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 | 画廊 | 读书 | 网络杂志华夏神韵 | 论坛 | 留言版 | 关于我们 | 频道合作 | 在线写诗

 
    中国贾鹏芳演奏的现代二胡乐曲《睡莲》,被惊为: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其曲忧伤哀咽,又不失清扬婉转,对二胡音色的运用炉火纯青,清冷的钢琴与主旋律的配合珠联璧合,更为本曲赋予理性的色彩。

    莫奈,法国印象派绘画大师,在1903-1908年间,莫奈以睡莲为题材,画48张睡莲连作,莫奈本人把这些画取名为《睡莲,水景系列》,这些作品可以说是莫奈一生对光与色表现的总结,也是莫奈晚年最重要的作品。

    名曲+名画,让我们好象听到了睡莲花开的声音。

    睡莲,又名子午莲,睡美人,属睡莲科,水生花卉。根状茎短粗,直立。叶漂浮水面,心脏形或宽椭圆形,基部具深弯缺,上面亮绿,下面紫赤色。查阅了很多睡莲资料,总体感觉其实就是莲花。其花姿很美丽,但我更喜欢它的花语:洁净纯真。睡莲还是印度的国花,意寓生命可以轮回,而古埃及把它视作神圣之花,太阳神的象征。


诗文随笔

我是你臂弯下的那朵睡莲 
在夜色中舒展幽幽的娇艳 
守候千古的不变 
用我含情脉脉的容颜 
为你的一池碧水舒绽…… 

没有漂泊的疲倦 
在诗行词律中显现淡恬 
用一种不谙世事的不染 
莞尔在你浅粉的梦幻…… 
在每一个守望的夜晚 
将柔弱的娇躯轻敛 
只为来日的水晶凝愿 
让风的温情在绿扇中轻缣…… 

默默的编织冰清的说传 
将一枕涩涩的孤寂 
吻进千年的梦黡 
盈盈一笑不与春色争艳…… 
淡淡地将薄衫轻展 
做你心中永恒的睡莲 
在晨光中开在你江南的梦帘 
伴你左右顾盼依依恋恋地缱绻……
 

二胡乐曲《睡莲》演奏:贾鹏芳

    总觉得,二胡是最能表达忧伤情感的乐器了,它的如泣如诉,往往使人失去评说的能力, 这首来自贾鹏芳的《睡莲》便是如此。听这曲《睡莲》,有种无法出声的窒息感,心禁不住丝丝的疼起来。忧伤、清泪、情殇…… 娓婉深情, 缱绻绵延, 文字在此时显得多么苍白无力。软了手,湿了心,终不忍多说,怕惊醒,生生碎了一池幽幽莲梦……

    贾鹏芳:1958年4月出生,二胡演奏家。中国音乐家协会、日本东洋音乐学会会员。自幼受其兄影响,8岁开始学习二胡。1978年进入中央民族乐团。1979年开始任该团二胡独奏演员,1984年开始该团民族管弦乐队副首席。《睡莲》是现代二胡乐曲之名篇,也是贾鹏芳近年的巅峰之作。

莫奈眼中的睡莲

    1900年底,莫奈在丢朗-吕厄的画廊里初次展出他的《睡莲》连作,共13幅,那座日本式拱桥在他的画上已被覆盖着索藤;池岸的背景是一片翠绿。从1904年起,他画的池塘已不见那座日本式拱桥了。

《睡莲·期许》--莫奈

莫奈睡莲作品欣赏



《池塘·睡莲》--莫奈

《睡莲·夜间效果》--莫奈


莫奈与睡莲的故事

    《睡莲》是印象派绘画最具代表性的大师克劳德·莫奈晚年的作品,以令人叫绝的技法,在垂直的平面上描绘出波光粼粼的水面向远处延伸的视觉效果。在大师的笔下,是纯绿色的,而花朵却像暗红的火焰。看似随意的彩色线条笔触柔美,似乎让水流动起来,又像是捉住了一瞬间水面似真似幻的光和影。参观者站在画旁,就如同伫立在池塘旁边,竟能领略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莲花别样红”的唐诗意境。

    印象派是19世纪法国最重要的画派,是西方绘画告别传统进入现代的标志。印象派这个名称得自于法国画家克劳德·莫奈(1840---1926)的作品《日出印象》,该作表现了日光在多雾早晨的美妙景象,用短促而有些零乱的笔法表现了雾气朦胧的意境,被当时保守的批评家嘲笑为“印象派”。莫奈是一个外省来的青年画家,在巴黎,他生活窘迫,艺术上受到主流的排斥,但是他顽强地坚持着,组织了印象派画家的多次展览,随着时间的延续他们逐渐得到了社会的承认。中年以后的莫奈在绘画上有了市场,经济状况大为好转。于是他在巴黎郊外的吉维尼村建造了一个人工的池塘,并引入河水,形成一个水上的花园。莫奈还在池塘周围种植了各种垂柳和花卉,在池塘里则繁殖了大量睡莲。在午后的阳光下,如镜子般的水面上,睡莲飘浮,这些异常的水生植物,大叶子向外平摊开来,和令人神往的花朵奇怪地移动着,西方的色彩、光线和东方的诗意情调在这里巧妙地交汇在一起。晚年的莫奈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有关睡莲的创作当中去了。 

    莫奈展出了第一批12张睡莲池塘作品,当时作品中还有日本式的小桥,它从苍翠遮天的树丛中拱起,形象十分生动别致。1904年以后,莫奈又画了48张睡莲连作,这里已经没有了小桥,池内的睡莲更加简练,有的时候天空看不见,水画得很深沉。展览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当时的评论家不再吝惜他们的赞美 :“我们认为较早的那些组画不能够和这些非凡的池塘景色相比。它们把春天俘获到画廊里。淡兰和深兰的水,金液一般的水,反映着天空和池岸边的变化莫测的水,在倒影之中淡色的睡莲和浓艳的睡莲盛开着。绘画如此近似音乐和诗歌,谁曾见过?这些绘画中含有内在的美,精炼、深邃;是戏剧和协奏的美,是造型和理想的美。”晚年的莫奈视力越来越差,白内障几乎使他失明,但他仍然坚持作画,在风格上更加简洁、抽象,具体的花卉、睡莲都消融了,只有颤动的笔触和闪烁、跳跃的色彩,我们分不清哪里是水面,哪里是水底,哪里是倒影,作品具有东方式的梦幻气息。

    有人认为莫奈晚年的睡莲题材过于单一,过于讲究技巧,不如他19世纪的作品那样有革新性。因此在他去世后他的池塘花园和画室长期空置,很少有人过问。然而在1950年以后,随着抽象表现艺术的兴起,人们逐渐认识到画家的睡莲实际上离开了印象派对自然的自然主义的描摹,走向了前人从未有过的自由的、主观的表现领域。画家在表现池塘时,将自己的意愿驾于自然之上,这无疑在艺术史上是很有突破的进展。如今法国政府在吉维尼村他的池塘边建造了一座圆厅型的博物馆,厅内四壁陈列着《睡莲》系列作品。这些作品环绕着观众周围,池水和莲叶无边无际,虚幻缥缈,让人们好像飘浮在水面上,十分奇幻和迷人,这也使博物馆成为了巴黎最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
 


【文化相册】六月荷诞 十里飘香
泛舟赏荷,笙歌如沸,流传数代,遍染荷香。