自愿的,是他自己绑的小刚。[详情

■ 我走了,是生是活就让我闯

   “我走了,你们不要为我伤心,不要来找我。我去的线路,你们也想不到,我知道对不起你们,但长痛不如短痛,该我回来我会回来,向老爷(爷爷)、奶奶、家公(外公)、家婆(外婆)说一声对不起,王刚字。”回忆当天王刚离家出走的情景,王善才说,“当天从派出所回来到家的时候,王刚将车放在院子里,回到屋子里拿了一件衣服就走了出去。期间只留了一句我走了别找我的话。”[详情]

 

家人·心急如焚

  父亲:“事情太丢脸了。现在孩子不见了,怎么办啊?”“孩子在钢柱上就绑了十几个小时啊,而且脖子上挂着小偷的牌子。”

  奶奶:“我孙子是我一手带大的,他很老实。”王刚离家出走后最伤心的要数奶奶刘秀清,这位老人几乎是哭着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评论

小偷示众折射法治意识淡化 

别做社会的“小偷”

  “小偷不犯法,逮到一顿砸。”虽无从考证它的来历,但可以断定是在“小偷不犯法”的背景与前提下,人们处理小偷的一种手段。处罚小偷早已有法可依,然而,小偷被捆绑在工地示众,很多工人进进出出,但都没有人报警。法治意识的缺失,导致了他们还是用“最原始”的处罚办法来对待小偷。[详情]

  小偷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其他什么人想怎样处治就怎样处治。那样岂不是比小偷还要小偷,小偷偷的是实物,而私自处治小偷的人“偷”的就是法律,“偷”的就是社会的公德了。如果能把私自处治小偷的精神拿到防范小偷、保卫人民群众的财产上,是不是效果会更好?[详情]

惯偷被绑示众警察应该在场

“示众”心理

  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围观者对小偷的成见抑制了人们报警的自然冲动。然而,一旦这种可怕的看客心理蔓延到社会,甚至形成社会共识时,那么麻木的就是整个社会的权利意识。因而,在这起小偷被绑示众的游戏中,小偷的权利缺席了,警察的及时在场也不可理喻地缺席了。[详情]

  示众,就是为了追求震慑每一个人偷窃动机的功效。从表面上讲,示众,似乎是在虐人;可说句实话,无非是在虐众。你看,所有在店子门前来来往往的行人,实际上都成了被侮辱者。可这并不妨碍许多人依旧乐呵呵地欣赏此番风景。这恐怕也证明了另一种仍未曾与现代文明接轨的“国民素质”吧?[详情]

 

近期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